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2,  comments - 0,  trackbacks - 0

  看了《兄弟》的下册,算是结束了余华的“兄弟之旅”。大家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说,其间和大家一样经历了漫长的等待。我当然不知道余华为什么要用上下册这种形式来发表这篇作品。故弄玄虚么?我是着实的上了他的当,因为多了一部分期待的心情。这种心绪是不利于我们赏析作品的,当你这种心绪加重的时候对作品的期望和要求在无形中就上升了,同时也混淆了你的辨别能力。这样的结果必然导致你对一篇作品会有背于客观的分析。我一样中招了,还有我的一班兄弟。
  很清晰的记得,在我借到《兄弟(上)》时候大家都争相一睹余华最近的佼容。等大家把这本新书“轮奸”一遍,宿舍就活跃起来了。里面的一些段子一不留神就不知道会从谁的嘴里嘣出来。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体会,这种笑容是短暂的,而且略带些尴尬。一个小孩因为自然的欲望而张扬着,并且用一切可以的手段来满足这种欲望,从中享受过程中的快感。在正常人看来他是个疯子,一个没有任何廉耻心的小畜生。当我们回过头来的时候,仿佛就会看到那个小畜生正咧着嘴朝着你笑呢。这种欲望有什么不对地方?没有人性?不应该满足这种欲望,而是压抑着?再看到“秀才”和“诗人”就发现,其实人都有欲望,但是大多数人都掩饰自己的欲望,不自觉的把这种欲望和可耻联系到一起。我们也会满足自己的欲望,但是我们也掩饰这个过程。而且多数都是在没有阳光的时候或地方进行的。那些道貌岸然的人,也会去偷看别人的屁股,只是碰巧没有被捉住。但是可以想像,如果一旦被捉住,那将会是怎样一个景象。在那个小镇里,就是一个千古罪人,招人奚落。当然我是指如果他还活着。一个小破孩的坦然的生活态度和精明的头脑反倒使他生活更加滋润起来。这种滋润是来自正常人的欲望,为了满足感,一碗三鲜面怎么了?当然我言辞的倾向源自于从文中提炼出问题,事实上并没有找到解决的方法,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对和错。
  人们会想到上册的社会背景有它特殊的一面,会不会是社会因素引发出来的呢?我可以告诉大家不是的。同样会让人们觉得是疯狂,但是不一样。任何政治运动是一种表象的欺骗,不可能改变人的本性和思维方法,尽管有时是善意的欺骗。一个能正常思考的人是不会为了集体而牺牲自己的利益的,所以政治的把戏是做给受众看的。当然我不否认这个对人们的日常行为有很大的影响,毕竟那是个强调压抑的时代。所以才凸显出小屁孩问题的异样。但是更大的异样是,他不是像大家想像的那样沦为一个千夫所指的人,相反很多人都乐意靠近他。这能说明什么问题?这说明他并没有触犯人们心底里那条不可原谅的底线!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阿,那条底线到底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人们无从考量,因为小镇上从来没有发生过被人们不可原谅的事。
  那么人们的伦理道德观到底是怎样的?李光头到底能不能颠覆这一切?他是不是在颠覆呢?有空闲的话和大家一起走进《兄弟(下)》。

posted on 2006-05-10 09:08 哼哼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