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还俗

邮箱 key_ok@qq.com 我的收集 http://pan.baidu.com/share/home?uk=1177427271
posts - 236, comments - 8, trackbacks - 0, articles - 0
  新随笔  :: 联系 :: 订阅 订阅  :: 管理

最熟悉的陌生人

作者:张慧桥

 

枪与玫瑰”
  负责审讯的兄弟真是好样的,回来后的第四天上午就让黄志深那小子招了出来。
  这可真的不容易!
  现在公安部对我们审讯工作有很多的规定,其中一条就是不准刑讯逼供,就是嫌疑犯再拽,我们还要这饭碗的话,也就不能打他。
  当然我们也不能象一灯大师还有空见大师为了感化裘千仞和谢逊那样,跟罪犯讲佛经打谒语还让他们拳来胸挡啦,这就要求我们用足用活法律,打好心理策略战,这真是门学问,象我在这方面就还做得不够。
  有时候在老虎嘴里拔个牙可能要比从活人的嘴巴里掏出一句话容易得多。
  不管如何牢靠的嘴巴,都会有空隙。
  因为只要是人,就避免不了有人性的弱点!
  我们曾让一个强奸杀人的哑巴俯首认罪,更何况一个正常人呢?
  从黄志深携带手机近期的通话纪录及其今天上午的供述分析,“三剑客”杀手团伙的首犯冯永强目前的落脚点应该是在福建厦门市他在泰国时认识的一个死党的小别墅中,这老狐狸,倒也懂得“大隐隐于市”的道理,“跑路”还住别墅呢,但不管你象本。拉登那样钻山洞还是龟缩在哪个国家哪个角落,只要你没有从人间蒸发还在这个星球,我们都会有办法将你揪出来!
  根据黄志深的交待,在各自“跑路”的时候,为了安全起见,他们都彼此不知下落,一直没有联系。近日,蛰伏了一段时间的冯永强突然用一个陌生的手机打电话来说,最近看来风平浪静,想重出江湖做一单“大生意”。
  也正是这通电话让这只老狐狸露出了尾巴!
  当即,支队启动了相关的运作程序,我们重案组的成员也接到通知回家稍事整理,吃过午餐后12时30分准时出发到厦门执行抓捕任务。
  我回到宿舍,收拾了几件衣物及日常用品,打电话到餐厅叫了份快餐,边吃边上了网,在OICQ上发了个信息给“蝶恋花”告诉她我有事要做,可能几天不能跟她联系了,检查了一下邮箱,颇费了一番心思地发了张很漂亮的卡片给“蝶恋花”。
  晚上十时许,我们抵达了厦门市公安局。
  十二时,我们会同厦门警方的八个人悄悄地将冯永强藏匿的那栋两层的小别墅包围,为确保万全,在周边的制高点上,厦门警方还从武警调集了两名狙击手,完全控制了这个区域。
  通过特殊手段的侦查,冯永强目前确实呆在这栋小别墅里,但不能确定他在哪个房间。
  经过综合的分析讨论,我们确定了从一楼、二楼同时跟进的强攻方案。田队、老周及厦门警方的二名队员负责一楼,我、何靓仔和厦门警方的两名队员负责二楼,剩下的人员负责外围控制。
  我们这一小组悄无声息地攀上了二楼……
  随着田队的一声令下,一楼、二楼的大门被我们在极短的时间内撞开,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响……
  我握紧手 枪,率先带着我们这个小组冲进二楼客厅,我们用手电迅速检查了视线范围内的状况,厦门刑警打开了客厅里的灯光,只见桌上乱八糟地放着报纸杂志和快食面袋子,客厅里没有人!
  这时,楼下传来了乒乒乓乓的撞门声、吆喝声、脚步声……
  听得出也还没发现冯永强的下落……
  二楼有四个房间,房门都紧闭着……
  我们踹开了其中一个房间的门,仔细地搜索目标,没有任何的发现……
  我们再踹开另一个房间的门……
  在何靓仔跟进的手电扫射下,我看到一双野兽般冷酷充满着杀机的眼睛,一支黑洞洞的枪口泛着蓝幽幽的妖异冷光……
  这一瞬间,我第一次感到死亡离我是如此的近,近得好象可以听到它沉重的足音,一股死亡的冷锋从脚底凛冽地升起……

 

 

“蝶恋花”
  我静静地坐在房间,麻木地看着电脑屏幕。
  我拿出那包“555”香烟,点燃了一支,缓缓地吸进肺里,有种闷闷的感觉,然后重重地吐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点燃一支烟吸进肺里,然后重重地吐出来,那些心里的快乐悲伤或是不痛快好象都吐出来了,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感受……”
  我想起了“枪与玫瑰”的一句话。
  但我现在为什么感觉不到心里的悲伤能够随着辛辣的烟而吐出来?甚至眼泪也在难以抑止地流淌着?
  “枪与玫瑰”,你欺骗了我:烟是不能够稀释悲伤的!
  “枪与玫瑰”说他抽的是他那里本地产的用绞股蓝特制的“五叶神”,这种烟在宁波找不到。
  有一天我在街上逛的时候,我仿佛闻到了“枪与玫瑰”身上那股淡淡的烟草味,不知怎么的突然很想抽烟。
  在烟架上,“555”映入了我的眼帘,它突然给我一种很悲伤的感觉,因为这个数字代表着网上的哭泣……
  那一支支白色的烟静静地躺在淡黄色的盒子里,似乎每一支都蕴藏着深切的思念和忧伤,也只有在它们被点燃的时候,那些思念和悲伤才会被释放出来。
  聊天室里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一切都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每天晚上基本上都是那么些熟悉的名字,他们也还一样的一语不合就呼朋引伴地过来开喷,直骂到op来踢人了还不愿罢休。也还常听到他们老公老婆地叫得欢……
  唯一变了的是“枪与玫瑰”已彻底地从这里消失了。
  他已整整消失了四个月了……
  是的,网路就是这样的虚幻及不真实,为什么一个人灭失于网路后,不会引起其它任何人的重视?
  但就算是虚幻和不真实,也会让人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伤心呵……
  他去“做事”了,还是出事了?我心里一直在反复地问。
  我发信息他从没有回过,打他家里的电话,系统回复说是空号,打他手机说是暂停使用。
  我已经没有了任何能够跟他联系上的办法……
  我一直安慰自己:他只是去“做事”了,去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了,就象是电视剧中的警察经常去做卧底那样,不能够随便跟外界联系而已,任务完成了也就会回来的啦!
  但我心里却又非常的明白:“枪与玫瑰”肯定出事了,只是我不愿意相信罢了,不然的话,象他那样言出必践的性格,他绝对不会象网上那些小孩子那样不负责任地一声不吭地溜走的,他舍得我吗?他就忍心连声告别都没有就离开了网路,离开了我?
  “我怎么舍得咱家这个如花似玉的丫头那么傻没事找事去找死呢,我可是还欠你一顿夜宵的呀,呵呵呵……”
  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聊天时他对我说过的一句话。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他那大大咧咧一脸的满不在乎的模样,象他这么坚强乐观的人,难道也会有什么事情吗?他可是从小就扎着马步背唐诗的呀,他可是被枪顶着脑袋也面不改色的呀,他这样钢铁般的人物也会有事?
  “枪与玫瑰”,你不会有事的!
  你一定不能够有事,你跟我说几句话好吗?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你就好好地过你的日子吧,你忘了我也没有关系,你欠的一顿夜宵我也不要了,请你让我知道你还好好的活着好吗?
  我真的很担心你……
  我常常整夜整夜地睡不着,我想我是患了严重的失眠症了,我就这样整夜整夜地对着电脑屏幕发呆。
  我的同事都默默地看着我在春风中一圈圈地消瘦下去……
  这四个月来,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哭,每天都告诉自己从现在开始不要再为他流一滴的眼泪,网路上开始的爱情,就让它结束于网路吧,既然没有了他的消息,既然他就这样一声不响地离开了我,我为什么还要这样的自己跟自己纠缠不休跟自己过不去呢?
  但我仍然鬼使神差般地坚持着每天晚上守候在,万一他就这么突然地出现了呢?就象我们第二次聊天时那样,让我苦苦等待了一个礼拜后,在我就要放弃的时候,他突然就出现了!
  这样的奇迹还会出现吗?
  其实我心里非常地明白,不可能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因为他有我的电话号码,一个他知道无论何时都在为他等候的号码!
  我打开了邮箱,看着他最后发过来的那张卡片和文字,听着那首熟悉无比的被制作成midi的乐曲《最熟悉的陌生人》,不禁悲情难抑……
  四个月前,我们最后一次聊天后的第二天我仍是历历在目……
  那天,我上了网,看到了他发来的信息,原来他又“有事做”了,心想,这就意味着以后几天又会跟他失去聊系了,我一点也没想到竟然会一别成永诀……
  “记得去邮箱看看丫:)”看完第一个信息后,又弹出了一张,我仿佛看到了他那神秘兮兮的样子……
  邮箱里静静地躺着一封他发过来的未读邮件,我迫不及待地用鼠标点击打开,不能跟他一起说说话,我也只能看看与他有关的事情了……
  看着浏览器中的进程显示条一点点地涨上去,我心里是那么迫切地想知道“枪与玫瑰”跟我说了些什么……
  他这人很粗心,可能是因为常常在网上见面的关系吧,平时很少写信给我的,我的邮箱里经常放满了聊友们送来的美丽异常的鲜花,就是没见过“枪与玫瑰”送过一片树叶一根草给本姑娘。
  嘻嘻,他的名字中不是有“玫瑰”了吗?让我天天都听到“玫瑰”花语了,所以做人还是知足常乐点好吧!所以我就美人不记男人过啦!
  突然,那首熟悉无比,曾让我无数次在黑暗的夜里听得热泪盈眶的歌响了起来——《最熟悉的陌生人》……
  伴着这首动人的音乐,是一幅浪漫纯美的画面:高耸的森林里,一个男生一个女生并肩坐在篝火边,心弛神往地仰着头望向森林外的星空,象是在向往着什么,又象是在倾诉着什么……
  伴着音乐,一行行淡入淡出的文字慢慢地升了起来……
  丫头:我这几天在忙你认识的那个小子,没能够上网陪你,忙起来打个电话都不方便,几天没听你声音了,挺想念的,你过得好吗?一定没有在想我吧?想了?那我怎么没有打喷嚏呢?呵呵……我不在的日子里,你记得一天至少要想我三遍呀:)因为我每天都会想你好多遍,我猜你每天都会莫名奇妙地打好多个喷嚏吧?哈哈哈……
  丫头,我真的要感谢你,感谢你走进我的生命,更感谢你愿意走进我的生命,你的出现,让我对生命充满了热爱……
  丫头,我要告诉你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哈哈哈,还是改天告诉你好了,忙完这阵子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真的希望哪一天,我们能象这对森林中的小孩那样,在安静的夜空下一起寻找快乐的心情,相亲相爱,如同呼吸……
  想你三次?我每天在梦里都不止梦你三次了,那你一定是每天都象重感冒一样喷嚏打不停了……
  “枪与玫瑰”,我恨你!
  这时情人分手时最常用最俗气最没有水平的的一句话,但我还是将这句简单的话发给他几十次……
  真的,“枪与玫瑰”,我是真的恨你了,因为你说话不算数,你这个森林中的约定只是随便说说而已的吗?还有那个令我好奇无比的惊喜,到底是什么呢?
  现在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惊喜那应该是你的突然出现吧!
  会吗?
  我期待着……
  哪怕这样的期待很无望……

 

 

 

“枪与玫瑰”
  我平时所受的训练在那个生死关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面对着冯永强的枪口,我那灵敏的反应救了我的命,真要感谢阿公外公那两个老头子!
  我在那间不容发之际,果断地扣动了板机……
  子弹从冯永强的额头正中穿过,冯永强当场毙命了。
  我就这样顺理成章地成就英雄!
  我从来没想过当英雄的时候是如此风光……
  看来阿公那老头子在朝鲜战场立过二等功三等功回家乡还披红挂彩授匾风风光光上了瘾了吧,要我当警察原来还有这样的深意的,唉……那老头子现在还在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呢?
  “三剑客”案件侦破后,一批涉嫌买凶杀人的幕后指使者也鱼贯入网,这个系列案件的成功侦破造成了极大的轰动。
  我们专案组立了个“集体三等功”。
  我个人也因表现突出,被省厅批了个“个人二等功”,一等功是不要去想了,我们那些牺牲了的手足有许多还立不上个二等功呢……
  功名算得了什么呢?古时候是“一将成名万骨枯”,我们现在拼了这条命也只是立个功,这又算得上什么呢?
  这便是一种荣誉吧!
  一种对我们存在价值的肯定!
  其实我们心里明明明白“死去原知万事空”的道理,但我们却仍然是前赴后继地做着许多人不愿意做的事情,哪怕是明知道危险,我们仍必须英勇赴死,那是为了什么呢?
  这便是被人们讨论了几千年的人生价值吧!
  生命有一种灿烂,那就是迎接艰难!
  在艰难面前我们退缩了,那么我们的生命也就失去了奋斗的意义了。
  自古艰难唯一死!
  一代枭雄曹操都说出这么一句丧气话,也难怪有那么多的人“忍把浮名,都换了低斟浅唱”了!
  不管如何,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的。
  我们当初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又何尝不是被那些英雄主义的情感感动着?又何尝不是被那种神秘、惊险、铁血交融的行业特点所吸引?
  如果你参加过那些生死系于一发的战斗,你就会体会到一种令你心脏不由得颤抖的,名字叫做理想主义的丛高情感,你就会理解到我们所付出的鲜血和生命的含义……
  套用一句广告词就是:我选择,我喜欢!
  如果一定还要加上一句话就是:我愿意!
  当了英雄的感觉是挺好,我还得到了不少以前都没想到过会有的待遇!
  我从以前住的六楼的单身宿舍搬到了一个风景优美的住宅小区的一楼,二室一厅,窗明几亮,和往日的宿舍不可同日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