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水走廊

导航

统计

2006年10月22日 #

麻子小毛

摘要:那个满脸坑坑洼洼,长满麻子的人,本不是咱村里人,却长久驻在村里。他的吃喝,今天在这一家,明天在那一家,总之全村每家轮流着供他吃。 他就是麻子小毛。平头圆脸,只是麻子太难看。我们有时叫他小毛,有时干脆叫他麻子。 小毛是上面派来的工作组组长。他的权力大得很,听说比生产队队长还厉害。我那时在收割完的田里拾稻子,和许多小孩子一样,一听见喊队长来了,大家东望西瞧,提着稻穗就溜。若是听见“工作组的...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2 20:18 亲水走廊 阅读(197) 评论(0) 推荐(0) 编辑

2006年10月21日 #

渡船

摘要:府河的渡船,搁在一道河那里。船工是村里派来的,负责本村放牧的人渡河,工分是照例的一天10分。船工叫家黑,四十多岁,住在一道河弯山冈低矮的草房里。老婆和孩子,仍是住在大塆的村庄里。 到了黄昏,过河的人,站在渡头,朝山冈上的草屋一喊,“喂——划子!”不多久,那划子就迎着水波过来了。一只船能乘十几个人,所以每到黄昏,船工从一道河这边到对岸,要往返好几个来回,将村里的放牧人渡过河去,待那些人寻到了...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1 18:59 亲水走廊 阅读(156) 评论(1) 推荐(0) 编辑

2006年10月20日 #

府河放牧

摘要:出村口向南,沿着蹄声得得的长路,轻轻甩一声手里的枝条,踏过轻烟和薄雾的村庄,太阳从牛背上升起,涉过篱影的女孩。哞!我们要赶着牛,到府河滩头去放牧。爬上高高的府河大堤,解开牛鼻栓和草绳,牛像挣脱藩篱的鸟儿,穿过府河的堤柳,欢快地奔向一道河。 几头牛游过了一道河,到了一道河与二道河之间的草甸。我的小沙牛,站在河边,前脚踏在水里试探着。它回头望了望,似乎害怕过河,犹豫不决的样子。 “快去吧,...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0 20:55 亲水走廊 阅读(149) 评论(1) 推荐(0) 编辑

2006年10月19日 #

磨豆腐

摘要:“二十三里打扬尘,二十四里过小年,二十五里打豆腐。”腊月间,家家户户忙着办年货。其实,还没到腊月二十五,都忙着磨豆腐了。我家门前的邻居就是做豆腐的。 一到年关,那门前吱吱呀呀的磨豆腐声音,从早到黑,从半夜到黎明,从没有停止过。几里外的村户,也都挑着黄豆和草把子,到村里来磨豆腐。哪家要磨豆腐,先自己备好黄豆,头一天就泡好,然后到豆腐房排队。从磨浆,过浆,烧浆,点浆,压榨,直至出豆腐,有时要耗...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19 22:51 亲水走廊 阅读(390) 评论(0) 推荐(0) 编辑

画地图

摘要:霜降的季节。萝卜睡在地里,月亮哥哥在头上。别哭,别哭,月亮晚上来割你的耳朵。耗子从房梁上穿过,唧唧的叫着,跳上帐顶。月亮的影子从窗子钻进来。他真的要来割我的耳朵么。姐姐,我冷。滚子河里的小梭鱼蹦上岸了,冻得瑟瑟发抖……野长河的莲子老死了……风吹芦花十里香……母亲把墙上的那本旧日历又撕了一页……我找到了,大木盆放在堂屋中央,水声哗哗,真痛快啊! 一瞬间就醒了,床上湿了一大片,赶紧将屁股挪过去...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19 21:49 亲水走廊 阅读(217) 评论(1) 推荐(0) 编辑

上学堂

摘要:啊,小梭鱼,明天我就不得不去上学了!那个讨厌的学堂,我不要去。有一天清晨,我和二哥一起把牛赶到府河放牧后,二哥就回到小学上课。那时候二哥上小学一年级,我还没上学。我趴在教室的窗子上,看二哥坐在教室里。我朝他扮鬼脸,朝教室里面扔砂子。那个讨厌的老师,居然把我带到教室,罚我靠着墙站了好几分钟,让我丢尽了脸! 今天,是小学里开学的日子,学校派老师到村子里来了,他们是要叫我去上学呢,因为我已经满七...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19 19:49 亲水走廊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0) 编辑

2006年10月18日 #

闹洞房

摘要:村子里哪家办喜事,少不得西头的小容三婶,请她唱喜歌。新人迎进洞房,摆好嫁妆,把门一关,小容三婶在门里唱一句词,门外的后生们齐声应一句“有!”,然后洞房里面放一串鞭炮,外面跟着放一串鞭炮。转运哥结婚那天,小容三婶在洞房里这样唱: “左边放的是百宝箱。” “有!” “右边放的是五屉柜。” “有!” “上面挂的是红罗帐啊!” “有!” “里面睡的是鸳鸯枕啊!” “有!...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18 21:46 亲水走廊 阅读(263) 评论(0) 推荐(0) 编辑

落雨

摘要:红平的镖输完了,他妈妈骂他笨,叫他不要和我玩了。下午我叫他一起去滚子河放牛,他也不理我。他说他今天不去滚子河放牛,滚子河边的水草都啃完了,他要去野长河放牛。 放牛回来,我把镖扎在短裤的橡皮筋上,到处找小伙伴玩。小容三婶门口的院子里空空的,猪圈的矮墙上晒着臭豆腐,旁边的枣树上挂着几颗枣子,伯妈门前屋后是静悄悄的,知了在树上戚戚叫着。他们躲到哪里去了,我找不到一个小伙伴,心里空闷闷的。西边的云...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18 19:11 亲水走廊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0) 编辑

童年的游戏

摘要:我的童年,起于混沌的记忆。那些刻在心中的印记,无法确定是哪一年哪一天发生的事情。村里究竟发生了哪些大事情,无从记起。长辈人们的名字,有些也记不起来了。可是童年的乐趣,以及童年赖以玩耍的那些场所,那些景象,却是怎么也忘不了。比如打谷场的谷堆和草垛,厩栏里的水牛和麻雀,小容三婶门前的院子和枣树,老屋里幺爷的镰刀和马灯,春天里水田中揪成团的泥鳅,夏天里池柳上咿呀长鸣的知了,滚子河沙地上圆圆的西瓜……...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18 12:27 亲水走廊 阅读(132) 评论(1) 推荐(0) 编辑

2006年10月16日 #

星光下的打谷场

摘要:双抢季节。天还没亮。“起来打谷吧,趁早上凉快。”我在睡梦中被母亲叫醒。小梭鱼,那时满天星光,像一个个温柔明亮的词语,在头顶闪烁,晨曦的微风吹着,干净又凉爽。夜晚的暑热全部退去,夏季一天最好的时光来临,我们拿着木棒子,穿过屋后的椿树,朝打谷场走去。 荷叶飘香的味道,草叶轻微的呼吸,以及从牛栏发出的水牛的响鼻和甩尾的声音,都是我熟捻的气息。 稻场里响起一片绑绑的声音,此起比伏。星光照耀下的...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16 23:28 亲水走廊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0)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