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水走廊

导航

统计

共 8 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末页

2006年10月27日 #

野菜

摘要:小梭鱼,你如果到滚子河来,又恰好赶上好季节,让母亲和嫂子做一些野菜,或许你会喜欢。滚子河的野菜很多,记忆中的有: 荠菜。就是地米菜,这种野菜很多地方都有。中学的课本里好像有一课也是写荠菜的。小时候,桃姐姐在春天里挎着竹篮子,沿着滚子河以及堤内的小垸,可以采很多回来。清炒或者包饺子,味道非常不错。今年春节回家乡,我和妻子以及二嫂子,带着女儿和侄儿们,到滚子河去挖荠菜。可是非常遗憾,不知是季节...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7 18:09 亲水走廊 阅读 (196) 评论 (1) 编辑

旧梦

摘要:在长长的夏季,屋子里闷热得实在受不了了。在门前的大榆树底下,支两条板凳,搁上两扇门板,插四条冲担,挂上帐子,就成了晚上睡觉的床铺。 月亮哥哥 南风轻吹的夜晚,小梭鱼啊,我躺在竹床上,星星站在头顶,守护着我的家园,我的屋顶。水车和镰刀睡着了,幺爷也睡着了。月亮收拢翅膀,歇在树梢上。 大半夜里,桃姐姐在屋子里热醒了,打着马灯拍蚊子。 小土豆睡在白白的纱帐里,做了一个清凉的...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7 16:23 亲水走廊 阅读 (68) 评论 (1) 编辑

薅八月

摘要:到了八月,立秋一过,南堤的黄豆地里长了很多草。这时双抢收完了,幺爷把挂在墙上的、屋角的锄头取出来,在门前榆钱树下的石头上磨好。母亲烙好了粑粑,用一块蓝布巾包裹着。 背上锄头和草帽,带上粑粑和水,我们朝遥远的南堤出发了。南堤在府河堤南破,那里有大片的庄稼地,与八一农场挨着。我们在那里也种着自己的庄稼。因为相隔远,南堤那里一年就种两样庄稼,一季是小麦,一季是黄豆。村子里每户都趁这阵子去那里薅草...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7 11:00 亲水走廊 阅读 (140) 评论 (1) 编辑

2006年10月26日 #

待客

摘要:初二的早晨,幺爷带二哥去家家里拜年,我也闹着要去。母亲对我说:“那么远,要去几个人啊,又没有好场合吃的,今年就让你哥去,你明年再去吧。”母亲这样哄着我,朝他们做着手势,让他们快走的意思。我在床边的谷袋上找着昨晚的衣服穿,来不及分辩,幺爷拎着几袋麻糖和酒,和二哥就出门了。 表哥(幺爷的外甥)们拎着麻糖来拜年。四妈兜着围裙从后门进来了,一进屋就对母亲说:“哎呀呀,在弄什么好场合招待外甥们呢?”...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6 17:47 亲水走廊 阅读 (116) 评论 (0) 编辑

拜年

摘要:大年初一的早上,天还未亮,依稀沉浸在旧年的睡梦中,一声“恭喜啊!”把人从被窝中叫醒。哦,新年到了,村里的人来拜年了。 我们兄弟几个,也是早早被叫起了床,去给伯伯、伯妈、叔叔、婶婶、兄嫂们拜年。初一本村亲族的互拜,不需要提什么礼,只需要一张会道吉祥的嘴巴,到了那家门口,把门轻轻一推,一齐贺一声:“恭喜了,伯伯妈妈,叔叔婶婶,恭喜越老越扎实!”对年老的长辈,拜年的祝词多是恭喜发财身体健康之类的...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6 11:03 亲水走廊 阅读 (97) 评论 (0) 编辑

2006年10月25日 #

过年

摘要:二十六,年办足,二十七,年办毕,二十八,穿花啦,二十九,样样有,三十夜,桃花谢。年关将至,腌的腌腊肉,晒的晒干鱼。家家户户忙着磨豆腐,那门前的豆腐坊,日夜不停的吱呀吱呀磨豆腐的声音。豆腐做好了,炸成圆子或豆泡,用线串起来,挂在外面晒一阵子,放到房梁的竹竿子上凉着。小孩子们扳着手指头数着过年的日子。到了二十九,什么都办齐了。可是,三十夜,桃花谢,是什么意思呢。三十的大清早,从凌晨到天亮,外面的鞭...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5 22:20 亲水走廊 阅读 (72) 评论 (0) 编辑

2006年10月23日 #

小泥鳅

摘要:小梭鱼,让我说说你的小伙伴,一个滑不溜秋的家伙,它就是小泥鳅。时风时雨的日子里,它常常钻进我胸口,钻进我脆弱的怀抱,挠得我痒痒的。 春天的田野,紫色的草籽花盛开着,分外绚丽,象披上紫衣的燕子,因此我们又叫它燕子花。当燕子花被当作绿肥翻耕在田野里,灌上水的时候,小泥鳅从泥土里钻出来,在浅浅的水中嬉戏着。它们皮肤黄橙橙的,滑溜溜的,或有些小斑点。小泥鳅常常三五个结在一起,抱成团玩耍,它们在燕子...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3 21:43 亲水走廊 阅读 (104) 评论 (1) 编辑

滚子河的春天

摘要:到了春天,滚子河,有时叫人高兴,有时叫人悲伤。初春里,阳光普照大地,桃姐姐挎着竹篮到野外的地里,仔细寻找夹在草丛中的地米菜,用小铲子将它们挑出来放在竹篮子里。等到了三月三,地米菜盛开,满地的细碎的小白花,宛如天上的繁星点点,小梭鱼,这些真叫人高兴! 站在滚子河大堤上,真想把心中的痛快喊出嗓门!可是还没来得及喊出来,油菜花就开遍了滚子河满坡。如同我悄悄成长的岁月!我是到了城里去上学,沿着滚子...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3 19:54 亲水走廊 阅读 (77) 评论 (0) 编辑

果园

摘要:小梭鱼,这些青涩的果子,你一定吃过的。桃子,梨子,枣子,就这些了,我小的时候就只吃过这些果子,再就是那些挂在桑树上的果实——如果桑椹也能算作果子的话。啊,那些果实,真叫人嘴馋!四婆家门口的三颗桃树,小容三婶家门口的两颗枣树,每当树上面挂满了果实,总惹得人睡不好午觉。果子熟了,找那些伙伴们在树下打镖,玩游戏,其实心底一直惦记着树上的果子。可是这些果子太少了,太少了,一天比一天少…… 大塆里的...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3 18:16 亲水走廊 阅读 (64) 评论 (0) 编辑

秋天里

摘要:等到把晚稻插完,“双抢”的季节一过,幺爷一遍一遍的念着那些节气的名字,立秋处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仿佛是一首哀婉动听的歌,那墙上的日历一页页撕下来,被丢在秋风里,随落叶飘走。小梭鱼啊,秋天就这样来临!让人不知所措。梦中的霜花,就这样粘在了清晨的草叶上! 唉,小梭鱼,菜园里的瓜果都下架了,真叫人伤心。幺爷拔去了那些枯枝败叶,种上了萝卜和白菜。稻田里的庄稼被收割一空,路边的青草渐渐枯萎,野长...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3 17:16 亲水走廊 阅读 (111) 评论 (0) 编辑

共 8 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