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水走廊

导航

统计

金龟子与铁牯牛

  初夏里,幺爷在屋后的椿树底下,用竹梭子一样的针,一针一针地在织鱼网。我从屋后玩到屋前,那些花不知在什么时候就一茬接一茬地开了。槐花开了,接着栀子花也开了,榆钱树也开花了,昆虫在头顶上嗡嗡嗡闹个不休。我想起了榆树上的金龟子。

  高大的榆树上有松脂一样的琥珀色的汁液,黏黏的像麦芽糖,几只金龟子贴在榆树的肚皮上睡觉,兴许做着梦呢。我拿了绑好的网兜,小心地将竹竿子探上去,快要靠近到金龟子背的时候,将网兜用力一按,那只绿色的金龟子就套进了网袋,跑不掉了。

  我折了一根铁扫把上的签子,穿在金龟子头上的壳上,它飞的时候翅膀发出嗡嗡嗡的声音,像一架小飞机。我拿它去逗贞儿妹妹,金龟子颤动的翅膀碰到了妹妹的头发,她吓得叫了起来。一会儿金龟子振翅的羽翼停下了,我把它递给妹妹:“不要怕,你拿着玩,特别过瘾。”贞儿妹妹小心翼翼接过签子,那金龟子又飞了起来,贞儿吓得皱起了眉头。我帮她把签子插在墙柱子的裂缝里,金龟子又开始嗡嗡嗡飞起来。嗡嗡的声响将母亲吵醒了,她从竹床上坐起来问:“大马蜂又飞进来了,嗡嗡嗡乱叫,在哪儿啊?”

  我和贞儿妹妹躲在门背后捂着嘴笑。

  池塘边的柳树上还有铁牯牛。头上两只长长的角,像京戏里刀马旦身后插的鸡翎子,非常漂亮。铁牯牛有黄色的,黑色的,橙色的。我今天抓了一只橙色的铁牯牛,特别威武。你看它的嘴巴和牙齿,活像一把小小的钳子,在那一张一合,仿佛要咬谁,并且甩动着那长长的两根鸡翎子,像个武戏里要出征的将军,神气什么呢。我拎起它两只角,它立刻就反抗起来,六条腿在空中乱蹬一气。我要把它送给贞儿妹妹,不知道她喜不喜欢。

posted on 2006-10-28 22:33 亲水走廊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