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水走廊

导航

统计

给二哥的书

二哥:

  前些时候给你打电话,说起了老家的一些事。母亲在贞儿妹妹那里帮着带孩子,身体还好,叫我不要挂念。大哥盖房子的事,就在今年十一月份动工。等房子盖好,你回去看一趟,你那里离家也近些,不过三四小时的车程,我是回不去了。原想给老屋子拍一张照片的,可是原来几次回家,都没想起来。现在知道大哥要拆了原来的老屋,在上面盖新房,心里就着急了。

  我想你也一定和我一样,对老屋都怀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记忆。几次回家在一起,我都想和你说说小时候的事情。可是我们相隔的时间太久了,或许是年岁的增长,我们之间究竟生疏了,彼此好像不爱说话的样子。即使是偶尔的通电话,也不过是寒暄几句。

  所以,我只好给你写信,说一说埋藏在我们心中的往事。你还记得到府河放牧的情景吗?在那万亩草场滩头,把牛赶到一道河去吃草。那个渡船的人,你记得吗,是不是叫家黑?那些放牧的人,总喜欢躲在府河堤柳的树阴下打牌。傍晚把牛赶回家,我们各自骑在牛背上,沿着那条土路一颤一颤悠悠地回家。

  在南堤薅八月的时候,你把四爹带来的一条泥鳅争着吃了,四爹把鱼骨头含在嘴里吮吸,嘬嘬嘬的声响,让我们笑个不停。你是村里出了名的拐头、调皮蛋。你还记得不,你在河边的荆棘丛中,用旧自行车轮胎烧马蜂窝,然后一猛子跳进河里,那些马蜂窜出来,把那些个还没来得及跳进水里躲避的小家伙,咬了几个大肿包。你被那些大人怂恿着,在滚子河堤上打滚,顺着滚子河堤破一直滚下去,粘了一身的牛粪,回来被母亲痛骂了一阵。

  我们上大学之前,总是在一个学校念书,你比我高一个年级。在郭铺中学念初中的时候,我们都不穿鞋子,下雨天也不打伞。到了冬天,你那双破旧的力字鞋,前面都裂了口,鞋帮和鞋底都分开了,像鳄鱼张开的嘴巴,你拿绳子捆好了,在雨天里跑着去上学。村西头的人看了,都直摇头。你也不要埋怨母亲,母亲从村里人那听说了,我看见她也流着眼泪。后来我们又在城里一起念高中。你选择了文科,而我却选择了理科。我记得你拿回的书,尤其是历史和地理的书,我总要看看里面的内容,其实我也是非常喜欢历史和地理的。你当班长,而我似乎总也不是当干部的料。你班上的女生特别多,长得漂亮极了。我去你们班上找你,我觉得特别神气,因为你是班长,我有一个哥哥当班长,我觉得特别自豪。

  放暑假的时候,我们都回家帮家里做农活。那时我们正在长身体,感觉身上特别有劲。一回到田里和打谷场,就有使不完的力气。蹦啊,跳啊,非要学着幺爷和大哥用冲担挑草头。幺爷和大哥可以一头挑两个草头,而我们一头只能挑一个。七月的天气太热,地上晒得烫脚,我们柔嫩的肩膀经不住冲担的折磨。太沉了,肩膀实在受不了,皮肤都磨红了,一到稻场,就把冲担和草头从肩上一扔,人从冲担下面迅速逃出来。幺爷可不是这样,他每头挑的可都是两捆啊,走在路上,草头在肩膀两头颤悠悠,到了稻场,是把冲担两头的草头从容地卸下来。幺爷不在的那几年,姐姐,大哥,你和我四个人,在双抢的季节,累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插秧的时候,姐姐在秧田里扯秧,大哥挑秧,我和你在田里插秧,撅着屁股,从早到黑,那么长的田,总是望不到边。那时候就想有个插秧机什么的。有时候腰疼得实在受不了了,就跑到田榺上躺着歇一会,或跳到水塘里在水里泡一会。总是有干不完的农活。秧长好了,又要拔草,车水。我最不愿意在秧田里拔草,那秧苗扎得胳膊很痒很不舒服,而且腰也直不起来。我们俩一起在一架水车上车水,倒比拔草要舒服呢。因为两人一起合作,我要是车不动了,就可以少使点力气,这时候你就说:“怎么越来越沉了,是不是车不动了,歇会儿吧。”还有半夜里起来,拿着木棒到打谷场打谷子,那时候星空是多么灿烂,周围除了草丛里的虫鸣,就只有梆梆的敲打谷子的声音了。

  记得很小的时候,老屋里飞进了一只老鹰还是猫头鹰,记不清了,我吓得哭了起来,大门锁了,你叫我不要怕,我们站到放谷子的床上,从窗户爬了出去。我们一起争着收集幺爷的烟纸盒,用它来折镖玩。一起去菜园砍高粱,高粱还没熟的时候,早就认领了哪根高粱是谁的,到时候高粱熟了只能砍自己认的那些,不许乱砍。母亲蒸的蛋花,每人只许舀两调羹,因此总是等蛋花快吃完了,瞅着碗兜儿,争着谁泡那鸡蛋碗底儿。若这一次我抢着了,下次就归你。

  晚上我们在空酱油瓶里放上米糠,淋点香油,外面用一根筷子搭在瓶口,第二天早上就有一瓶子的蟑螂在里面,爬也爬不出来,它们又笨又傻……还有许多有趣的事,如抓泥鳅,摘莲蓬,看电影,晚上你和大哥在床上争论三国啊,水浒啊,隋唐演义等等中的人物武功的高低。你说我晚上爱磨牙,还蹬被子,这些都是真的么?

  现在,我们都离开了家乡,也不在一个城市,见面和说话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有时候一个人,想起滚子河的时候,就想起了许多有趣的事。现在我们都回不去了,无论是童年,还是滚子河。今年春节回家的时候,你和二嫂子开玩笑说,老了就回滚子河住,其实我也有同样的想法,就不知道能不能了此心愿。你现在身体不好,我还是时时担心,你不要再天南地北地出差了,都不年轻了呢,肝病也要慢慢地精心治疗,不能马虎,你平时酒饮得太多了,以后少饮酒。就这些了。

  代我向嫂子和侄儿问好。

                                                 弟上

 

posted on 2006-10-28 19:48 亲水走廊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