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23  文章 - 3  评论 - 65  0
  2006年10月9日
摘要: 滨河转新洲向北,平日少至,未料此处甚是漆黑。正当我努力辨认路线的时候,YoYo却来了电话。忙中出错,还好靠近渠化道,我一把打了过去。本是月黑风高,瞬时响起了警铃,2秒钟没过,一辆彪悍的摩托警车横在我车前。我马上把手机挂掉扔到副驾驶的座位下,可高大帅气的警察弟弟还是过来敲了敲车窗,让我把行驶证和驾驶证递给他,然后飘然路边而去。   我傻眼了。我该干嘛?我能干嘛?我被这突入其来的变故弄得有些混沌。估计他没看见我打手机,那是什么问题?我想不出来。这位小弟什么也不说,搞得我莫明其妙。我半带赌气半带糊涂的呆在渠化道上,直到后面的车长长的排起队并高高的响起喇叭。圈套!估计这次是碰上完成任务的了,否则不可能这么快把我拦住,但好像没有拍照,我是不是可以胡搅蛮缠一下?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09 20:29 Jeff哥 阅读 (259) 评论 (0)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