代码改变世界

我的回忆录-青年

2015-08-22 09:20 by 灵感之源, ... 阅读, ... 评论, 收藏, 编辑

前言

这是 我的回忆录-童年 的续篇,接下来还有软件生涯的开始、我的这开发十年 等部分。

感谢 构建之法 作者 @程序员邹欣 老师的鼓励我才决定写下去。

 

初中

 
与小学同学们分道扬镳,和同村的好朋友道别,拜别了父母,依依不舍地,我终于离开了农村。
 
当年不知道这一分别,人生从此改变。现在往回一看,留在农村或继续读中学或干脆找工作的,基本上还是留在农村那个地方。
 
我上的中学叫石门中学,是县里最好的中学,名字取自旧“羊城八景”之一的“石门返照”,位于珠江之滨,距离广州相当的近,我和同学们常做轮船去广州逛街。
 
入学那天,我带上了一大堆行李,其中一个大箱子是学习用书,同宿舍的同学们都笑我书呆子,我笑了笑,把几本书放床头上,自己在床上坐好,拿着一本书就读起来了。
 
初一刚入学,碰上学校六十周年校庆,学习让班里的同学们手抓绣球之类的东西在学校门口夹道欢迎回来母校参加庆典的校友们,他们或刚从我们学校毕业还相当稚嫩,或大学毕业刚出来工作而意气风发,或中年事业有成一脸富态,或老年白发苍苍步履蹒跚。当时在想,如果我以后回来参加校庆,会是怎样的一个境况呢?(我的回忆录-壮年 里会提及)
 
初中有个老师是个女的,脾气不大好。有次,课堂上,我把脚放在过道,她经过的时候,特意踩在我脚上,让我把脚放好,当时就对她的印象不大好。后来他和学校的一个年轻有为的老师结婚,这个年轻有为的老师很快升职做了训导处主任,再后来当上了校长,然后去了县里的教育局做局长。后来才知道这个英文女老师的父亲是军队里的大人物。
 
初中的语文老师很有个性,同时也管宿舍纪律。每到晚上,他就会拿着手电筒逐个宿舍检测,看见哪里不对的就指出让大家改正。他经常跟大家说:你们这帮兔崽子,老把头发弄得那么酷。大家总会附和着笑。
 
碰巧这位老师的儿子也在我们班上,所以我们经常去他家玩。20多年了,我们仍然是好朋友。
 
碰上足球赛,大家想去电脑老师家看电视。晚上,用夜色做掩护,迫于一楼大门已经被锁,几个同学偷偷地从二楼爬到楼下,试图穿过运动场去,碰上巡查宿舍的老师拿着手电筒在扫射,大家都跟穿越火线那样匍匐前进,比打仗还刺激。
 
学校后面附近的一个村子,有间很棒的小食店,每逢周末,只要不回老家,就会和留宿的同学们一起去吃上一碟很赞的布拉肠粉,就是在蒸汽腾腾的大锅上盖个大竹筛子,覆盖上一块白布,然后浇上白米浆,很快地热力把米浆转化为晶莹剔透的肠粉,如果原意多花一点钱,可以加上鸡蛋、猪肉、虾米等佐料,味道更加好。
 
现在把美女尊称为女神,当年那是没这个说法的。一次,放学后,洗澡了,准备去吃饭堂吃晚饭,因为我洗澡时洗发水入了眼睛,总觉得不舒服,一边走路一边揉。碰上班上的美女,聊了一下,当时就觉得为什么她会盯着我的眼睛,后来发现因为眼睛被刺激得厉害,出了很大一块眼屎,非常尴尬。长大了才意识到,很多人根本不会提醒你这些尴尬的事情,譬如你脸上的脏东西,你裤子没拉链之类的。
 
同样的美女同学,发育挺早的,身材丰满。做早操的时候,快到最后那几个跳跃动作,这女生内衣的带子没系紧,掉了,当时她只能用双手捂着,一些后面的男同学在笑。只是女生非常的难过。我当时还不明白这是什么事。
 
学校里有一个湖,湖水质量还行,所以学校养了鱼,饭堂等菜里就有从这湖里捞的鱼。后来发现湖边上的厕所排泄管道直接通到湖里面的,就不再吃饭堂里的鱼了。
 
宿舍很残旧,几十年的样子,破破烂烂,大学毕业后回去,这宿舍竟然还重新装修了,外观看着很新。明白到门面的重要性,正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洗澡房是间隔的,但没有门。每当洗澡的时候,光溜溜的,不习惯别人从后面走来走去。后来发现“捡肥皂”一词的新解,真心觉得当时大家好单纯。
 
初中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这个初中部创立的原意是让教师的子女可以在本校就学,不过教师子女数量凑不够一个班,所以就从外面招一些父母原意花钱或者成绩好的学生。所以班上有一些成绩不好但家里有钱的同学,他们不在乎学业,穿着得体,鞋子都是名牌,闪亮亮的,用的索尼的Walkman。上课的时候玩耍为主。后来才知道他们父母给他们钱财送助他们事业发展,我这样的穷孩子只能靠自己。
 
初中英文老师很年轻,对我很好,人又漂亮,当时她很有好感,可以说是她点燃我的英文学习动力。
 
越来越多的网友会给自己起个英文名,男生的要酷的,带劲的,譬如Sparkle、Bolt、Thunder什么的。女生的要可爱的,美丽的,高贵的,譬如Daisy、Elegance。
 
我的英文名叫Wilson,这是初中上英文课需要才给我自己起的名字,就是这英文老师建议下起的,一直用到现在。至于为什么用这个英文名,我觉得,中国人起英文名字,应该优先考虑和自己的中文发音匹配或者接近,如果没找到而要用别的词,应该考虑这词的语义,譬如有些英文名是宗教使用的,可以避讳。
 
有同学这样学的英文,用中文同音/近音字标注,他现在已经移民外国,英语国家。
 
地理女老师和丈夫都从事地理课的教育工作,地理老师同时还是我们的班主任,她对我们很好,至今记得她教的地理方位“上北下南左西右东”,还有用拳头分别高低气压。还有大量x都,譬如煤炭之都,铁矿石之都,还有各种盆地,各种气候什么的。

生物课,生物老师找来一些青蛙,已经用钉子钉好在桌子上,大家都要给青蛙解剖,那个残忍啊。后来更残忍,老师找来几只兔子,几个同学一组,每个组分配一只兔子,让大家把用锤子把兔子杀了再解剖,大家纷纷推搪,后来我们组一致让我来杀兔子,那一刻我是很痛苦的,因为这让我想起当年在农村的那只大黄狗“阿黄”。后面发生的事情没有印象了,可能是我选择性地把这段记忆给封锁起来。悲惨的事情,不回忆也罢。后来知道为了实验,大量动物如小白鼠会被牺牲,但这也不能抚平我内心的创伤。
 
喜好运动,平时打篮球,踢足球。很喜欢远投3分,经常和同学打赌,我可以在中场远投进篮,输了的请吃饭。同学不信,当我投进后,他们就不认账了。我们还组建了一个足球队,放学后或者周末留宿就一起踢球,还买了一套球衣,拜仁慕尼黑的,至今还在用。一次比赛中,我做守门员,对方进攻,球的位置不好扑救,我只好大脚解围,结果球一直往对方球门飞,最后对方守门员没救着,球进了。当时对方都傻眼了,我方球员纷纷绕着我祝贺。
 
在中学的时候很热衷体育,参加了学校的运动队,主攻项目是长跑,还记得在"我的回忆录-童年"篇里面提及我千里追水牛吗?
 
学校有个传统,在冬天,全校的人参加“冬季长跑”,分正式比赛和纯粹参与两部分。因为我是学校长跑校队,自然是要比赛,几千人集中在操场,不过有些不遵守规矩的同学特意站得靠近学校门口试图争取那么10来秒钟。有些同学更离谱,偷偷花几块钱找摩的(摩托车的士),载着快速抵达终点。曾经有一年,一个同学跑到吐血了,后来每次举办都找救护车沿途守候着以防万一。
 
学校运动队训练,要做拉伸,开始的时候觉得很痛苦,后来终于可以拉到一字马了,现在呢,半下蹲我就要喊救命,身体差了。
 
校运会,高中部每个年级互相比赛,初中部因为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所以只能初一vs初二vs初三。这样一来,对初一到同学就很不公平了。我参加800米和1500米长跑,因为受过锻炼,加上要拼的动力,跑得比较快,不过一个初三的同学也不错,和我齐头并进,我当时没数圈数,只顾着跑,根本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圈,快到终点时,以为还没有结束,打算继续跑下一圈,但同学们纷纷大叫:冲线,冲线,冲线啊!我当时脑袋嗡嗡响,不自主地冲线了,仅仅比初三的同学快那么一点点。站在领奖台上,校长给挂上金牌,我心花怒放,感觉当时我站在了高峰上,一览众山小。金牌现在还挂在老家的墙上。大家还记得小时候喜欢把拿到奖状挂满墙上吧?
 
除了参加长跑,还参加掷铁饼和标枪项目。很在意结果,放学后就去练习,当时对练习结果挺满意的。不过实际比赛上,输得一塌糊涂,非常沮丧,痛哭起来,同学们纷纷安慰我,这并不重要啊。不过很幸运,我们班的同学赢了其它比赛,初一的时候,我们击败了初二和初三的同学。后来我们历史性地三连霸,整个初中都拿了冠军,至今每逢同学聚会,大家都对此津津乐道。
 
参加市里的运动比赛,长跑,别的学校的运动员都穿了钉鞋,但我没有,老师还问我为什么不穿,结果,自然是我输了。
 
大概是初三的时候,我在长跑训练的时候觉得心脏不舒服。后来在老师的陪同下,地理老师让她的丈夫用自行车载着我,推着去附近的医院检查,楼上楼下跑了一圈,做了一系列检查。
 
读到这里,如果你看过痞子蔡写的“第一次亲密的接触”,你是否也意识到会有坏事发生?
 
是的,我有心脏病,学名叫“二尖瓣关闭不全”。因为这个,我被迫从校运动队退了下来,所有运动比赛都不再参加。至今难以忘怀。
 
初中三年生涯要结束了,初中全市会考,英文考试,有作文和听力,我觉得挺难的。后来结果出来,我满分,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英文老师很高兴,送了本厚厚的红色的英文语法书给我。
 
几年前,我们还通过电话客套了一下,我很由衷地感谢了她当年对我的教育。
 


高中

 
英语之路从小学开始,经过初中,到高中,英语成绩始终是所有科目中最好的。学英语的办法不多,就是听英文电台,看经典英文片子。
 
很喜欢经典英文爱情歌曲,譬如"Yesterday Once More"、“Yesterday”、披头士之一的列侬“Imagine”、“Tears In Heaven”等等。当然也喜欢看英文电影和连续剧。经典的入X档案(X-Files)、老友记(Friends)等,能学不少英语。
 
校英文戏剧表演,我没做好排练,表演当晚,我卡壳了,出丑了,诺大的礼堂,全校的学生盯着我,当时真想地上有个坑,跳进去,把自己埋了算了。面子,多少人想方设法不惜一切地去维护。
 
因为英语成绩好,这些年来都是做英语课代表。英语课上,总是积极举手回答问题,而且基本上能给出正确的答案,平时考试基本上都能拿最高分。不过高考的时候英语考的不是全班最好,对我来说就是很大的失败。
 
音乐课上,音乐老师说我们需要给合唱团招些新人,谁有兴趣的可以课后留下来参加筛选。我觉得挺好玩的,就留下了。我效仿着电视上那些高音歌唱家那样把调子提得老高,很卖力地唱,音乐老师一下子被吓懵了,留下来的参选的同学们都纷纷赞叹:“哇,他好厉害啊!”。其实,我的音根本不着调,音乐老师当时的内心肯定很崩溃,不过,他老练地挥挥手,说:“可以了,下一个”,然后,然后就没然后了。很自然地,我没有选上。
 
现在看各种音乐节目,譬如中国的"我是歌手"、外国的"The Voice"等,我都觉得我当年太幼稚,"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校文艺晚会,一个没见过的女生上台表演钢琴,几首曲子连弹,那弹的速度真是快,当时觉得超厉害,好佩服这些有过人技能的同学。
 
图书馆,平时没事就去看看书,都是粗读,囫囵吞枣。一次,人满为患,座位都没了,我只能蹲着看书。图书管理员走过来问我为什么蹲着,我笑称:“吃得苦上苦,方为人上人啊”,她笑了一下,走开了。后来明白到“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所以至今我仍然没有黄金满屋,没有美女左拥右抱。
 
高二,文理分科。文科还分中文和英语。我的化学物理没学好,但中文和英文比较好,寻思着如果继续读理科,那可能上不了好大学,但如果上了好大学,我还是有机会去学计算机的,所以选了外语类。
 
历史课,记忆最深的是怎么记年份。至今记得唐朝建立于618年,以为“见塘捞一把”(看见池塘捞一把鱼),也就是“建唐618”的谐音。
 
政治课,对我毒害至深。每当提及政治,那经典的说法如“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而现在中国又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等等,总在脑海里徘徊。
 
化学课,至今记得1氢2氦3锂4铍5硼6碳7氮8氧9氟10氖11纳12铝....19钾20钙。
 
生理卫生,这门课当年是没有的。某天,班主任邀请大家去影音室,男女分批。女生先去,男生再去。女生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在尴尬地窃窃私语。我当时纳闷他们在讨论什么呢。后来才发现是讲解生理卫生,男女是怎么繁衍后代之类的教育片。现在大家都能轻易看到大量动作爱情片,国产自拍的也越来越多,相信也不再需要这样的课程教育了。
 
数学课上,老师找我上去做一道题目,我做不出来,下来的时候,那个一直就让我很不爽的同桌,大声耻笑我,我压抑不住怒火,就朝他脸上打。老师制止住我,罚我站着。下课了,这个同桌还是不断耻笑我,我不管老师的劝阻,扑向这个同桌,一直把他打到课室的墙角。接下来的事情你也猜到,我被德育处主任召唤,他神色很严峻,我当时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他让我思过,写检讨书,说要记我大过。这件事一直萦绕在我心头,挥之不去。后来我跟这个同桌道歉,但我再也没理睬这个同学。
 
不过自此知道做坏事是要受到惩罚的,至少我是这样相信的。所以这些年来一直规行矩步。不过,每当看见犯罪的人没有得到惩罚,我的人生观又会动摇。
 
高中有一个女同学,发育很厉害,身材很棒,用现在的套话说,应该有34D吧,当时还没多少女生发育这么彻底的,所以一些男生老拿她做话题讨论,一些时候碰上他们讨论,只能尴尬地跟着笑。不过每当看见这个女生,总会有意无意地欣赏她的身材。罪过罪过。
 
高考,誓师大会,一个高三重读生,在台上拿着麦克风狂嚎:“我们不要读书(输),我们要读赢!”,然后台下的高三学生们都跟传销专场那样狂欢了。

高考,我考上第一线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英语语言文化学院,读高级翻译专业。
 
选这个专业有几个原因,首先当然是因为我学到这么多科里面,英语最好,其次是因为作为班主任的英语老师跟我谈过,说她是少数民族,当年是工农兵大学生,幸运地上了同样上了同一大学同一专业,不错的,推荐给我。后来才发现,我大学的老师,跟我高中的英语老师当年在大学的老师是同一人!这样算下来我是高中英语老师的师弟。人生真是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