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城(模仿去洗澡)

进城(模仿去洗澡)

XX春节晚会剧本

宋国安,姚凯明

原段子:http://www.56.com/v2/v_MzgwNzI2Nw.html  在此基础上,做了加工处理,删除了屁,屎等容易让人恶心的段落,围绕村长的屁股展开。特注:成人相声。

甲,逗哏;乙,捧哏。

 甲:哎呀,这里那里呀,好气派呀。

乙:这里是我们xx春晚的现场呀。

甲:看见那么人多,我心里痛快,我跟大家交流下,希望大家像我似的,要多说普通话呀。

乙:你这是普通话吗?

 

甲:你管的着吗,

乙:没管你啊。

甲:我乐意。你以为人家都跟你似的,讲话讲的那么好,说了8句,就听懂了半句。

乙:至于吗?

 

甲:我来听相声来了。

乙:哦,你也喜欢听相声。

甲:你看看,兴他们听,就不兴俺听?

乙:没有不让你听呀。

 

甲:你还真聪明,挺会说话呀。

乙:不敢。

甲:我走南创北这么多年了,还没有见过你这么聪明的呢。谁也没有你这么高的痔疮。

乙:痔疮啊?怎么说话呢,那是智商。

甲:不是,那个词怎么说?

乙:智商。

甲:智商。你这个嘴有毛病呀。

乙:我嘴有毛病?

甲:没有你这么高的智商。

乙:哎。

 

甲:我看见你,我痛快着呢。很难呀。

乙:奥。

甲:我轻易的我出不来呀,我。

乙:怎么,还出不来呢

甲:我这是跑出来的。

乙:打那跑出来。

甲:我打家里头跑出来的。

乙:(疑惑),打家里头?

甲:(大声喧哗)我惹祸来,你们出去可别说呀。我惹祸来,我跑出来的。

乙:你不让人说呢,你都嚷出来去。

甲:你们千万可别出去传呀。

乙:这都知道了。

甲:我惹了祸了。

乙:惹什么祸了?

 

甲:说来话长了。

乙:怎么回事?

甲:俺们那个村啊,有个特别高的行政长官。

乙:谁啊?

甲:村长。

乙:咳,那不叫行政长官。

甲:这个人了不得。

乙:杂个了不得法?

甲:脾气大呀。

乙:有脾气。

甲:全村的生杀大权,他一个人执掌。

乙:他权大。

甲:一天到晚,凝着眉,瞪着眼呢。

乙:哦。

甲:那个脾气,实在大呀。俺们村的人都怕他呀。

乙:哦。

 

甲:他这个人有个毛病

乙:什么毛病?

甲:他穿那个衬衣,那个扣,一直是系着的。

乙:那是

甲:从来没有看见他解开过。

乙:为什么呀?

甲:我也想知道呀。

乙:哦。

甲:那天晚上,村子里开会。

乙:哦,开会。

甲:村长,副村长,村支书,妇女主任。

乙:哦。

甲:晚上,他们做在一块,(用手比划摸麻将)

乙:开会?

甲:打牌啊。

乙:打牌啊?

甲:是啊,我在一旁伺候牌局。

乙:那你就伺候着吧。

甲:一会的功夫,就看村长那个汗呀。滑滑的。

乙:天热。

 

甲:我说我给你解开吧,嘣,我就给他解开了。

乙:解开了?

甲,我创了祸了呀。俺的娘呀。

乙:怎么了。解一扣惹什么获呀。

甲:他脖子上,有块癣。

乙:哦,这长块癣啊?

甲:我说他不敢解开扣呢,

乙:怕被人看见。

甲:怕人知道啊。我泄露了他这个机密呀。

乙:这也不叫获

甲:他要杀人灭口呀。

乙:不至于。

 

甲:好在我有方法。

乙:哦,什么方法。

甲:我们家有个祖传秘方。

乙:什么秘方?

甲:我们家是老军医,一针见效呀。

乙:敢情满电线竿的广告都是你贴的呀?

甲:我们家,想当初,有个特异功能。

乙:什么呀?

甲:有块膏药。

乙:哦。

甲:贴上之后,能把这块癣搬家。

乙:哦,贴上就好了?

 

甲:打这摘下来,啪,贴胸口上,这里就没有了。

乙:哦,就没了?

甲:这个癣就挪到心口上了。

乙:哦,还能挪地方。

甲:你看,我这给你挪了吧。啪,贴上,摘下来,

乙:哦。

甲:搁在胳臂上吧。

乙:放胳臂上了。

甲:脖子上就没有了,胳臂上出来了。

乙:高兴呀。

甲:村长美的什么似的,乐的鼻涕泡都出来。

乙:什么德行这。

 

甲:过了些日子,天热了。他得穿那个半袖的。

乙:那又露出来。
甲:怎么办呢?

乙:啊,

甲:我啪下子,给粘腿上了。

乙:哎,这回穿裤子挡上了。

甲:哎,看不见了。过些日子,该穿裤衩了。又露出来。

乙:恩。

甲:我给他揭下来,给你贴在,(找)

乙:那里?

甲:给你贴屁股上吧。

乙:恩,这下看不见了。

甲:这下没问题了吧

乙:行了。

甲:我又惹了祸了。

乙:怎么还惹祸呀?

 

甲:俺们村里有个妇女主任,是个女的。

乙:多新鲜啊,你见过男的吗?

甲:有一天晚上,妇女主任,到俺们村,王光棍家。

乙:干啥去了?

甲:两个人相互摸了一下。

乙:啊,什么?摸了下?

甲:摸了下情况。

乙:你说清楚呀。

甲:你不要想的这么歪,你知道不?

乙:我想的歪,你没说清楚。

 

甲:半夜一点了。妇女主任出来了。要回家。

乙:恩。

甲:走在村子口,蹭,钻出一流氓来。

乙:吆

甲:嘴里还说呢,此山是我开,此数是我栽,要想从此过,褪下裤子来。

乙:抢裤子呀?

甲:妇女主任那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呢。

乙:就是呀。

甲:两个人就撕扒起来咯。

乙:打起来了吗。

 

甲:在那个漆黑的夜晚,妇女主任碰到了流氓,经过激烈的反抗,流氓被扒了个精光。

乙:啊,把流氓给扒了呀?

甲:流氓一丝不挂,转身就跑呀。

乙:哦。

甲:妇女主任不干来。

乙:是呀。

甲:她是个很正直的人呢。

乙:对

甲:你敢耍流氓,我饶不了你。(脱衣)

乙:哎呀,哎呀。行行行(制止。)没有。

 

甲:她要报复那个流氓。

乙:咳。有这么报复的吗?

甲:把那流氓吓的,撒腿就跑呀。

乙:是呀。

甲:也没有看见脸,就看见屁股上,有块癣。

乙:啊?有癣啊?

甲:这个事就传开咯。
乙:是啊。

甲:全村人都说是村长干的。

乙:就他长这个吗。

甲:你看这事闹的。

乙:恩。可也不至于让你跑出来呀。

 

甲:要只是这个事吧,那到也没有什么。

乙:哦,还有别的?

甲:这不,前多时间,不是闹出来个张钰事件吗。

乙:哦,就是那个女演员,可她又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呀。

甲:有关系,关系可大着呢。

乙:莫非你也是她录象中的男主角

 

 

甲:我到想呢。这不,出了这个事以后呀。

乙:怎么了?

甲:我们村的小伙子们,都只有一个理想了。

乙:什么理想

甲:做导演呗

乙:啊,你看给败坏的。

 

甲:我就不这么想。

乙:那是你比较单纯。

甲:我就想呀,这天下的女导演太少了。

乙:嘿,看来你也好不那里去。

甲:这不,有机会了。

乙:什么机会。

甲:有个剧组,到我们村来拍外景。

乙:哦,剧组?

甲:对呀,而且,导演还是个女的。

乙:恩,有机会了。

 

 

甲:这不,我们村的人都过去做群众演员。

乙:6块钱一天。

甲:不要在乎钱。

乙:那在乎什么呀

甲:发展,

乙:什么发展

甲:要做明星呗

乙:你怎么做明星呀。

 

甲:我呀,费了92虎之力,终于打听到,我们导演住的宾馆了。

乙:挺有本事。

甲:这不,我没敲门,就闯了进去。

乙:你去那地方做啥。

甲:兴人家女演员去的,不兴我去?

乙:没人拦着你,可你也要先敲门呀。

 

甲:我后悔就后悔在没有敲门上了。

乙:杂了。

甲:我看见一个人。

乙:什么人

甲:一个光着屁股的人,在床上爬着。

乙:谁呀。

 

甲:没看见脸,就看见屁股上,有块癣了。

乙:莫非是村长。

甲:不太可能

乙:为什么呀。

甲:因为,他下面还有一个人。

乙:还有一个?谁

甲:女导演呗

乙:啊,那你还不快退出来

 

甲:可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呀。

乙:吓着了,没见过这世面。

甲:不是没有见过。是没有想通

乙:杂没有想通呢。

甲:你说,这拍电影的,杂没有摄影师呢?

乙:那哪里是拍电影呢。

 

甲:可我就认为那是拍电影的。

乙:你看看,还赖上了。

甲:我就咳嗽了一下。

乙:你咳嗽什么呀?

甲:我要提醒下导演,

乙:提醒什么呀

甲:这里还站着一个群众演员呢。让她给我个做替身的机会。

乙:啊。这个呀。

 

甲:我这一咳嗽不要紧呀

乙:杂了。

甲:那个光屁股的人回过头来了。

乙:看清是谁了吗?

甲:看清楚了。

乙:谁?

 

甲:我当时吓的,屁滚尿流的就跑了。

乙:谁呀。

甲:只顾跑了。谁知道是谁呀。

乙:啊,没看见呀。

甲:看了个轮廓。

乙:谁

甲:有点像。

乙:像什么。

 

 

甲:你想害死我呀。唯恐别人不杀我灭口呀

乙:哦,你这回到聪明了。

甲:我回到家,把这事和我媳妇一说。

乙:是该商量一下。

甲:我媳妇说,你出去躲躲吧。

乙:那你就躲躲吧。

甲:你上上海吧,啊

乙:上上海啊

甲:恩,上上海,上海有我的亲戚呢

乙:谁啊

甲:我哥哥      

乙:你哥哥在上海啊

甲:当初俺们家可是老上海啊,我爷爷在上海公安局。。。。。押着

乙:押着?不是在那里工作啊?

甲:那不是押着么,他给警察们提供工作

乙:嘿,对了,都看他去了

甲:我哥哥也在上海,我在村子里头

乙:哦

甲:我说,那我去吧

乙:哦

甲:我就带着东西,拿着钱,奔上海去了。

乙:恩

甲:到上海一瞧

乙:恩

甲:我这个地址找不着了。

乙:这不白来了么,这可怎么办呢

甲:我上哪里找他去呢

乙:是啊

甲:我着急呀,一琢磨着,就这么得了

乙:哦

甲:既来之则安之吧

乙:先塌实了吧

甲:先呆两天再慢慢找吧

乙:对

甲:我上上海街头一看啊,我的娘啊。。。

乙:怎么拉

甲:这个大楼怎么这么高呢

乙:摩天大厦

甲:(数楼)12345678。。

乙:数层呢

甲:我正数着呢

乙:恩

甲:打那儿来了个小子

乙:哦

甲:蹬了个自行车,一脚支在地上

乙:恩

甲:嘿!干什么的?

乙:恩

甲:数楼呢。

乙:哼。。哼, 数楼呢

甲:上海有规定

乙:什么规定?

甲:不准数楼。

乙:嘿,还有这规定?

甲:数楼罚款。

乙:哦

甲:这上海人也太欺负外地人了啊,连数楼也罚款。

乙:那怎么罚法啊?

甲:恩。。一层楼罚10块钱。

乙:哦。

甲:你数多少了?

乙:恩

甲:我数了8层了(手势)

乙:得

甲:那罚80

乙:80?(手势)

甲:(掏钱手势)掏了80块钱给他。

乙:恩

甲:那小子立马蹬了个车啊,噌一下子就跑了

乙:那还不跑?

甲:就这个缺心眼的玩样啊?

乙:这还缺心眼啊?

甲:他是个大笨蛋啊?

乙:怎么笨了啊?

甲:我都数到20多层了(数的手势)。

乙:咳呀!也没见过您这么笨的

甲:我还笨呢啊?我可告诉你,我可省了钱了啊。

乙:还省钱了?(眼睛睁圆了)

甲:他揣钱的时候啊,口袋里掉出一张票来。

乙:恩,什么东西啊?

甲:我拣起来一看啊。瞧,唷。。

乙:什么啊

甲:什么。。文化宫活动中心。

乙:哦

甲:这东西不错啊。上面写着字呢。

乙:什么啊?

甲:同票。

乙:哦,通票。

甲:对,我去那儿通通去吧,啊。

乙:通通去?

甲:同票么。

乙:通票是干什么都成。

甲:我按地址找到那里。这个大楼不错啊。

乙:恩

甲:有吃的有玩的有剧场。

乙:是

甲:我又没事干,就进去玩玩去吧。

乙:恩

甲:我就漫步进来了。

乙:恩。

甲:一层是个游泳馆

乙:哦,可以游泳。

甲:象这个大一个大屋子啊,都是水啊。

乙:好啊

甲:教练过来了,跟我说,下水。

乙:哦

甲:游泳。

乙:让你游泳呢。

甲:我说,我,这么深,我不敢。

乙:恩

甲:我教会你啊。

乙:那没事了。

甲:完了,那下去吧。

乙:恩

甲:我下去了,他教着我。

乙:游着呢

甲:有一个小时。

乙:哦

甲:是好玩。

乙:这真的是很好玩。

甲:一个小时我上来了

乙:恩

甲:我上来了,对教练说,我说今天我们就到这儿了。

乙:累了

甲:实在喝不了了。

乙:啊?喝水去了啊?(大声)

甲:(摸肚皮)实在是灌不下去了。

乙:这灌的,真是。

甲:我上二楼。

乙:哦

甲:二楼一瞧啊,有个小剧场。

乙:剧场。。

甲:里面正演节目了

乙:哦

甲:我可爱看这个玩意了。

乙:那是好玩

甲:我说看了。

乙:对

甲:这台上出来个主持人

乙:对

甲:是个女的。

乙:对

甲:拿着个话筒

乙:哦

甲: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乙:恩

甲:欢迎您今天观看我们为您准备的文艺晚饭。

乙:恩?吃饭哪。

甲:大家都知道黄河吧

乙:恩

甲:黄河被称做我们的母亲河

乙:对

甲:我们要象爱护母亲一样爱护黄河

乙:不错

甲:下面请欣赏

乙:恩

甲:长江之歌。

乙:恩。。。?没黄河什么事啊?

甲:(挠嘴巴)想了想说了半天,跟他没关系了啊。

乙:恩

甲:我站起来,我就走出去了。

乙:这甭看了啊。

甲:我上3

乙:3楼是什么

甲:3楼是那个演马戏的地方

乙:哦

甲:演那个杂技,扔那个球啊。

乙:好玩。

甲:一会工夫出来个大老虎。

乙:哦,那是训兽啊

甲:又出来个大姐,穿的那个漂亮啊

乙:是么

甲:穿的挺少的

乙:恩

甲:逗那个大老虎玩。

乙:对

甲:一会儿,那个女的嘴里弄块糖

乙:哦

甲:搁在嘴里面,呆老虎一张嘴,嘣。。糖给叼走了。

乙:老虎?

甲:底下的观众还鼓掌呢

乙:是好看啊

甲:这叫什么玩意啊?

乙:怎么了啊?

甲:这个就出来卖钱啊?我也行这个。

乙:您也行?

甲:我也行!

乙:那您也来啊?

甲:来一回就来一回!         

乙:哦

甲:把那个老虎牵走。

乙:啊。。。跟那女的我也行,知道嘛!

甲:我先说的,我先来

乙:什么你先来啊?谁跟你排对拉?

甲:你排在我后头啊。

乙:没有。

甲:没啥意思啊,我就出来了。

乙:哦

甲:外面冷啊。

乙:是啊,是冷。

甲:旁边有个澡堂。

乙:恩。

甲:进去洗个澡吧。

乙:恩

甲:刚到门口啊,人家很客气。

乙:哦

甲:先生,这边请。

乙:恩

甲:我进去了啊,把裤子脱下来,栓凳子腿上(动作)

乙:你栓他干嘛啊?

甲:丢了怎么办呢?

乙:这,咳!丢不了!

甲:谁说的?

乙:恩?

甲:我在村子里洗澡还丢了呢。

乙:村里洗澡在哪儿洗?

甲:在坑边上洗的。

乙:是啊,在坑边上没人啊。

甲:没人还丢了呢。那么些人你说谁偷裤子了呢?是吧。

乙:呵呵。。。!没人偷你裤子!

甲:都弄好了吧,伙计看着乐了。

乙:恩

甲:别那样啊,你搁箱子里哪。

乙:对

甲:你管得着么?丢了怎么办呢?

乙:对

甲:我保证你!

乙:恩

甲:你保证我啊?

乙:是啊

甲:谁保证你啊?

乙:嘿嘿。。洗澡还连环保

甲:我码着栏杆往里面一瞧啊,我的娘啊!

乙:怎么了?

甲:到了阴间了。

乙:怎么阴间了啊?

甲:阴曹地府啊!

乙:怎么

甲:一个大池子冒着白气,泛着烟呢。

乙:哦

甲:好几人的身上都弄红了,那是个油锅啊!

乙:是啊

甲:有个老头坐在池边上,喊呢: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你上来啊!!

乙:啊,嘿!!!人那是洗舒服了!

甲:你喊什么啊?

乙: 美了么!

甲:接着又是个大条凳,小伙子们被人打捞上来,在那儿搁着,趴着洗呢!

乙:呵呵。。你不知道那是洗澡,那是搓澡的。

甲:他身上都红了。

乙:哦

甲;我想我来了谁也不怕啊,

乙:恩

甲:站在池子边上,我,我扎个猛子吧我。

乙:啊?

甲:我在坑里面尽扎猛子哩。

乙:这地方不行。

甲:我站好了,我噌一下就下去了。

乙:哦

甲:我上了当了,我

乙:怎么了啊

甲:脚丫子没进水,脑瓜子磕个大疙瘩啊。

乙:对啊,谁让你在这儿扎了

甲:喝两口水,呸!一股臭脚丫子味儿。

乙:那脏的(摇手)

甲:我想这水有鱼没有啊

乙:这里头?

甲:我摸摸鱼吧。

乙:没有

甲:东一摸啊西一摸,摸来摸去没有鱼。

乙:啊。

甲:我摸了一个王八盖子。

乙:王八?

甲:那王八盖子还挺圆的

乙:是啊

甲:我正摸着,前面站起一个人。叭的给我一嘴巴子。说,你这小子,不好好洗澡,摸我屁股干啥。

乙:这个。。嘿嘿。。。

甲:我定睛一看呀,不是别人。

乙:谁呀?

甲:村长呀。

 

 

 

 

 

 

 

 

posted @ 2007-02-05 10:26 Tom Song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