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政府软件采购中微软的“软”与“硬”--新浪北美
本报记者赵明“李武强几天后将离职”。11月28日晚,著名IT评论人士方兴东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透露说。李是科技部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司副司长,在诸多一直推动Linux在中国发展的政府官员中,李武强本次是最旗帜鲜明和竭力推动的一个。“很可惜,作为中国Linux和国产软件的重要推动者,李武强将离开现有岗位,去美国担任科技参赞”,方说。 24日,李武强曾在“Linux应用与政府采购”研讨会上抛出《捍卫“政府采购法”尊严》的声明,对京津沪采购微软软件言辞激烈,直斥“违法”。 28日晚7时,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拨通李的手机时,李客气地将时间定在两小时后,再次拨打时李已关机。“这完全是一次‘不如回家卖红薯’的不顾个人安危的愤怒举措”,方说,“这种代价暂时取得了效果”。撤单 28日晚爆出,北京市政府采购官方网站已发布更正公告,北京市政府年末软件采购出现了新变化,原定“计算机操作系统及办公套件正版软件供应商□BKHT2004160-1□分包项目以“采购人要求”为由突然取消,也即意味著原来独揽此项目的微软2925万统一报价方案暂时出局该采购项目。更进一步消息表明,微软正在与北京市政府有关部门展开新一轮商务谈判,消息显示北京市政府还会通过其他方式来采购微软产品。但是“具体数额和套数都会做出修改”,另外,“将不会通过财政渠道来采购微软产品。” 11月17日,北京市政府采购网首次发布公告显示,微软产品代理商北京晨拓联达科贸有限责任公司以场地成交价2925万元独揽“计算机操作系统及办公套件正版软件”分包项目,包括可以提供Linux操作系统在内的国产厂商中科红旗等没有入围,同时还有迹象表明,此次采购微软产品将占据绝大多数份额。这次李武强站出来,改变北京市政府采购的既定事实,扭转这次国产软件的历史性失利,效果不错。方兴东评价说。上一次的2001年,力挺国产软件的是俞慈声。“随著俞慈声和李武强的先后调离,事件平息以后,今后再出现如此情况,还有谁会像李武强一样挺身而出?”方问。转变根据以往经验,虽然北京市政府11月17日发布的公告还不是最后的中标名单,但根据历史经验,入围名单和最终中标名单一般相差不会太大。 10天中,乾坤倒转。有消息表明,原先出局的Linux操作系统有望重新入围。在事先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原本突然入围的微软统一报价方案又突然被一纸更正公告清理出局,这既在大多数人预想之外,又在大多数人的意料之内。在大多数人预想之外的是,3年来,政府采购一直以扶持国产软件的发展作为方针之一,此次国产软件在3年后取得长足进展时,却在津京两地翻船;意料之内的是,微软不会轻松兵不血刃,国产软件不会轻易偃旗息鼓。尽管在最新的公告中北京市政府已经彻底取消了“计算机操作系统及办公套件正版软件”分包项目,但是微软产品还是不会完全出局。“这是北京市政府的一个两全之策”,一位要求隐去姓名的知情者说,“政府这笔钱还是要给微软,只不过不再走政府招标这条线”。按照此前曾经发布的解释性公告看来,北京市政府一些部门的计算机软、硬件和应用信息系统已经缺少微软产品的授权证书,北京市政府或许会通过一些变通的方法来解决此类问题,对微软产品的采购是“不可避免”的。微“软”自去年9月陈永正被微软挖走担任微软公司副总裁兼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以来,微软一直在试图软化各方关系,重新考虑在中国做生意的方法。首先,陈入主微软(中国)后,即著力改变微软在中国大众心目中的形象。2004年初,陈永正曾郑重承诺,微软绝不会成为一个靠打击盗版来维持业务的公司,尽管其中国业务不足全球的1%。陈还宣布,微软将在中国启动推广正版的“明智之选”计划,向个人用户提供更多的安全保障和服务。与此相应,启动“安全策略”,针对病毒泛滥情况所做出响应,包括:免费培训和研讨会、提供免费工具及自动升级功能、安全指南中心、电话支持、最新安全公告以及安全和IT管理展示。其次,陈开始将微软由一个注重产品技术的公司,修正为更加注重客户及价值的公司;由“咄咄逼人的软件寡头”,修正为靠优质的产品和服务去赢得用户的软件厂商。再次,陈永正加速兑现62亿元投资承诺。更为重要的是,说服比尔.盖茨,使微软同意和中国政府共享源代码,以便扫除安全方面的担忧。陈永正为微软中国制定的发展目标是——“融入本土软件经济,成为软件大国。”与此相应,微软中国从公司形象、管理、领导及文化等方面开始转型。原先在国人眼中霸气逼人的微软,被陈永正改造得温文尔雅,无形中得为微软加分不少。微“软”与“几乎与所有地方省、市领导喝过酒、吃过饭”的陈永正,是微软(中国)攻城略地的法宝。“硬”核有些东西,是微软不可能让步的——价格、安全、对盗版的最终态度,以及更为重要的是,其雄心勃勃的市场野心。首先,全球统一的产品价格是微软不能碰触的红线。但让我们拿著发展中国家的收入,去和发达国家购买一样价格的产品,这确实难以接受。“由于没有竞争,微软产品的价格太高了。如果我们无法控制微软,那么我们必须保留选择的权力。”其次,有国外的前车之鉴,如果大规模采用国外软件,如遇关键时刻如台海危机,神经系统将面临瘫痪。即使开放了部分源代码,但由于担心网络间谍,中国政府宁愿采用完全开放源代码的Linux软件。“这是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于不顾”,在此次北京市政府招标采购风波中,李武强等官员就持这样的观点。在有说到盗版,即使陈永正极力回避此问题,但大家不会忘记比尔.盖茨有一句针对中国人的最恶毒的话——1998年7月20日,比尔.盖茨在《财富》(Fortune)杂志上向全世界说:中国人不花钱买软件,喜欢偷(steal)。但“只要他们想偷,我们希望他们偷我们的”。靠抓盗版占市场的微软,一旦缓过手来,还要把辫子还要被抓到手上,到时候如果微软的市场份额进一步扩大,结果自不必说。再有,你不知道微软的市场边界。自1990年来到北京之后,微软王国已经建立了一个业务运营网络,这包括研发、销售、营销、客户支持等,仅次于微软总部。目前其年销售额20亿左右,却依然对外宣称亏损。而国内的用友、金蝶等最大软件厂商才不过几亿,在这样的巨兽面前,任何的大意都是悲剧。微“软”、陈永正与“硬”核间注定的无法统一,无疑还会继续导演变数横生的活剧。
 
posted on 2004-12-01 11:24 Step up everyday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