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水走廊

导航

统计

野菜

  小梭鱼,你如果到滚子河来,又恰好赶上好季节,让母亲和嫂子做一些野菜,或许你会喜欢。滚子河的野菜很多,记忆中的有:

  荠菜。就是地米菜,这种野菜很多地方都有。中学的课本里好像有一课也是写荠菜的。小时候,桃姐姐在春天里挎着竹篮子,沿着滚子河以及堤内的小垸,可以采很多回来。清炒或者包饺子,味道非常不错。今年春节回家乡,我和妻子以及二嫂子,带着女儿和侄儿们,到滚子河去挖荠菜。可是非常遗憾,不知是季节不对,还是荠菜根本就消失了——那些沙地里的野草,我把它们当成了荠菜采回了家。大嫂子一见我们采回了一篮子野草,就把它们喂鸡了。

  马齿苋。这种野菜新鲜的或晒干了,都是非常好的野菜。母亲喜欢将新鲜的马齿苋拌了细米粉子,放在铁锅里,和饭一起蒸。饭熟了,马齿苋也熟了,撒上盐,舀两调羹冻猪油一拌,筷子搅拌的声音,香喷喷的。

  泥蒿根。啊,泥蒿根炒腊肉,我最喜欢了。母亲经常会在我们孩子面前,念起她小时候在府河里挖泥蒿根的情形:“你们哪吃过旧社会的苦。小时候,哪里有饭吃?天天吃泥蒿根,喝南瓜汤。”如今泥蒿根还是有的,但菜市场卖的都是家养的,泛着绿色,真正的野泥蒿根是白色的,非常香。

  草紫。学名紫云英。开的花是紫色的,非常好看,大片的像一团织锦,是非常好的绿肥。没开花之前,刚长出不久的嫩草紫,割下来,用大火清炒,非常鲜脆,味道好似豌豆苗。周作人在《故乡的野菜》中也提到过这种野菜,居然连俗名称呼都是一样的。

  芋头禾。芋头,吃过吧?但要说芋头禾,恐怕有许多人未必吃过。芋头禾若做不好,味道麻口,不能吃。我记得母亲和桃姐姐的做法是,用米粉子拌均匀了,和着饭蒸。做法和马齿苋差不多,只是可能先要拦一下水,去去麻涩味。蒸好的芋头禾,拌上猪油,滑嫩,香软,特别好吃!

  棘莲苞。这个贴水而生的野菜,就不用说了吧,在《故乡的棘莲苞》中有详细介绍。放点青红辣椒,炒着吃,味道鲜美。

  南瓜尖。南瓜的叶尖,不知你吃过没有。焯一下水,一样的大火脆炒,别有一番味道。

  芝麻叶。芝麻叶和花,母亲和幺爷常说也是可以当菜吃的。他们吃过,但我没吃过,不知是什么味道。

  椿芽。初春的椿树,将嫩芽采下来,拦一下水,炒鸡蛋,有种淡淡的青涩,和美妙的清香。其实小时候并没吃过它,是后来在恩施吃的。

posted on 2006-10-27 18:09  亲水走廊  阅读(243)  评论(1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