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忽梦少年事(Part4)

注:因为期中考试较忙,更新断断续续,但这一章真的很有趣。

Part4 骄兵必败

注:这一部分的风格可能与前三部分不甚相同。一是单纯写我的竞赛生涯,特别是弱校在停课之前仅认得本市OIer的我,显得十分单调,不如增添点校园生活增添趣味性;二是这里会用到倒序,毕竟把颓废史放到“小有名气”那一章不太好吧;三是我可能也只有零零散散的拼凑性记忆了,毕竟过去四五年了,这些内容真实度80%,但大体方向应该无误。

这章大概从2015年初开始说起,到2016年下半年结束,为什么倒序前面说过,这章内容是我在某一段时间堕落的根本原因吧。

大概说说我颓废/摸鱼的几件事情吧,就算是碎碎念吧,不按照任何排序。

这里可能我说到我几个同学,都用简称代替吧(熟悉我的人可能能猜到是谁,尽管基本上不是OIer)

当时的我学会了摸鱼。

先说说电子产品方面的摸鱼吧,而我在这段时间,也没有固定玩的游戏,大概就是想摸啥就是啥吧,还有2014年十一国庆培训的时候,hyt给我的一堆单机小游戏,虽然真的很无聊,但是当时的我也没有找到啥好的游戏。玩游戏大致就属于kill time吧。信息课,开始时跟着旁边的同学(因为这人整个回忆录只出现了一次就不用简称了)打起了双人的Q版泡泡堂(我真有趣初一还玩这个),还把畅通无阻的路称为“丝绸之路”。后来看到同学们组队打生死狙击,也就开始玩了,但拼手速的游戏我真的不行,经常被同学们嘲讽。某次我作为母体赢得了比赛,还被某同学嘲讽了:“看,你咋被ctf刀了?”哎,这也许就是菜鸡吧,我这脑子就不适合玩游戏。而在家,我一般会打着学OI的旗号,在洛谷/BZOJ上看看思路抄抄题解水点题目吧,就开始假装玩了,这时候我有时候也会看网络上的漫画,言情小说等等啥都有……但奇怪的是,这段时间我却学会了许多算法技巧,DP水平居然变得熟练一些。

后来经过分析,我这段时间(大概是NOIP2014~NOIP2016)水平的进步,主要是我抄题解的技巧性,一般我会看看前面的思路部分(只有代码的我直接换一篇题解看),代码会看看然后改成自己的风格,自然掌握了一些技巧,但是学弟学妹一定要好好学,别学这个摸鱼的菜鸡学长。

而我爸妈抓我摸鱼的技术也是相当高超。第一是翻浏览器历史记录,初一下学期开始就养成了下网时删历史的习惯(但上高中后又没有了,因为父母很快就发现我这么做),而我的删记录又有点技巧,只是会删除摸鱼部分,编程的痕迹保留(要不然被聪明的爸妈发现怎么啥都没做该咋解释);第二是通过高级手段查痕迹,这个父母看上去是从来没用过,因为太耗财耗力了,不值得,但父母经常用这个来威胁我让我好好学习;第三,我会在摸鱼时看到父母走到后方时切换页面,但父母会从手势看出来,但通过这个我练好了手速(不过再也没玩生死狙击了),学会了一边水群一边写作业一边编程,真正做到一心三用(但现在缺少这方面的训练我又变一心一意了);当时最高级的事情我想不到,就是父亲会悄无声息的把他的手机放到我后方,然后走到前面,过几分钟再去取,所以父亲经常莫名其妙问我在不在游戏,一打开他手机就是我玩三国杀的视频。每次被抓总要被父母谈话1h,哎我可真的太难啦。到高中还有更高级的抓摸鱼技巧,这里不说了,因为与本部分内容无关。

再说说我开始玩固定的游戏吧,大概初二春节的时候姐姐教会了我三国杀,然后就觉得好奇,上网注册了个号,这段时间我就进入深坑无法自拔。看着精美的游戏界面,古风古色的历史人物,我心驰神往。当时的我才学会根本不会游戏技巧,但是看着这个我有着“任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如初恋”的感受,甚至中午还找借口去(san)编(guo)程(sha),那时候我胜率40%的样子真菜。当时我得知我们班的光同学也很爱三国杀,我便天天和他交流,没几个月我又十分巧的和他安排成了同桌,学会了一堆三国杀技巧,还把班级同学做成了三国杀卡牌(还有界、神等等的角色,都强到变态,分分钟秒现实游戏的角色),当然上课看三国杀差点被老师把卡牌撕了。渐渐的胜率被我刷成了47%,也导致了文化课的一败涂地(后来退坑后成绩还是回来了,但这个后面再说吧)。

如果没有这段强行作死的经历,吧颓废的时间用在学高中内容/学更深层次的竞赛,结果或许都会比现在好吧。我作为一个反面教材,希望能给学弟学妹们以警示。

然而这仅仅是摸鱼的冰山一角!

大概2015年4月,当时我前面坐着一位名叫lsr的同学,大概性格和后文提到的高中同学wjq一样,当时他特别喜欢记班主任语录,班主任简称czr(和asdfz某姚班学长一个简称,真是巧合),就叫这本“书”老C语录吧,因为老C上课特别逗,伴随着浓郁的合肥话,而且骂起人来真的能被他笑哭,一些经典名言也十分有趣。作为好奇心比较强的我,决定帮他记一节课,然后他发现了我这方面的天赋,再加上我从来不听数学课,于是呼这项任务就交给了我。后来又有一位同样富有天赋的zys同学决定和我一起记录,然后他比我还卷,我一节课能记录60条左右,他当时是100+条。没想到最后我比他在这方面更卷,创造了一节课210多条的记录,我和他在某一天也创造一天370条的记录。于是我们养成了整天不听课记语录的“好习惯”,有时候会互相传本子。而这更加培养我一心三用的“好习惯”——听课,写作业,记语录,也练成了我写字手速飞快(但写的和鳖爬的一样)的特性(注:由于高中停课长期不写字只码代码,这种功能又退化了)。从2015到2017大概记了10几本,还穿插了别的老师的经典语录(不过和趣话连篇的老C比实在相形见绌),最后都还给老C留作纪念了(注:记老C的语录也是经过他的同意才敢的,他答应了我只要上课不影响他人成绩不退步就行)。这里打个广告,来几句经典语录吧:“颠颠颠颠颠个毛颠,蹦蹦蹦蹦蹦个啥蹦”“好同门看着喝(黑)板”“重点是三门,数学英语物理,文科就是抄抄写写”“小孩子勺道(这是合肥方言,意思是做作)的很”……现在想想仍然记忆犹新,而且这或许是我和zys友谊的开始吧,直到现在我和他虽然大学连一座城市都不在但还是很好的盆友。

在2015年下半年,我也加入了班级足球队。当时的足球队有zys,ylx,zlj,mrj……等等很多人吧,不一一列举,总之到现在我们还联系,尽管分别了三年咱也经常团建,最后一次团建是两个月前。当时我并不会踢球,只是想着玩玩消遣时间的,但后来我也渐渐会踢了一点,但介于我的水平,只能当后卫(好像扯远了),感觉踢足球还是蛮有意思的。当时是装X打傻X队,我当然在傻X队,zys一直想要指挥我们队,“来你去抢他球,你别往前冲,……”不过他自己天天前锋还空门不进2333。那时候下午放学有时候也会踢一会球,后来我妈因为我学习退步有意见踢的就少一些,但家长还是管不住我踢足球的心,虽然踢不好但还是要混的嘛。大概初中时班上和我比较铁的哥们基本上都来自班级足球队吧,有时候我们也会和另外一个足球文化比较兴旺发达的班级踢一踢吧。基本上那段时间虽然下午是四节课但对我来说是五节(最后一节懂的都懂)。

未完待续。

posted @ 2020-10-28 08:53  hfctf0210  阅读(65)  评论(8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