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围城》

    《围城》是钱钟书先生所著的长篇小说,1947年出版。“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是广为流传的一句话。读该书是想自己目前在广州的窘境,书中的“围城”对广州这座“围城”,有什么可思量的。

    未看之前,还以为应该是一个积极进取但又对现实无可奈何的人的纠葛过程,但没想到钱老爷子却给了个不学无术,自作聪明的方鸿渐来恶心人,才惊觉这是部讽刺小说,而以我感觉到的恶心程度,文学家的伎俩是彻底地成功。

    故事从方鸿渐在国外混了几年,买了个文凭回国开始,谈了场失败的恋爱,经前情敌刘辛楣介绍到大学教学,一年之后就被赶走返回上海,返回途中与孙小姐结婚,婚后争吵不断,终至极限,老婆走人,故事就戛然而止。

    我是真不喜欢这本书。书中的方鸿渐让我觉得恶心,看得时候就想赶紧看完,晚了就会沾上毒药,呼吸都不得顺畅,气息在口腔和肺之间紊乱着,心念这恶心人的剧情何时才是尽头。该人就是个,“无能之人,无力处事,身似浮萍,痴心妄想”的人,这么个人的沉沦和苦楚,有什么吸引人的,该是如此。

    刘幸楣评论方鸿渐一句话,“你不讨厌,可是全无用处”。前期我也还这么认为,他只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尬聊,可是后来的自作聪明,弄巧成拙,本事小,脾气大,就让我满脑充满了负面情绪,其他人的好坏我是已不在意了,也不再关注围城有什么深层意义,我就看方鸿渐还能干出多少蠢事。 也幸得唐晓芙最后没和方鸿渐在一起,不然会像孙柔嘉一样在内受气,不得安生。

    看讽刺小说简直是替主角遭罪,本想放上那一段尬聊,但想想还是饶了自己。

    婚姻之前应该是恋爱,谈到爱,爱是否与学识有关,一个无才之人情是否真切?可以借用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作为遮掩,但又想之前智商该是正常,才有降为零之说。爱是一种感情,感情又受人主观影响,而世界观、价值观又被学识所影响,所以爱该与学识有关。无论学富五车还是才疏学浅,都不能决定爱是否真切,但是学富五车的总要比才疏学浅的更受待见,更加宽容。无才之人即使情感真切,但外人看来毫无用处,所以辨明真伪也无意义。

    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书中引用了两条类似语句,被围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结婚仿佛金漆的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这条用来蕴意有好处与束缚的句子,应该是引用的,但这不重要。大多数人觉得围城应是婚姻和事业问题,是可以这么认为。但我认为,对方鸿渐来讲,与其说婚姻和事业是他一个个围城,还不如说他的围城就是他自己,他的无能是竖立的高墙,无论做何事,都要翻越这城墙,既痛苦又无可奈何。

    好吧,我对方鸿渐的意见颇深,但书除去剧情,文章对内容描写是很细致、专注,看起来振振有词,但又不显矫揉造作。

    我还模仿其风格写了一段,“今天的天气甚是舒适,昨天还长裤外套,早晨的秋高气爽就迫不及待地替你换上最钟意的短裤衬衣,走在路上思索着今晚该有最惬意的睡眠,前几天加上的床垫兴许会带来点热意,但留下应也是舒坦的,或许可把被子堆到一旁,那自己与自然的清爽就应该是平衡绝妙”。

    把一件稀松平常的事,用多个角度去观察描述,甚至发散到物件周围去想象思考,那么写出来的就有那么点意思。

摘抄

1、世界上大事情像是可以随便应付,偏是小事倒丝毫假借不了。

2、一个人应该得意,得意的人谈话都有精彩。 

posted @ 2017-11-12 19:13 海角在眼前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