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水走廊

导航

统计

秋雨落花(2)

2

凤姨清早上起来,在床头打扮。她上面穿的是白色的确良衬衣,下面是蓝灰的哔叽卡裤子。凤姨端了一盆子衣服,在门前的楝树下洗着。麻雀在枝头啁啾,太阳的白光照着门前的榆树、楝树。凤姨把衣服凉在榆树和楝树之间的棕绳上,屋顶上升起了炊烟。

到了吃早饭。妈妈给爸爸盛来了米饭。我坐在桌子旁边,拿筷子敲着碗,皱着眉头说:“妈妈,上顿豆豉,下顿臭豆腐,总是些咸菜。我到祖母那里吃,凤姨买了鱼。”

爸爸把筷子头横过来,敲在我脑袋上,喝斥我:“吃个饭还挑三拣四。大白米的还不满足,哪年落了荒看你吃什么!”

妈妈用手在中间将爸爸的筷子拦了回去,小声说:“快吃,你凤姨买的鱼不干净,吃了肚子疼。”

爸爸白了妈妈一眼,不做声,埋头在那大口大口吃饭。祖母端着碗从堂屋里走过来,夹了一条鱼放在我碗里,朝妈妈说:“怎么就不干净呢。横竖是我的孙儿,难道我还把他闹死了不成。”又转过身对我说:“你只管吃,看吃了肚子疼不疼。”

祖母又说:“我指望谁呢。凤儿身体不是这不好,就是那不好。但凡你爹爹在,我也不用东求西求的。那几袋麦子,趁今天大太阳拿出去晒一晒,凤儿那个样子背不动,我来背,要背到几时?”祖母这话是说给爸爸听的。去年春天妈妈闹着,要爸爸和祖母分了家。祖父说,分就分吧。于是我们一家就分出来了,另立了锅灶开火。分开不久,祖父就在秋天里去世了。现在凤姨和祖母在一起,每逢肩挑背扛的力气活,还是得爸爸出力气,要不就找村里人帮忙。

吃过了早饭,爸爸将祖母家的麦子背到稻场上晒,才背出三袋,妈妈就喊起来了:“叫你爸爸来车水,都这个时候了,一会儿太阳晒人了又车不成,秧苗都快干死了。”爸爸将麦子倒在稻场,祖母催他:“去忙你的吧,就只有一袋了,我和凤儿也能搬过来。”

我在稻场里,踢着麦子,祖母和凤姨把那一袋麦子抬过来了。凤姨累得气喘吁吁,额上沁着一层汗珠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祖母将头上的毛巾摘下来,递给凤姨,说:“凤儿,要不要紧?要不今天在家休息吧?”凤姨说:“没事呢,歇口气,喘得慌。我叫小山子回去把锄头扛来,那河边棉花地再不薅,都要荒了。”

祖母叫我:“去,给你姨把锄头拿过来。”回头见我把麦子踢得到处都是,拿了铁扫帚一边扫,一边扬起来,做出要打我的样子:“净害人!好事做不来?”

我把锄头拿来送给了凤姨,祖母叫我回去看屋子,说外面太阳晒人。

上午的时光闷闷的,风也不吹,阳光透过树叶筛下来,照在榆树旁边的大石头上。黑母鸡悄悄地飞上了草堆子,一会咯咯咯地跳下来。我拿了网兜,去捕榆树上的金龟子。到了下午,祖母让我把牛牵到河边去吃草。在滚子河边的沙地,青青的草连着河水,半坡的沙地,是一垄一垄的棉花,一眼望去,仿佛是一片绿色的海。绿绿的棉花枝叶,快有半人高。那绿色海洋中的一个白色小点,是凤姨在弓着要薅草。凤姨一边薅草一边唱歌:“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十八岁的哥哥呀坐在河边,东风呀吹得那个风车转哪,蚕豆花儿香呀麦苗儿鲜,十八岁的哥哥惦记着小英莲……”

河对岸有一群孩子在河里戏水。他们在对岸叫着:“小英莲,小英莲,你就是那个小英莲!”

“河那边的女伢子,薅得累不累,抬起头来歇一下呀。”

凤姨停止了歌唱,仍是低头薅草不理睬。我听出来他们在捉弄凤姨,于是朝那边喊:“河那边的伢,回去帮你姐姐和妈妈薅草!”

凤姨叫我把牛牵到别处去,不要让牛吃了庄稼。我沿着河边,把牛牵远了。西边的天空有几团黑黑的云彩,太阳的光线从云彩的缝隙穿过,照耀着滚子河,平静的河水,像一面金色的镜子。河对岸的人也不见了。到了滚子河堤陡坎,牛过不去了,只好沿原来的路慢慢放回来。

河岸上靠着一只小船。那小船是两只窄窄的船儿,中间用木板连接在一起的。通常放鱼鹰的人两只脚分别踩在那两只船上,用那长长的竹篙子,在水面上慢慢撑着船。鱼鹰一会钻进水里,一会又在船前面浮出水面。放鹰的人用竹篙子将鱼鹰挑上来,那鱼鹰立站在船头,像个威武的哨兵。可是这会子只有空空的一只船停在河边,两只鱼鹰乖乖的站在船上,一头一只,放鹰的人也不知哪儿去了。

凤姨的锄头还躺在棉花地里,草帽插在锄头把上。“凤姨?”

我喊了一声,不见回答。一会儿,凤姨从棉花地里钻出来,衬衫上粘着棉花叶子。我问:“凤姨,你跑哪儿去了?”

凤姨拍拍身上的叶子和沙土,说:“你嚷什么啊?牛放饱没?”

我疑惑地说:“我以为你回家了呢,可看见你锄头都忘了拿回去。”

凤姨说:“别乱说。回家也不要说。”凤姨朝棉花地里喊了一声:“出来吧,是我家小三子。”

棉花地里钻出一个黑黑的楞头小伙子。凤姨对他说:“你先回去吧。”他走到船边,从船里拎出一网袋鱼来,放到岸上的草丛里,然后噔一下跳上船,将那竹篙子一撑,那船就箭一样划走了。船后面留下长长的一串波纹,仿佛一条绿色的绸缎,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那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细……

我和凤姨坐在棉花尽头的空地里,太阳在西边斜斜地照着,棉花的影子正好遮住太阳。大团的黑云也渐渐过来了,终于将太阳完全遮住。凤姨两只手撑在草地上,不由自主地轻捻着手边的青草。她含了一根青草在嘴角。我用胖根草给凤姨扎辫子:“小姨,你头发真好看。小姨,你看你头上长阁了呢。”

凤姨说:“我长阁了,长到哪里去?小姨真要出阁了,你就给小姨梳一回头发。”

我说:“嗯。我还要送小姨一件东西呢。”

“什么东西?”

我想了一想说:“金龟子!小姨你喜欢吗?”

凤姨把我揽在怀里连连说:“喜欢喜欢。”

我问:“那个放鱼鹰的人就是鹰官哥哥对吗?”

凤姨嗤地一声笑了:“小机灵鬼,听谁说的呢。你应该叫鹰官叔叔才对。”

“他给村里人卖鱼,他们都叫他鹰官。我干吗叫他叔叔,叫哥哥都便宜他了。”

“好的好的。随你怎么叫吧。”

“为什么叫鹰官呢,真难听。是不是因为他是放鹰的人啊?”

凤姨不答话。云越来越低了,太阳也不见了。凤姨说:“要下雨了。赶紧回。”

凤姨背了锄头,连忙往家里赶。“快回啊。我先在前面,一会雨就下来了。你把鱼带回去。”我骑在牛上,抓紧牛脖子上的长毛,使劲拍打着牛背,牛还是走不快。半路上,豆大的雨点就稀稀落落打下来了。到了稻场,小树哥正忙着帮祖母和凤姨收麦子。小树哥说:“凤姨,你先回去吧,就只剩这一袋了,我帮扛回去就是了。等会雨下大了,又把身上淋透湿。”凤姨顶着草帽就往家里跑。

傍晚雨停了。天边出现了彩虹!七彩的彩虹,挂在西边的天空。鸡们从院子里蹑手蹑脚走进堂屋,钻进鸡笼。黑母鸡正要钻进鸡笼,祖母从后面一把将黑母鸡抓住,用手在鸡屁股后面量着说:“有蛋呢!天天不在鸡窠里下蛋。到哪里去了?”祖母将黑母鸡狠狠拍打了几下,丢进鸡笼。祖母自言自语:“不知丢了多少蛋。”我说:“婆婆,黑母鸡白天爬到前面三婶家的草堆子上了。”祖母说:“敢情又让那个婆娘拣便宜了。”

晚上洗了澡,妈妈叫我:“今晚天气凉快,早点睡。”

“再玩会儿,今晚我跟凤姨睡。”我端不动脏水,就把木盆立起来,水顺着坡坎流下去了。

“凤姨床没垫席子呢。”

“今晚凉快。我就跟小姨睡。”

posted on 2006-10-30 21:54 亲水走廊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