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硕的 Blog

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吾尝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见也。……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C++ 工程实践(3):采用有利于版本管理的代码格式

陈硕 (giantchen_AT_gmail)

Blog.csdn.net/Solstice

版本管理(version controlling)是每个程序员的基本技能,C++ 程序员也不例外。版本管理的基本功能之一是追踪代码变化,让你能清楚地知道代码是如何一步步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以及每次 check-in 都具体改动了哪些内部。无论是传统的集中式版本管理工具,如 Subversion,还是新型的分布式管理工具,如 Git/Hg,比较两个版本(revision)的差异都是其基本功能,即俗称“做一下 diff”。

diff 的输出是个窥孔(peephole),它的上下文有限(diff –u 默认显示前后 3 行)。在做 code review 的时候,如果能凭这“一孔之见”就能发现代码改动有问题,那就再好也不过了。

C 和 C++ 都是自由格式的语言,代码中的换行符被当做 white space 来对待。(当然,我们说的是预处理(preprocess)之后的情况)。对编译器来说一模一样的代码可以有多种写法,比如

foo(1, 2, 3, 4);

foo(1,

    2,

    3,

    4);

词法分析的结果是一样的,语意也完全一样。

对人来说,这两种写法读起来不一样,对与版本管理工具来说,同样功能的修改造成的差异(diff)也往往不一样。所谓“有利于版本管理”,就是指在代码中合理使用换行符,对 diff 工具友好,让 diff 的结果清晰明了地表达代码的改动。(diff 一般以行为单位,也可以以单词为单位,本文只考虑最常见的 diff by lines。)

这里举一些例子。

对 diff 友好的代码格式

1. 多行注释也用 //,不用 /* */

Scott Meyers 写的《Effective C++》第二版第 4 条建议使用 C++ 风格,我这里为他补充一条理由:对 diff 友好。比如,我要注释一大段代码(其实这不是个好的做法,但是在实践中有时会遇到),如果用 /* */,那么得到的 diff 是:

diff --git a/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b/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 a/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 b/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 -18,6 +18,7 @@ class Printer : boost::noncopyable
     loop2_->runAfter(1, boost::bind(&Printer::print2, this));
   }

+  /*
   ~Printer()
   {
     std::cout << "Final count is " << count_ << "\n";
@@ -38,6 +39,7 @@ class Printer : boost::noncopyable
       loop1_->quit();
     }
   }
+  */

   void print2()
   {

从这样的 diff output 能看出注释了哪些代码吗?

如果用 //,结果会清晰很多:

diff --git a/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b/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 a/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 b/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 -18,26 +18,26 @@ class Printer : boost::noncopyable
     loop2_->runAfter(1, boost::bind(&Printer::print2, this));
   }

-  ~Printer()
-  {
-    std::cout << "Final count is " << count_ << "\n";
-  }
+  // ~Printer()
+  // {
+  //   std::cout << "Final count is " << count_ << "\n";
+  // }

-  void print1()
-  {
-    muduo::MutexLockGuard lock(mutex_);
-    if (count_ < 10)
-    {
-      std::cout << "Timer 1: " << count_ << "\n";
-      ++count_;
-
-      loop1_->runAfter(1, boost::bind(&Printer::print1, this));
-    }
-    else
-    {
-      loop1_->quit();
-    }
-  }
+  // void print1()
+  // {
+  //   muduo::MutexLockGuard lock(mutex_);
+  //   if (count_ < 10)
+  //   {
+  //     std::cout << "Timer 1: " << count_ << "\n";
+  //     ++count_;
+  //
+  //     loop1_->runAfter(1, boost::bind(&Printer::print1, this));
+  //   }
+  //   else
+  //   {
+  //     loop1_->quit();
+  //   }
+  // }

   void print2()
   {

同样的道理,取消注释的时候 // 也比 /* */ 更清晰。

另外,如果用 /* */ 来做多行注释,从 diff 不一定能看出来你是在修改代码还是修改注释。比如以下 diff 似乎修改了 muduo::EventLoop::runAfter 的调用参数:

diff --git a/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b/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 a/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 b/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 -32,7 +32,7 @@ class Printer : boost::noncopyable
       std::cout << "Timer 1: " << count_ << "\n";
       ++count_;

-      loop1_->runAfter(1, boost::bind(&Printer::print1, this));
+      loop1_->runAfter(2, boost::bind(&Printer::print1, this));
     }
     else
     {

其实这个修改发生在注释里边 (要增加上下文才能看到, diff -U 20,多一道手续,降低了工作效率),对代码行为没有影响:

diff --git a/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b/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 a/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 b/examples/asio/tutorial/timer5/timer.cc
@@ -20,31 +20,31 @@ class Printer : boost::noncopyable

   /*
   ~Printer()
   {
     std::cout << "Final count is " << count_ << "\n";
   }

   void print1()
   {
     muduo::MutexLockGuard lock(mutex_);
     if (count_ < 10)
     {
       std::cout << "Timer 1: " << count_ << "\n";
       ++count_;

-      loop1_->runAfter(1, boost::bind(&Printer::print1, this));
+      loop1_->runAfter(2, boost::bind(&Printer::print1, this));
     }
     else
     {
       loop1_->quit();
     }
   }
   */

   void print2()
   {
     muduo::MutexLockGuard lock(mutex_);
     if (count_ < 10)
     {
       std::cout << "Timer 2: " << count_ << "\n";
       ++count_;

总之,不要用 /* */ 来注释多行代码。

或许是时过境迁,大家都在用 // 注释了,《Effective C++》第三版去掉了这一条建议。

2. 局部变量与成员变量的定义

基本原则是,一行代码只定义一个变量,比如

double x;

double y;

将来代码增加一个 double z 的时候,diff 输出一眼就能看出改了什么:

@@ -63,6 +63,7 @@ private:
   int count_;
   double x;
   double y;
+  double z;
 };

 int main()

如果把 x 和 y 写在一行,diff 的输出就得多看几眼才知道。

@@ -61,7 +61,7 @@ private:
   muduo::net::EventLoop* loop1_;
   muduo::net::EventLoop* loop2_;
   int count_;
-  double x, y;
+  double x, y, z;
 };

 int main()

所以,一行只定义一个变量更利于版本管理。同样的道理适用于 enum 成员的定义,数组的初始化列表等等。

3. 函数声明中的参数

如果函数的参数大于 3 个,那么在逗号后面换行,这样每个参数占一行,便于 diff。以 muduo::net::TcpClient 为例:

class TcpClient : boost::noncopyable
{
 public:
  TcpClient(EventLoop* loop,
            const InetAddress& serverAddr,
            const string& name);

如果将来 TcpClient 的构造函数增加或修改一个参数,那么很容易从 diff 看出来。这恐怕比在一行长代码里数逗号要高效一些。

4. 函数调用时的参数

在函数调用的时候,如果参数大于 3 个,那么把实参分行写。以 muduo::net::EPollPoller 为例:

Timestamp EPollPoller::poll(int timeoutMs, ChannelList* activeChannels)
{
  int numEvents = ::epoll_wait(epollfd_,
                               &*events_.begin(),
                               static_cast<int>(events_.size()),
                               timeoutMs);
  Timestamp now(Timestamp::now());

这样一来,如果将来重构引入了一个新参数(好吧,epoll_wait 不会有这个问题),那么函数定义和函数调用的地方的 diff 具有相同的形式(比方说都是在倒数第二行加了一行内容),很容易肉眼验证有没有错位。如果参数写在一行里边,就得睁大眼睛数逗号了。

5. class 初始化列表的写法

同样的道理,class 初始化列表(initializer list)也遵循一行一个的原则,这样将来如果加入新的成员变量,那么两处(class 定义和 ctor 定义)的 diff 具有相同的形式,让错误无所遁形。以 muduo::net::Buffer 为例:

class Buffer : public muduo::copyable
{
 public:
  static const size_t kCheapPrepend = 8;
  static const size_t kInitialSize = 1024;

  Buffer()
    : buffer_(kCheapPrepend + kInitialSize),
      readerIndex_(kCheapPrepend),
      writerIndex_(kCheapPrepend)
  {
  }
  // 省略
 private:
   std::vector<char> buffer_;
   size_t readerIndex_;
   size_t writerIndex_;

   static const char kCRLF[];
};

注意,初始化列表的顺序必须和数据成员声明的顺序相同。

6. 与 namespace 有关的缩进

Google 的 C++ 编程规范明确指出,namespace 不增加缩进。这么做非常有道理,方便 diff –p 把函数名显示在每个 diff chunk 的头上。

如果对函数实现做 diff,chunk name 是函数名,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改的是哪个函数。如下图,红色划线部分。

diff_function

如果对 class 做 diff,那么 chunk name 就是 class name。

diff_class

diff 原本是为 C 语言设计的,C 语言没有 namespace 缩进一说,所以它默认会找到“顶格写”的函数作为一个 diff chunk 的名字,如果函数名前面有空格,它就不认得了。muduo 的代码都遵循这一规则,例如:

namespace muduo
{

///
/// Time stamp in UTC, in microseconds resolution.
///
/// This class is immutable.
/// It's recommended to pass it by value, since it's passed in register on x64.
///
class Timestamp : public muduo::copyable,
                  public boost::less_than_comparable<Timestamp>
{
// class 从第一列开始写,不缩进
// 函数的实现也从第一列开始写,不缩进。
Timestamp Timestamp::now()
{
  struct timeval tv;
  gettimeofday(&tv, NULL);
  int64_t seconds = tv.tv_sec;
  return Timestamp(seconds * kMicroSecondsPerSecond + tv.tv_usec);
}

相反,boost 中的某些库的代码是按 namespace 来缩进的,这样的话看 diff 往往不知道改动的是哪个 class 的哪个成员函数。

这个或许可以通过设置 diff 取函数名的正则表达式来解决,但是如果我们写代码的时候就注意把函数“顶格写”,那么就不用去动 diff 的默认设置了。另外,正则表达式不能完全匹配函数名,因为函数名是上下文无关语法(context-free syntax),你没办法写一个正则语法去匹配上下文无关语法。我总能写出某种函数声明,让你的正则表达式失效(想想函数的返回类型,它可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东西,更别说参数了)。更何况 C++ 的语法是上下文相关的,比如你猜 Foo<Bar> qux; 是个表达式还是变量定义?

7. public 与 private

我认为这是 C++ 语法的一个缺陷,如果我把一个成员函数从 public 区移到 private 区,那么从 diff 上看不出来我干了什么,例如:

diff --git a/muduo/net/TcpClient.h b/muduo/net/TcpClient.h
--- a/muduo/net/TcpClient.h
+++ b/muduo/net/TcpClient.h
@@ -37,7 +37,6 @@ class TcpClient : boost::noncopyable
   void connect();
   void disconnect();

-  bool retry() const;
   void enableRetry() { retry_ = true; }

   /// Set connection callback.
@@ -60,6 +59,7 @@ class TcpClient : boost::noncopyable
   void newConnection(int sockfd);
   /// Not thread safe, but in loop
   void removeConnection(const TcpConnectionPtr& conn);
+  bool retry() const;

   EventLoop* loop_;
   boost::scoped_ptr<Connector> connector_; // avoid revealing Connector

从上面的 diff 能看出我把 retry() 变成 private 了吗?对此我也没有好的解决办法,总不能每个函数前面都写上 public: 或 private: 吧?

对此 Java 和 C# 都做得比较好,它们把 public/private 等修饰符放到每个成员函数的定义中。这么做增加了信息的冗余度,让 diff 的结果更直观。

8. 头文件的排列顺序

除了必须放在首位的头文件,其余的都按字典序排列。这样将多人修改时冲突的可能性降到最小。另外,Makefile 中的文件列表也按字典序排列,以降低冲突的可能。

参考 muduo/**/*.cc

欢迎补充。

对 grep 友好的代码风格

操作符重载

C++工具匮乏,在一个项目里,要找到一个函数的定义或许不算太难(最多就是分析一下重载和模板特化),但是要找到一个函数的使用就难多了。不比 Java,在 Eclipse 里 Ctrl+Shift+G 就能找到所有的引用点。

假如我要做一个重构,想先找到代码里所有用到 muduo::timeDifference 的地方,判断一下工作是否可行,基本上惟一的办法是grep。用 grep 还不能排除同名的函数和注释里的内容。这也说明为什么要用 // 来引导注释,因为在 grep 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出这行代码是在注释里的。

在我看来,operator overloading 应仅限于和 STL algorithm/container 配合时使用,比如 transform() 和 map<T,U>,其他情况都用具名函数为宜。原因之一是,我根本用 grep 找不到在哪儿用到了 operator-()。这也是 muduo::Timestamp 只提供 operator<() 而不提供 operator+() operator-() 的原因,我提供了两个函数 timeDifference 和 addTime 来实现所需的功能。

又比如,Google Protocol Buffers 的回调是 class Closure,它的接口用的是 virtual function Run() 而不是 virtual operator()()。

static_cast 与 C-style cast

为什么 C++ 要引入 static_cast 之类的转型操作符,原因之一就是像 (int*) pBuffer 这样的表达式基本上没办法用 grep 判断出它是个强制类型转换,写不出一个刚好只匹配类型转换的正则表达式。(again,语法是上下文无关的,无法用正则搞定。)

如果类型转换都用 *_cast,那只要 grep 一下我就能知道代码里哪儿用了 reinterpret_cast 转换,便于迅速地检查有没有用错。为了强调这一点,muduo 开启了编译选项 -Wold-style-cast 来帮助查找 C-style cast,这样在编译时就能帮我们找到问题。

一切为了效率

如果用图形化的文件比较工具,似乎能避免上面列举的问题。但无论是 web 还是客户端,无论是 inline diff 还是 diff by lines 都不能解决全部问题,效率也不一定更高。

对于(2),如果想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增加的 double z,在分行写的情况下,用 git blame 或 svn blame 立刻就能找到始作俑者。如果写成一行,那就得把文件的 revisions 拿来一个个人工比较,因为这一行 double x = 0.0, y = 1.0, z = -1.0; 可能修改过多次,你得一个个看才知道什么时候加入了变量 z。这个 blame 的 case 也适用于 3、4、5。

比如(6)改动了一行代码,你还是要 scroll up 去找改的是哪个 function,人眼看的话还有“看走眼”的可能,又得再定睛观瞧。这一切都是浪费人的时间,使用更好的图形化工具并不能减少浪费,相反,我认为增加了浪费。

另外一个常见的工作场景,早上来到办公室,update 一下代码,然后扫一眼 diff output 看看别人昨天动了哪些文件,改了哪些代码,这就是一两条命令的事,几秒钟就能解决战斗。如果用图形化的工具,得一个个点开文件 diff 的链接或点开新 tab 来看文件的 side-by-side 比较(不这么做的话看不到足够多的上下文,跟看 diff output 无异),然后点击鼠标滚动页面去看别人到底改了什么。说实话我觉得这么做效率不比 diff 高。

(待续)

posted on 2011-03-05 15:17 陈硕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导航

统计

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