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程序员》把把脉——如果我是主编

  听说,图灵出版社的刘江主编要兼任《程序员》杂志的名誉主编了。

  我来泼盆冷水吧,这是个换汤不换药的事。

  《程序员》,就像一个病入膏肓的垂死之人,还是别治了,打一针安乐死好了。不是我奚落你们,现在这本杂志就连我们复旦学生办的《复旦人周报》也还不如。

  有人出主意说,把杂志上的广告删了,那简直是扯淡。照我看,整本《程序员》也就广告做得好,放在开头结尾,绝不讨厌;而且广告的创意都很不错,这是唯一值得肯定的地方。

  杂志这东西,我在大学玩过,那时候我有一批同学死党,从手绘美工到编辑排版,那阵式不比《程序员》杂志小多少,整个Team的执行力加上包包我不按常理出牌的思路,是我们当初成功的很重要因素。我深知,一本好的杂志,必须有自己的灵魂,这是成功的关键。但灵魂又是什么呢?结合《程序员》,我一直在思考,有以下几条:

    1.文风要清新

    2.要有深刻的思想

    3.要言之有物

    4.沽名钓誉者杀

    5.译文杀无赦,但是可以做个索引

    6.广泛融集CSDN论坛、博客园、JavaEye等等

    7.专业一点。宁肯按语言出不同分册,也绝不把乱七八糟的技术混在一起

    8.每月大事记一定要有,但要简明扼要,不能喧宾夺主

 

  随便抽出一本《程序员》杂志来,08年9月刊,孟迎霞主编的,逐项分析,我们会发现,方方面面的小问题,凝成了《程序员》的死结。

  1.首先是目录。我很奇怪是谁的主意要在目录间穿插人物照片,这次是东软的副总裁和雅各布的董事长两个老古董,因为他们分别在10页和12页上有2篇不痛不痒的软文,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不可告人的利益分配,但是作为买这本书的人,我觉得这是对读者极大的不尊重,很反感。一本给程序员看的杂志,首先要做到的是简约质朴。一个干干净净的目录,是这一切的基础。

 

  2.前言很重要,但是,也许是风格不同,我始终觉得孟迎霞主编的前言写的太正式了,由此奠定了整本杂志的调子都很八股。由此猜,孟迎霞的年纪超过40了吧,至少看上去像是60后的阿姨,感觉和我们整个程序员界格格不入。《程序员》现在需要的是一股清新之气,贯穿于字里行间,然后你孟阿姨手下的编辑们才会在各自的板块将其发扬光大。所以,主编的风格是很重要的,说的刻薄一点就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如果有好事者把此文转给孟老主编,请参考我为《博客园精华集》和《IL权威指南》写的两篇序言:

Expert .NET 2.0 IL Assembler 译者序

《博客园精华集·Web分册》前言稿

 

不是我抱怨,60后的人和看上去像60后的人,不要挡着后来人的路,尤其是IT行业,要给80后的让路。

 

  3.然后是那些译文。我很奇怪这到底是中国的杂志,还是外国的杂志。杂志中夹杂着大量的“进口货”,难道中国就没有大师么?就算没有大师,一两点思想碰撞的火花也没有吗?在社区混了那么久,我明显地感觉到国内有这样的一批奇人异士,只是你们没有去发掘。大体上《程序员》的那些编辑,都是混饭吃的,你不可能要求他们融入我们程序员这个群体中,怎么办呢,到国外囤一些“进口货”对他们而言是最简单的办法,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嘛。于是就搞得现在中不中洋不洋四不像了。

  要我看,分管这一块的编辑,全都该下岗,别让内行人笑话。

 

  4.接下来是那些所谓的名家名文,诸如侯捷、高焕堂、钱学镛者流。我很奇怪,这些不在一线工作而只是靠写书培训谋生的人,何以称为“大师”的呢?这就像街头打把式卖艺的,都是些花拳绣腿,和那些整天在刀尖上舔血的人,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这些基本常识,但凡写了5-6年程序的人都明白,只能用来忽悠那些刚入门的新人。所以《程序员》逐步丧失的是真正的程序员,他们不买账,《程序员》的口碑就会越来越差,逐步沦落为不入流的花边小报。

  还是把摆在目录前面的“Contributor”名录砍掉了吧,沽名钓誉者多。而且一个个呲牙咧嘴的,有碍观瞻。我们买的是《程序员》,不是《录鬼簿》。

 

  5.之后是那些老总啊总监什么的写的软文了。我很奇怪,这些文章真的是这些老人家写的么?人家那么忙,有空来《程序员》插一脚?如果不幸言中,那么枪手又是谁?好吧,以上算是我胡思乱想了,就算不幸中的万幸,确实出自他们的手笔,那么这些不疼不痒的废话,对我们这些程序员又有什么参考价值呢?狗屁不是,就是为了凑页数,给自己的公司打知名度。用黄宏的话说——甭管演的好坏,先混个脸熟。

  告诉大家一个分辨软文与否的窍门:看作者的Title,但凡是产品经理、主管之类或首席专家的,写的都是水文,因为这些人大都是管理者,而不是一线开发者或架构师;越是堆砌学历和出身,越是心里没底的表现;什么乱七八糟的大奖得主,都是骗人的;还有,不要太相信MVP。

 

  6.话说,我很讨厌那些访谈录、大会纪实。因为采访的人不懂技术,他们搞不清其真正的意义和乐趣所在,所以写出来的文章都是例行公事:哪年哪月哪日有什么事情发生,或者某人如何如何说,照搬原文,你说一句我说一句,就是流水帐啦,雇个重点小学的三好生来,都比这写的好。

  一句话,你要用心去感受,才会写出好的专访来,否则就像高考作文了,1个小时非要憋出一篇文章来,孰不知“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的意境。

 

  7.一本《程序员》,既有Java的文章,又有.NET的文章,C++更是必不可少,此文还有脚本语言;而从产品上分,又包为B/S、C/S两大部分,往下则细分为SCSF、WEB、Service等等等等,哦,还有DB。我很奇怪,有多少人能把这些文章通览,也就是说,买一本《程序员》,搞不好只有1/N看得懂,所以越来越多的人觉得不划算,于是Java的人去泡Javaeye,.NET一系去泡博客园,诸如此类,数不胜数。于是,《程序员》只能降低门槛,把选录的技术文章定位为浅尝辄止和入门科普,希望能招徕顾客。但是,这种策略现在看起来是完全错误的。

  《程序员》明显是在自掘坟墓,把自己定位为垃圾中的战斗机

 

  8.最后是杂志末尾的精品图书推荐。唉,这一块是最适合自由发挥的了,往往这个领域资深行家的一篇书评,是最有价值的文章,可以可以告诉大家哪些是精品那些是垃圾。这一点,图灵出版社搞的那个google论坛上做的是不错的,为什么不去参考一下呢?而现在的结果是,这一部分被做成了广告,不管是好事还是烂书,只要出版社给money,都能登上去。

  挺好的一个idea,被糟蹋了。

 

  上面谈到了侯捷等人,说实在的,我对他们还是蛮尊敬的,因为他们在翻译和普及上确实做出了很大贡献。我只是说,他们不适合再出现在《程序员》这本给一线程序员读的书。这就涉及到《程序员》到底是一本什么杂志的问题了。这个问题,如果连主编都稀里糊涂,那你还是把位子让出来吧。

  作为一线程序员中的一员,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我们需要的是有思想的文章,什么是有思想?不必全对或全错,只要一针见血,不怕争论,越激烈越好。因此,让那些不疼不痒的软文见鬼去吧,让那些基础入门的文章去死吧,把那些用来毕业的硕士博士论文都打回原形吧,将借此宝地来打知名度的牛鬼蛇神们都婉言谢绝吧!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萧规曹随”,大概是现在的主编知道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所以现在的《程序员》和孟岩时代一样,没有太大变化。唉,大家都是出来混饭吃的,把《程序员》当作兴趣和把《程序员》当作职业,所产生的效果是有很大差别的,尤其是坐在主编这个位置上,就定下个这个调调,然后上行下效,整本《程序员》就都死气沉沉的了。

  话说,孟岩早就拎包走人了,想必是看到了这一点,实在干不下去了。接下来是刘江,继续拆东墙补西墙。

  说句大话,《程序员》这个烂摊子,想死灰复燃,也只有等待包包时代的来临了,换作我来做,绝对不会按常理出牌的。不过,估计这句话也就只能说说了,CSDN这个商业化官僚化很严重的公司,是很讲究按资排辈的,说什么也不会把这个看似烂山芋但却炙手可热的位子让给一个27岁的毛头小子的。

 

posted @ 2009-11-11 01:07 Jianqiang Bao Views(...) Comments(...) Edit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