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水走廊

导航

薅八月

  到了八月,立秋一过,南堤的黄豆地里长了很多草。这时双抢收完了,幺爷把挂在墙上的、屋角的锄头取出来,在门前榆钱树下的石头上磨好。母亲烙好了粑粑,用一块蓝布巾包裹着。

  背上锄头和草帽,带上粑粑和水,我们朝遥远的南堤出发了。南堤在府河堤南破,那里有大片的庄稼地,与八一农场挨着。我们在那里也种着自己的庄稼。因为相隔远,南堤那里一年就种两样庄稼,一季是小麦,一季是黄豆。村子里每户都趁这阵子去那里薅草,因在八月,所以叫薅八月。若在以前生产队的年代,每到薅八月的季节,全村的劳动力一起出发,还要带上做饭的炊具、粮食和蔬菜。偌大的队伍,开向南堤,好不热闹。

  从村里到南堤,大约要走十里路。沿滚子河,向南走,经过曹家塆,再到砖厂,看到那一座高耸的红色烟囱,就到了府河。经过八一大桥,再向右沿着府河大堤走两里,就到了我们的庄稼地。小梭鱼,为了赶在凉爽的早晨多薅些地,有时候要起得很早。清晨的滚子河,多么凉爽的风!呵,棘野河的莲叶,仿佛贪睡的贞儿妹妹,刚刚苏醒过来,揉了几下朦胧的眼睛,又转过身在沉睡中。天空像幺爷的一张蓝色的渔网,几只小鱼儿在渔网里面眨着眼睛,黎明的曙光在渔网中慢慢散开……

  走到南堤庄稼地的时候,幺爷的渔网收了,太阳像一条红鲤鱼,从东边的八一大桥上露出半张笑脸。啊,小梭鱼,帮我拔一拔豆棵里的野草。到了中午的时候,强烈的太阳光照耀着八月的田野,小梭鱼,多么的炎热!没有一丝阴凉,没有一点轻风,葱绿的黄豆叶都快被烤焦了。多么盼望有一棵树,哪怕是一片小小的树阴。不,即使是天边飘过来的一块云彩,带给八月大地几秒钟的阴凉,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啊!这令人痛恨的蒸腾的热气,燃烧的大地!我的狂突的心跳都被草帽下的汗水洇湿了。母亲烙的粑粑太干了,难以下咽。小梭鱼,你看二哥哥,他跑到了四爹那里,把四爹从家中带来的一条蒸熟的泥鳅鱼,两个人一起连骨头都吃啦。四爹吸泥鳅骨头的声音,“哎嗯嘬嘬嘬”的声音很远都能听见。晚上走过十里长路回到家,说起四爹吸鱼刺的声音,我和二哥捧着肚子笑个不停……

posted on 2006-10-27 11:00  亲水走廊  阅读(203)  评论(1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