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水走廊

导航

统计

栀子花开了

  小梭鱼,金龟子飞走了,我也玩累了。正坐在竹床上翻《大战长坂坡》的小人书连环画册,四妈提着一只小竹篮子,从后门进来了。四妈拍我脑袋一下说:“娃儿们,来看看,新鲜玩意儿。”

  我说;“是什么呢?”朝篮子里一看,呀,栀子花!满满一篮子栀子花,有开着的,半开的,还有打着骨朵的。

  母亲担了一担水,倒进大水缸里,放下桶和扁担,过来和四妈说着话,吩咐我拿凳子给四妈坐。四妈对母亲说:“您去忙着呢。送点小玩意儿给孩子们。”转身就从后门出去了,又朝我说:“那骨朵儿找个盆浸在水里,一晚上就开了,香得很!”

  啊,栀子花。什么时候开的呢,又香又白。四妈家有一棵很大的栀子花树,在我家屋后浓荫覆盖的椿树旁边,外面用篱笆墙围着。五月,我每天从屋后经过,高大的栀子树上结满了绿色的骨朵。那些栀子的枝头伸到了墙外。仿佛是一夜之间,那些骨朵就慢慢张开了。起先那些绿色的骨朵只露出几绺白来,白得像抿嘴笑的女孩,从唇间露出一丝可爱的牙来,在你不经意间,然后一瓣一瓣地展开,素净清雅,像青花瓷器的瓷片,最后竟是大大方方的绽放,立在枝头,宛如莲花宝座。每当栀子花开的时候,四妈总要采上一篮子送给我们。

  我把那些骨朵放在水盆里,晚上又放一些开的花朵在屋外的帐子里。躺在屋外的帐子里,闭上眼睛,嗅一嗅栀子花的清香,那几千个童话里的燕子,就飞到了梦里……

  小梭鱼……

posted on 2006-10-29 20:00  亲水走廊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