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博客园 首页 新随笔 联系 管理
  1623 Posts :: 0 Stories :: 501 Comments :: 6 Trackbacks
炒股,看雪球就够了
每晚雪球菌给您离真相更近的剖析
巴菲特凭借投资,使自己的财富长期位居全球富豪榜的前5位,大家一定有很多问题问他,其实大家想问巴菲特的这些问题,绝大多数别人基本都已经问过了,在每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都要回答很多问题。
雪球菌今天分享的这篇文章就是雪球用户沈潜对一些经典问答的汇总和思考,相信能帮助大家更好的学习巴菲特的投资智慧。
一、好生意与护城河
1、巴菲特:当投资机会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会按照我们脑子里的筛选条件一条一条地过。我们俩都是这样的。可能用不上五分钟,我们就能看出来,行还是不行。就是一条一条地筛。
我们的第一个筛选条件是,这个投机机会我们能不能看懂。这一条就能把很多投资机会排除掉。要是这条通过了,我们很可能做些投资。我们不是从具体哪个行业出发。
我们喜欢的公司是那些有护城河的,我们能预见将来的消费者行为。只是与二三十年前相比,现在预期消费者行为更难了。在衡量投资机会时,我们会看当前的投资收益率、将来的投资收益率。
点评:综合全文,巴菲特的几条筛选标准大致是,自己看得懂、具备强大护城河,未来会延续较高的投资回报率,公司管理层靠谱可信,价格合适。
2、问题:您在分析投资对象时,会关注哪些方面来找自己的最佳击球点?
巴菲特:好机会基本上是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的。我们能看出来,一家公司现在有一定的竞争优势,而且我们能确定,5年、10年、20年后,它仍然能保持当前的竞争优势。这家公司的经理人是值得信任的,能认同并融入伯克希尔的文化。最后就看价格了。
在买一家公司时,我们要判断现在投资这家公司,将来它能创造多少收益。未来创造收益的确定性越高,投资机会越好。
我们买的第一家好公司是喜诗糖果,它可以说是一个分水岭。喜诗糖果是一家小公司。1972年,在考虑是否投资喜诗糖果时,我们考虑的是人们将来是否仍然最爱吃喜诗糖果,是否仍然只选喜诗糖果作为礼物。我们很看好喜诗糖果的经理人。它的税前利润是400万美元,我们花2500万美元买下来了。
我们买喜诗的主要原因就是,我们认为人们不会选价格更便宜的糖果。人们不会的。情人节送糖果的时候,你要是说“我买了便宜货”肯定过不了关。我们判断,喜诗糖果有某种特质。当时,我们不知道喜诗能否把这种特质保持到2017年,但我们判断它至少能保持到1982年、1992年。很幸运,我们判断对了。从那以后,我们就找喜诗糖果那样的公司投资,只是投资对象的规模更大了。
点评:与喜事糖果类似的公司,你能想到哪些呢?可以看下这些公司的历史K线,简单算下他们的收益率,是不是觉得投资简单了许多?
3、巴菲特:我们买入美国运通、富国银行、联合航空、可口可乐的时候,我们很清楚它们都会遇到自己的问题,不可能一帆风顺,不可能没有任何竞争。我们之所以投资这些公司,是因为我们认为它们有很强的竞争优势,我们看好它们的财务策略,看好它们的行业地位。
我们投资过很多公司。投资每一家公司,我们都是看它是否具有可持续的竞争优势。我们发现,只要你生意好,肯定有竞争对手来抢生意。我们要判断一家公司的产品、经理人是否足够出色,能够击败竞争对手。
竞争对手始终有,不过我们投资的公司基本都有各自的优势。只要生意足够好,哪怕是像喜诗糖果那样的小生意,你就拥有一座经济城堡。在资本主义制度中,总是有对手要把你的城堡夺走。你的城堡周围最好有能防御对手的护城河。你的城堡要有一位优秀的骑士驻防,把掠夺者拒之门外。竞争无时不有。
刚才的问题中问了,我们花多长时间评估我们重仓投资的公司。我每天都花时间思考。我想查理也每天都花时间思考。
点评:人世间存在具备强大护城河的公司,但没有完美的公司,我们要对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做出清晰的判断,找出公司护城河的关键所在,抓住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把这个问题想明白了,既能节省你很多低效工作的时间,又有较大可能会提升的投资收益率,但要想做好,真的不容易。
4、巴菲特:我们在不断尝试中明白了哪些事是不要做、不能碰的。很多生意太烂了,根本别碰。只要不碰它们,就成功一半了。我们可吃过苦头。只有经过过烂生意的折磨,才知道什么是好生意。
点评:以我过去投资的血泪教训看,垃圾公司即使估值再低,也不要买,买一个垃圾公司,时间就是你的敌人,时间在不断地损耗价值,即使你是在低估时买入,也会因为价值损耗,在持有过程中公司变得高估。
二、估值
巴菲特:估值没那么简单。人们总是想得到一个万能公式。这样的公式确实有,问题是你不知道公式中的变量该是多少。所有的价值都是这么算的,就是未来现金流的折现。至于市盈率,每个指标都有它特定的含义和用处。但是,在真正给一家公司估值时,不可能简化到一个公式,只要往里面填变量就可以了。
不可能只用一两个公式算一下,就能判断出整个市场或一家公司,是低估还是高估。最重要的是将来的利率。人们经常把当前的利率放进去,认为用当前的利率最合适,毕竟这是市场的判断。根据 30 年期债券的利率,可以看出人们对投入资金 30 年的收益要求。还有更合适的利率吗?说不出来更合适的利率,不代表我们可以理所当然地使用当前的利率。
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你真要学会给公司估值,你最好亲身尝试一下经营烂生意是怎样的体验。有的公司是做的是好生意,谁都能经营。有的公司做的是烂生意。在烂生意中摸爬滚打两三年,你会对生意有很多领悟。不知道查理怎么看,我们确实是这么过来的,烂生意教了我们许多。做过烂生意,才知道烂生意有多烂,你再怎么努力,都没用,智商再高,都没用。你肯定能从中学到很多,就是别陷进去出不来了。
点评:在新手心中,估值是投资中最重要也是最难的事情;在老手的眼中,估值是投资中最不重要也是最容易的事情。估值是真正看懂公司生意之后,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脱开对公司生意的理解谈估值,基本都是盲人摸象、刻舟求剑。
三、关于具体公司
1、苹果、谷歌、亚马逊
巴菲特:从对护城河和消费者行为的分析来看,与其说 Apple 是一个科技公司,不如说它是一个消费品公司。Apple 的产品确实有科技含量,不过 Apple 的客户群与 IBM 的客户群完全不一样,不能用同样的方法分析。
查理·芒格:我们以前不投资科技股,是因为我们觉得别人比我们更有优势。不能和比自己强的人比。要说我们在科技股方面,最严重的错误是什么,我觉得是我们能看懂 Google,却错过了。我们早期在 Google 投放的广告效果显著。我们没投 Google,不应该,对不起股东了。我们能做到的,却没做。这样的错误,我们总是犯。
巴菲特:Jeff Bezos 在零售业和云计算领域都有所建树。他作为 CEO,白手起家,在两个行业同时取得了成功。英特尔的 Andy Grove 说过,假设你有一把尚方宝剑,可以除掉任何竞争对手,你会选择除掉谁?无论是在零售业,还是云计算领域,很多人应该都想干掉 Jeff。他不是通过投资取得的成就,而是亲手打造的企业。查理?
查理·芒格:Jeff 不是凡人。
巴菲特:我们完全错过了 Amazon,一股没买。
点评:这一部分最让我感慨的是,这两位老人都已经八九十岁了,还在不断地学习进化,我无比敬佩。
四、学投资只需两门课
巴菲特:学投资只需要两门课程:(1)如何给公司估值;(2)如何看待市场波动。我们不必知道如何给所有公司估值。可以从自己小小的能力圈之内开始,从自己能看懂的东西开始。寻找价格低于价值的投资机会。看不懂的东西,不要理会。要懂会计,并知道会计的局限性。要懂竞争优势,能判断出竞争优势是否可以持续。要知道市场是你的仆人,不是你的老师。做投资,如果你智商有 150,完全可以拿出 30 卖给别人。做投资不需要天才的智商,需要的是稳定的情绪、平静的心态、独立思考的能力,因为你在投资中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刺激。投资这个游戏不复杂,用不着懂高深的数学。做投资,知易行难。
点评:巴菲特说过的话中,这段话是我最喜欢的一段,短短一段话里,提到了做投资,最重要的几个概念——能力圈、竞争优势(护城河)、市场先生,更直白地说,就是不懂不做,买护城河持续强大的公司,市场情绪反复无常,要学会利用市场,而不要被市场所利用。
五、模糊的正确与精准的错误
一位股东询问 10 年的现金流折现模型。
巴菲特:所有的投资都一样,都是现在把钱投出去,将来把钱收回来。公元前 600 年,伊索告诉我们:“一鸟在手,抵得上双鸟在林。”问题是:林子里有多少鸟?贴现率是多少?将来得到鸟的确定性有多大?我们在投资中琢磨的就是这些问题。一个投资机会,需要用电脑或计算器才能计算出来,这样的机会不该买,应该归到“太难”的一类。好的投资机会是显而易见的,它应该大声喊你买,你根本用不着拿 excel 算来算去。
芒格:有些人做了细致入微的分析和计算,结果却做出了错误最严重的投资。他们用上了高等数学,犯下了精确的错误。此类错误在商学院最常见,因为商学院的教授要没事找事干。
巴菲特:大主教必须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只知道“一鸟在手”哪行?只讲“一鸟在手”,怎么能得到高级职称?精确的错误害人不浅。1998 年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是个典型的例子。这样的事儿只有高智商的人才干得出来。去年 9 月份的股市,难道是能用标准差算出来的吗?人的行为并不严格遵守数学理论。盲目迷信高等数学,太容易犯严重错误。各位不必懂高数,高数可能将投资者引入歧途。
点评:
(1)估值分为相对估值与绝对估值,长期投资看的是绝对估值,绝对估值的方法就是未来现金流折现,但未来现金流折现的计算方法比较复杂,涉及多个变量,一个变量的不同,便可能导致结果谬之千里。用未来现金流折现来估值,本质上是一种思维方式,如果真拿着计算器去算,这就违背了我们投资的初衷,因为如果一个公司真的便宜的话,我们一眼就能看出来,也就是传说中的一眼看胖瘦,而当需要计算器去计算一家公司是贵还是便宜时,这恰恰说明,该公司已经不便宜了。
(2)尽管经济学假定人都是理性的,但实际上,绝大多数人,都是不理性的,拿各种数字模型,机械地套用在人身上,就太教条了,投资一定要灵活。
六、投资中不需要做的事情
芒格:有的基金经理觉得自己能看清宏观因素,有能力择时,时而空仓,时而满仓。我们不选这样的基金经理做接班人。
巴菲特:我们不选这样的基金经理。
点评:经常有人问我对汇率、房市、利率等等宏观经济问题的看法,实话实说,对于这些问题,既不了解,也不关心,更没太多探索的欲望,我的主要时间和精力,还是用于具体标的的认知与理解,我认为,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能把具体标的看好就足够了。
免责声明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http://view.inews.qq.com/a/20180130A1DI1C00
posted on 2018-05-01 11:31 kaixin110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