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OI退役

前言

(这篇本来在联赛前写了一点,但是一直没有发布。现在退役了,还是把它发出来留作纪念吧!)

其实,这篇随笔早该在停课时就写,可是我却迟迟没有动笔。
可能是我真的太懒了,或许也是我想要逃避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我看不清联赛以后的路,因此还是决定写下自己内心深处的回忆以及想法,也算是提醒自己吧。

正文

严格来说,我是一个OI生涯足足有五年的Oier,今年是我接触OI以来的第六年。
似乎在我前几年的OI生涯中就没有顺风顺水过。
小学、初一相当于在打酱油,在学校一年甚至学不完基础的C语言,
初二好不容易学了简单贪心,搜索之类的算法,联赛普及组甚至刚好可以踩线混个一等奖。可惜,在错误的理解监考老师的意思后,把文件输入输出删了。
初二联赛结束到初三开学,整个人在信息方面可以说没什么长进,一直沉浸在没拿一等奖的郁闷。
初三开学后,由于学校等各方面因素,我们年级的信息竞赛没有任何人管,学校唯一做的似乎只是借了其他学校的一个口语机房让我们中午去刷题?
当然,在初三,我们经学校推荐,来到了高中部,遇到了我现在的十分认真负责的教练。
在我一直都想要直升的目标下,似乎意识到自己需要信息竞赛的帮助,
因此,在初三的每一个中午,我都和同学一起去那口语机房刷题。
还好,那年联赛,我并没有出什么大的意外。
第一次参加提高组,得了二等奖。普及组也弥补了当初没拿一等奖的遗憾。
直升后的五月,我们就一起来到了高中本部,进行竞赛培训。
说来也可笑,五月这一个月,似乎让我感觉到初中只是在虚度光阴。
月初,感觉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甚至都不知道图,树,堆等基础的结构。
感觉只知道C++这门语言该如何去写程序。
在教练的安排下,我们一起版刷usaco,版刷刘汝佳的蓝书,
最初的我甚至还抄标程,或是不明白做法就对着打。可在身边同学的影响下,我渐渐的明白,现在的不努力,就是在给未来的自己掘墓。
五月,六月是充实的两个月。这两个月,我们似乎每一天都要学新的算法。而且隔几天还要考一次试,基本上每一次考试都会遇到我当时完全不会的算法,因此又要根据当天考试的内容,学习新知识去改题。
就这样,我用两个月的时间学完了所有联赛要考的算法,还有部分省选范围的内容。
到了暑假,于是就开始集训。集训中有各路大神出的各种神仙题,那时的我三题中能够\(AC\)一道题就谢天谢地了,现在想来也是有些\(naive\)。至于讲课对于我来说几乎听不懂,因此当时也没有太过在意。
不久之后,我的高中生活就正式开始了。
出乎意料的是,我高一第一个学期竟然被分到了竞赛班!看着班上搞其他竞赛的大神,以及同组的伙伴,我一下子变得有些恍惚,有点紧张。一想起联赛没考好就不能再分到竞赛班,无法和同学在一起,就忽然觉得压力十分大。因而,在高中的第一个学期,我似乎变得压抑,丝毫没有初中时的放浪,顶多与信息组同学在一起聊天时,才能放开一点。因此在班上也没认识几个人,就和周围几个同学熟悉了一点。
2017年10月7日,这个日子我记得特别的清楚。这是我们第一次月考出成绩的时间,也是我们信息组第一批停课的时间。可能是我不适应高中的理科题型与难度,这一次我考的十分的不理想。而当时一直是在说“文化成绩不好就不要停课,不能耽误时间。”我有些担忧是否还继续让我停课,不过还好没有让我回班学习。
后来连续一个月的考试,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一场醒不来的噩梦。每天都是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问题而挂分,什么数组开小或开大,爆\(int\),算错复杂度,打伪算法,没有特判\(-1\)之类的各种低级错误我都在那一段日子里犯过。说自己不烦躁是不现实的,联赛将近,我却犯着各种低级错误,更为恐怖的事,在联赛前两天,我和初中生一起考试时,竟然又因为数组开小而被他们脚踩?自己不禁对于联赛当天会不会犯这种错感到莫名的恐慌,就这样我慌了一个月。
2017年联赛提高组Day1是一个注定让我永生难忘的日子。那一天,我尽力的平复自己的之前心情,试图以平常的心态完成考试。可是,刚打开联赛的第一题,那个让我很难忘记的题目——凯凯的疑惑,我刚刚平复的心情,一下子紧张起来,我竟不会做这一题。心里不断对自己默念:联赛的第一题一定是每一个人都会做,是最简单的题目,我一定可以把它做出来,联赛从来没有考过找规律题,一定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推式子的题目。带着这种执念,我开始用扩欧推式子,最后竟真被我推出来一个与扩欧有关的式子,两个样例都能过,自己随便手捏一组小的也能过。我看时间不多,便没有对拍,就继续往下做了。(剩下的事,也不必多说了,我都写在去年的总结当中)(事实证明当初的不努力是在给未来的自己挖坟,usaco上的原题呀,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白版刷了)。
我当天是真的含泪出考场的,心情无比的低落,我清楚的知道联赛Day1T1做错了,基本上就给自己那一年中的所有机会给断送了。
看着同学们去浙江,北京参加各种赛事,落寞只能独自一人藏在心中,依旧强颜欢笑着面对生活。然而内心一直在不停的悔恨自己联赛中犯的过错,甚至现在还在想着如果当初我拿到400多分,现在的自己是不是会变得不一样了。不同的环境,或许可能真的会不一样,但是一切都已成定局,无法再改变了。
一年的恍惚时光过得真的很快,高一下学期我被分出竞赛班,到了高中所有班级里面最严格的班。班主任每一天都催着交作业,以至于那一学期竞赛并没有学习太多的新知识,成绩也只是保证不掉队、能听懂课罢了。
暑假,感受了一下全国赛的氛围,围观台上的各路大神讲题目,上一届没能保送的大佬也都退役了。
八月份,便迎来了新一轮的联赛集训,我暗自下定决心自己的OI生涯不能留下遗憾,起码也要亲身参加过每一个赛事。
的确,在八、九月时,我每天的考试成绩并不算差,基本上可以保持在十名左右,有时犯一点小错误,也就大概十五名。
对于信息强省强校,这样的成绩已经足以让我为下一阶段奋斗。
可是,当在十月的时候,历史仿佛再一次重演。
恰如去年联赛前一个月般,在这个月内,所有OI选手能够犯下的低级错误,我几乎全部犯过。自己的心态也变得越来越糟糕,对于考试,内心也产生一种莫名的厌烦。
我无数次的想要改变自己的心态,使自己尽量保持平和。可是,错误层出不穷,我实在难以宁静。我无时无刻不感觉到,自己似乎还有很多东西不会,很多东西不熟练。
终于,艰难的一个月过去了,我又一次站在那熟悉的地方。
今年的Day1的确不难,不过还是出了一点小意外。Day1T1那题的原题,我的确是没有任何印象,那一题的原题是我两年前的联赛前刷的。发现结论后,题目难度十分简单,因此我刷过之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印象,当时可能只是觉得代码特别短,特别的简单。今年在考场上再次看到这题也很无奈,当时的确想不到什么特别优秀的算法,先打了一个暴力,发现最卡的情况也超时不多。于是,我很自然的想到优化暴力。因此,我Day1T1就洋洋洒洒敲了一个线段树上二分,细节还调了一会,不过还好,至少还是在一个半小时内解决掉了,总比去年最后时刻发现炸了好。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数据结构解决思维弱点”。T2我对着两个样例看了十分钟左右,发现组合起来相同的可以直接省去,然后就很自然的可以想到用一个简单的背包就可以解决了。还剩一个小时左右,我做到了T3。T3当时一看就是一个二分答案在判断可行的题目,想打正解打了20分钟左右,突然发现可能自己想的做法还有一点细节上的问题很麻烦。眼看只剩40分钟左右,我心想还是先打个暴力拿点分。没想到这个暴力一打就是10分钟,最后剩半小时。这题的部分分其实很多,如果我最后半小时去打,可能可以达到70分左右。然而,我做出了让我最懊悔地选择,我心想Day1,230也挺不错啦,先保证前面两题是对的再说!于是,我去对拍前面两题了。最后这半小时,我没有再看最后一题。
考完出来之后,我惊讶的发现,大佬人均300?大众分270?第一题是原题?这我是真没想到,于是,我又慌了起来,Day1就比他们少了40分以上,这怎么追呀?大家的水平差距又不是那么大,有点难度呀。
带着不安的心情开始了Day2,Day2T1由于数据范围不大,所以难度不大,本来我准备打一个tarjan求割边,再枚举删边去做,后来发现数据范围特别的小,直接暴枚删边就行了,可惜,我自己实现的时候用了一首骚操作,我存图为了满足字典序最小,直接开了一个优先队列当邻接矩阵用(这我也是醉了,什么瞎操作),最后好像T了2个点。当到Day2T2的时候,我彻底的慌了。一看数据范围是状压dp的样子,想着自己状压dp并不太行,但是其他人可能都会,这样就彻底凉了。所以我想要在这题上搞更多的分,看到暴力分似乎很少,但是好像有几个特殊点可以试着找规律?所以我开始打暴力,但,更令人崩溃的是,暴力调了半小时没弄出来?我当时并不清楚自己的暴力只能过n=2的点,我看样例跑不过,一心认为这个一定是错的。结果最后n=2的规律都没有写,更不用说其他的了,只能匆忙打几个表,随手推个式子去写规律。我的确在T2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毕竟我以为人人都会,就我不会,我不拿分就很尬。。。以至于我看第三题时,时间已经不多了。扫一眼题目,心里一惊!这不是个ddp么。。。时间不容我多想,直接打了一个45分最低档静态dp的暴力就已经接近结束了。
走出考场,望着那蔚蓝的天空,我清楚,我的竞赛生涯大概要到此结束了。可是,我的心中还抱着一丝幻想,万一大家今天考的都不太好呢?万一我T2随手推的式子对了呢?万一我真的能卡着线进呢?抱着这种不太可能的想法,我毫无心情的参加中午的聚餐,每年联赛或省选的最后一天都是在这里结束,这次,我可能真的要结束了。
联赛过后就要回班上文化课,可是我的心却完全静不下来。虽说知道已经希望渺茫,可是我始终放不下这伴随了我六年的信息。
一个礼拜后,成绩出来了。一等奖还是比较稳,分数也超过了很多,可惜,我还是没能够踩进校内规定的排名中。将近400分,连最后一搏的机会都没有,当初的豪言壮志终究只是一句空话,或许,这就是身为强省强校的一名弱Oier的悲哀吧......
在竞赛的道路上,我奋斗过,我迷茫过;我快乐过,我难受过。
或许这就是竞赛的别样魅力,在苦与乐的交织中不断成长,在花样的青春中不断逐梦。
教练常说,“竞赛是强者的游戏”。
或许我的心态永远不能让我成为竞赛路上的强者,我的心态真的不适合让我再搞竞赛。
如果上天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再一次选择最初的道路,我只能说,无悔OI生涯。
我的OI生涯大概真的已经结束了,可能只有高考的压力才能让我更好的磨练自己的心态。

后记

这个博客我自然不会放弃,所有提出的问题我有时间都会进行解答。至于关于算法的文章?这段时间肯定是不会有了。不过,等我到大学后可能又会写新的文章?OI生涯已经结束,或许后面等待我的是ACM?加油吧!

posted @ 2019-01-21 00:38 pengym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IT发烧友,一个真正的技术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