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水走廊

导航

统计

2006年9月14日 #

故乡素描

摘要:一、月夜听蛙鸣 久蓄于泥土深处的声音 鼓涨两只调皮的灯笼 扑啦啦 一片蓝幽幽的蛙鸣 惊动柔梦中的甜月 二、一株麦穗 一株沉甸甸的麦穗 悄然而立 在早晨的阳光中 微笑地看着 父亲手中那把镰刀 三、残荷 平原之上 秋色渐远 片片残荷 醉倒在 唐宋诗词风中 四、雪地 当我们穿过那片雪地 连接村子方向的路 一些稀疏的脚印 渐渐消失于视野 只有冬日的...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14 19:52 亲水走廊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0) 编辑

清江漂流记

摘要:清江漂流记□文 寒戈 来恩施十年了,清江美丽的河水日夜伴着我,每夜从我枕边哗哗流过,但我从未真正走近她,靠近她,贴近她的怀抱。就象一坛尘封已久的好酒,不原轻易打开她,生怕一打开,就会散去那甜美醇香的味道。多少次,我站在河边,沿着河岸走,即便每日上下班,在车上透过窗子远远眺望她,心里沉思着。她静静流过的那种安详,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流过这里?她和我家乡的河有没有联系?尽管没有答案,我仍然把她看...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14 19:43 亲水走廊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0) 编辑

我读青花

摘要:我读青花 文/ 寒戈 我喜欢青花的文字。特别地喜欢。一直想写点关于我读她文章的感受,但自己一来懒散,二来还没有完全读完她所有的文章,更主要的是自己笔拙,总也写不好。促使我下决心写这篇感受的冲动是读了青花最近的文章《我的姨妈要走了》。我要写的这篇帖子算不上读后感,诸位也千万别当成是读后感。只是想说说说我内心的感受,权当是...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14 19:35 亲水走廊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0) 编辑

生活象一碗白菜汤

摘要:生活象一碗白菜汤 □ 寒 戈 “生活呢,象一碗白菜汤”,原是赵本山小品里的一句台词,却成了我现实生活中最坚贞的歌唱。在家时唱,上班时唱,走路时唱。“生活象一碗白菜汤!”我激情的歌唱,常令街邻同事既欢乐又不解。 为什么要这么歌唱?生活与白菜有什么关系?我自己也这么问。原来一直认为白菜淡而无味,生活也平淡无味。因为自己不是懂得生活的人。每天单调枯燥的工作,微薄的薪...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14 19:09 亲水走廊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0) 编辑

2006年9月13日 #

冬天:记忆深处的温暖

摘要:天气凉爽了。在南方,北回归线上,一个人静静躺在屋子里,靠着床头,手捧一本书。没有了喧嚣,夜晚宁静。当我合上书页,或者把嘴唇贴近书本深处温馨的墨香,那些记忆深处温暖的名词——冬天,雪,柴火,滚子河,它们一个一个跳入脑海,漫过我的胸口,使我重归美好。这些精灵的名词啊,揪住我心口的衣角,是隐藏多年的,我的温暖,我的幸福。 ——题记 1.回家 江汉平原的北部,有个叫张家咀的...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13 16:43 亲水走廊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0) 编辑

2006年9月11日 #

在天空中打鱼

摘要:夜行者,尘世中的赶路人有多少人还能放慢脚步抬头仰望头顶灿烂的星空在瓦尔登湖,湛蓝的五月即使那些涉水而过的人谁留意波光粼粼下,脚底丰满的水草?那些一定是热爱生命的人们像梭罗一样,把自己凿成洞穴在天空中打鱼在水底下放牧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11 22:59 亲水走廊 阅读(78) 评论(0) 推荐(0) 编辑

2006年9月6日 #

姐姐

摘要:姐姐。她把我放澡盆里,玩了一身的泥污,她把我通通洗干净,像初生的婴儿。 姐姐把桑叶捣碎,榨出汁来,用那绿绿的汁液洗头发,我帮姐姐搓洗头发,姐姐的头发又长又黑,青青的香。一上午的阳光真好。 姐姐洗好头发,搬个小板凳,我趴在姐姐膝盖上。我说,姐姐给我掏耳朵吧。姐姐拿发卡给我掏耳朵。姐姐说,好了吧?我说,这边耳朵还痒呢 。 姐姐在镇上读高中,早上也是沿着滚子河高...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06 22:10 亲水走廊 阅读(119) 评论(1) 推荐(0) 编辑

张家咀

摘要:说起我们的村子,我真不知道它的来历。这周围方圆几里地,称李家寨。邻近的村与村的距离,长的也不过就半里地,短的不过几十米,几乎是挨着的。有的村大点的叫大塆,村小的叫小塆。我们的村子,叫张家咀,有说是詹家咀的,究竟哪一个确切,无从考证了,反正这村子的人既不姓张也不姓詹,都姓李。村子不大,二三十户人家,在整个李家寨,位置靠北端,是最偏僻的塆了。听幺爷和叔伯们讲,以前这塆大着呢,后来陆续有人家搬到东西...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06 08:32 亲水走廊 阅读(243) 评论(1) 推荐(0) 编辑

2006年9月3日 #

至爱的人

摘要:他是我的父亲。我从没叫他一声爸爸。因为他排行老幺,他的侄儿都叫他幺爷,以至于后来他的孩子们也跟着叫他幺爷。只有一个例外,我的妹妹却叫他爸爸。 幺爷五岁的时候就没了父亲,听说是让日本人给打死的。因为祖父和大伯没借给日本人木船,就被日本人枪毙了。五岁的幺爷跟着二伯在船上。风里来,雨里去。从滚子河到府河,再到刁汊湖,从八百里汉江到长江。幺爷的童年是在水上度过的。 幺爷经常和我讲起他年轻时...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03 18:36 亲水走廊 阅读(111) 评论(1) 推荐(0) 编辑

最后一场雪

摘要:在快要进入夏天的时候,正是满眼滴翠,我却忽然想到了雪。这真是奇怪的事情。 我记不清了,那到底是不是最后一场雪。这么多年,我念书,工作,成家,一切都匆匆而平淡,一晃之间居然过了三十个年头。离开家乡后,再很少和家乡人联络,竟有些疏远。偶而会想到他们,那些人和事,虽然有些模糊,却也能拣起一些片段或者剪影,一个人的时候,拿出来咀嚼。 可能是我散漫惯了,做什么都丢三拉四的,找回那些零星的记...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03 18:33 亲水走廊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0)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