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97  文章 - 0 评论 - 299 trackbacks - 434

关于避风塘

    我所在地城市有一个关爱流浪猫的自发组织,他们租了一个小房子,收留了很多受过伤害的小猫。他们自己也养了很多猫。他们有许许多多关于流浪动物的感人的故事。

关于三花一家

    我住的小区有很多流浪猫,有时候很难看到它们,有时候又觉得它们无处不在。
    我的楼下有一只三花妈妈,它比我更早到这里。今年它已经生了两窝。第一窝只活下来一只,我叫它小三花。第二窝现在暂时还有两只,非常小,非常瘦,在草地里钻来钻去的时候很像两只小白鼠。
    我猜想三花妈妈的老公很有可能是一只魁梧的黄白。它的脸上有很多伤疤。有一次我看到三花妈妈在吃垃圾,黄白就在它旁边看着。还有一次三花妈妈在太阳下打滚,黄白也是那样在旁边看着。
    我在家的时候经常去喂三花一家。三花妈妈对人比较警惕,而小三花则经常跟着我跑。我叫它小乞丐。每天早上出门或晚上回家的时候,我只要叫一声小三花,它就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然后跟着我叫,叫一会就坐着洗脸。我知道它很饿。现在城市每个地方都越来越干净,有越来越多的封闭垃圾桶,这些小家伙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但我也很矛盾,不敢经常喂它们,怕它们失去了自己觅食甚至挨饿的本领,毕竟我不会在这里呆很久。
    我住的那栋楼有一位女孩,她也经常喂三花一家。但是这么久了我就见过她一次,跟她聊了两句。希望哪天我走后,她能继续照顾三花一家。

关于我家的三只猪

    我家里来来走走经过很多只猫,现在留下来的只有三只。其中有一些是病死了,有一些我没照顾好自己跑了,还有一些送人之后跑走了。
    我家的老大叫乖乖,是一只个子非常大但是胆子非常小的鸳鸯眼大白猫。它从小跟着我们长大,非常通人性,我跟它说什么它都听得懂。它从小非常调皮,长大了之后因为种种原因变得很沉默忧郁。很抱歉我以前从来没为它写过什么。
    我家的老二叫皮皮,是一只暹罗。它的嗓子有点问题,只有想吃罐头的时候会急得发出吱吱声。它的智商明显没有乖乖高,但是我很喜欢它,因为它很少让我操心。
    我家的老三是别人捡的一只流浪猫,性格非常不好。来我家一年了,还是保持着流浪猫的习惯。吃东西一定要吃的小肚子圆鼓鼓的,而且特别喜欢抢它哥哥碗里的东西。基本上每次都是它去抢皮皮,然后皮皮就去抢乖乖,乖乖就走开了。因此每次喂罐头的时候我都要在旁边盯着它们直到它们吃完。

关于其它的回忆 

    我以前上班的地方可以看到一只小黑白狗,它的尾巴尖开叉了,高高的竖起来像一朵花。
    我每天早上坐车的时候都看到一只个子很大的狗,样子凶悍但是眼神非常可怜,每次看到它的时候要么它是在看路边的人吃牛肉面,边看边吞口水。要么就是在东跑西跑,仿佛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
    我以前一起住的同学养了一条小狗叫肥肥,经常是它陪我熬夜看冠军杯。
    我在中山路上经常看到一个打扮时髦的年轻人昂首挺胸的牵着一条很拉风的萨摩。
    我经常去一家宠物店看长着一对对眼的小哈,每次看到它我都笑得不行。
    我在路口等红灯时看到一只瘦瘦的小猫从光秃秃的山上走下来,走的艰难又坚强。
    我在一家士多看到一只古铜色的猫爬在玻璃柜上,安详又安静,像一尊雕像。
    我早上起来跑步的时候发现了一只大猫和一窝小猫,但是我却没办法喂它们。
    我看着一只小猫像大猫一样眯着眼蹲着,然后长大,然后瘸了一条腿,然后我喂过它一次后再也没有见过它。
    我经常去吃饭的一家小饭馆后面的一个洞里,住了一家猫。有一次,大猫把其中一个快死的孩子拖出来丢在外面。

关于贵阳

    我第三次出差来到贵阳。这边大街上都有很多流浪狗,而且都是些很小的宠物狗。
    我在坐车去客户路上看到墙上写着“加工狗肉,包点杀”。
    我在离办事处不远的一条街上,看到有一家狗肉火锅。
    我晚上睡觉时,经常听到狗叫。在办事处的周围,很多老房子里都养了狗或者猫,
    我从一条路的上面往别人家的院子里看,有三只非常漂亮的小狗被铁链拴着,它们抬起头跟我对视着。
    我在去买瓜籽的路上,看到了一只小猫,我叫咪咪它就跟着我跑。确定它是别人家养的之后,我打消了想喂它的念头。  
    我在去买烟的路上,我经常看到很多老人或者女孩牵着小狗在逛街。

关于希望

    这些小东西在一个不属于它们的世界里生存着,艰难而又惬意,骄傲而又卑微。如果某一天这个世界真的容不下它们,如果只剩下一颗流星,我希望它们不要离开的那么痛苦。

流水帐

    在我这次出差前一个晚上,由于加班我快11点才回到家,第二天要赶7点多的飞机,还什么东西都没有收拾,心里急得不得了。结果一进门后发现,皮皮不见了。平时都是三个在门口迎接我的。我到处看了一下,确定房门都没有打开过,然后检查了柜子和抽屉,才肯定它是从窗子里掉出去了。我当时脑袋里什么都没想,也一点都不急,我只告诉自己,皮皮肯定是从窗子掉下去了。我到楼下找了几圈,边走边叫皮皮,皮皮。中间还把三花一家叫出来了。后来过了一个小时,终于被我在草地里找到了。把它抱回家后,我心里才慢慢凉起来。如果它就这样走丢了,我不知道会对我今后的影响有多大。

和动物无关

    另外今天在网上找到了在线的悭钱家族。有些片子没什么意义,但看着就是让人觉得很温馨。里面有很多段子,现在都被网上的人改成了不同的版本,其中让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坐公交车为了逃票学刷卡的声音。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在这里看到。电信的会比较快。
   

   

     
      
    
   

posted on 2007-11-25 17:35 有些伤感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