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天回家之后,林萧脱了孝衣,去澡堂里洗了个澡,搓了下背,疲惫的回到了家里。 离过年还有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县城里很多人家,早早的都已经开始准备年货,不过林萧的家里因为刚办完丧事,所以很多事情都是一切从简。 过年的当天,饭桌上只是少了爷爷一人,但不知为何,却显得冷清了许多。 尤其是林萧的奶奶,自从爷 阅读全文
posted @ 2019-09-15 19:39 左潇龙 阅读 (138) 评论 (2)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