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人类简史》 | 一本很值得读的书

    读这本书用了将近一个月,到今天才读完,是一本很值得读的书,兴许以后还会重读。一开始我以为是讲历史的书,兴趣并不大,由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著,林俊宏译。但偶然打开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它讲的是人类历史背后的本质,解了我很多困惑。

    开篇就讲物种的起源,智人是如何起源到灭掉其他类“人”(尼安德特人)蔓延到各大洲,这里智人是“人”的一种。这种物种的起源理论可能会带来种族主义,因为现象就是更明智的人种干掉了不知合作的人种,所以愚蠢、劣势的人种就该淘汰,这是物竞人择的结果,是自然的规律,达尔文或许也没想到他的理论会被希特勒种族主义的理论根据。

    但现今即便是再偏激的人,也不敢对外声称某某国、某某人种就是应该被取代,低等。他们用了另一套“文化主义”来说明,我们社会秩序、经济体制、法治就是比那些“难民”的更高级,两种文化等级有差距,那相处也并不会好。他们并不从物种本身去强调,而是从文化上。我看来,这或许说得对,毕竟现在都还有不同习俗的人结合后有家庭矛盾的。(我是个文化主义者?)

    人类之所以成为万物主宰,是因为人能够进行大规模的合作,而不是基因上有什么大进化。任何社会秩序,政治、经济体制,都是因为当时人民相信它,才得以维持。就如现代人们相信民主自由、人权、男女平等一样,为什么人会有权力和义务,这一点上,卢梭的《社会契约论》里说,人民将自己的权力全部交出来形成一个整体,那么对于人民来讲就都是平等的,理论的依据就是人生来自由与平等。那就有问题了,“人为什么生来自由与平等”,当初读到这时候我也说不出道理。也是读到虚构的想象社会篇章才想到,原来答案就是,因为现在的所有人都相信人生来自由与平等,就是大家都相信,才使得这设定有效。

    但是,现今社会没那么公平。寒门难出贵子。这是因为,第一,大多数的能力需求培养和发展,但机会不是人人平等,常常由身处社会的阶级来决定。第二,就算身处不同阶段的人发展出了完全一样的能力,因为他们面对的游戏规则不同,最后结果也可能天差地别。这种情况是恶性循环的,寒门子弟得到的资源、机会少,于是所产出的成绩也就更差,就又低人一等,寒门更不受待见,导致得到的资源、机会少。

    关于资本主义,这部分内容讲述很多,以及衍生出的消费主义(想要快乐,就该去买更多的产品、更多服务)和浪漫主义(必须尽量累积不同的经验,不同生活体验),但到底何为资本主义,文中有明确的教条,“生产的利润,必须再投资于提高产量”。我还是有疑惑的地方,就是眼看现在的中国,更多是资本主义的影子,那到底何为社会主义,难不成现在是个伪社会主义。这问题只能先记下,以后在寻找答案。

    另外一个就是国家开战的问题。作为中国人,在领土被侵犯时候,我们比国家还急,我们常说着,都这样了就只谴责,派军队,开战啊。很多时候,都只有新闻上的强烈谴责,是国家打不过吗,还是不敢打。看此书后才明白,不是不敢打,而是不能打。现代环境下,各国之间的经济、政治、文化关系紧密,互相影响,国家的独立性正在迅速消失,战争这件事不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而是世界的问题。如果中国对觊觎南海的国家开战,先不从军费上会有多大消耗,单从国际司法干涉、舆论的监督,都够中国受的。朝核问题也是,已经不是朝鲜的问题,而是个国际问题。

    地球的资源会被人类用枯竭,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认为的。书中说,在最近的百年间,人类科技的进步,也寻找到更多可使用的能源、资源,即是某些能源枯竭,那还是有可替换的,这里的关键点就在于,到了那个时候,那时的技术又寻找到新的替代能源,那么就不会有资源枯竭问题。这看起来挺有道理,姑且这么认为吧。

    书中举例子常常是古中国、古印度、古罗马帝国各来一遍,套路了些,并且中国的描述,部分不能苟同,读的时候也需要有所辩驳。其他对父权社会、宗教的泛神论、多神论、一神论、二元论、自由人文主义、社会人文主义、演化的人文主义的阐述,我暂无思考点。书的最后,谈到了快乐的问题,现如今的人,真的比以前快乐吗,快乐由经济和地位决定,还是家庭、社群,结论上是后者,并且知足常乐。

    但,人永远是不会满足的。

附录

1、现代科学与先前的知识体系三大不同之处:

(1)、愿意承认自己的无知。

(2)、以观察和数学为中心。

(3)、取得新能力。

posted @ 2017-12-10 16:11 海角在眼前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