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水走廊

导航

统计

待客

  初二的早晨,幺爷带二哥去家家里拜年,我也闹着要去。母亲对我说:“那么远,要去几个人啊,又没有好场合吃的,今年就让你哥去,你明年再去吧。”母亲这样哄着我,朝他们做着手势,让他们快走的意思。我在床边的谷袋上找着昨晚的衣服穿,来不及分辩,幺爷拎着几袋麻糖和酒,和二哥就出门了。

  表哥(幺爷的外甥)们拎着麻糖来拜年。四妈兜着围裙从后门进来了,一进屋就对母亲说:“哎呀呀,在弄什么好场合招待外甥们呢?”四妈的脸上长了许多冻疮。

  母亲在灶屋里说:“哎呀呀,不过炖的一点鸡汤呢。热一热,弄点线粉下进去。要是个把人呢,打几个圆毛倒简便。”

  四妈走进灶屋,在母亲耳边小声说:“去年娃儿们去姑妈家,也不过是糍粑煮腊肉,您这几破费哟。”

  母亲说:“如今姑妈年纪大了,当不了家。外甥媳妇们手紧得很。我这做舅母的,哪里有什么好招待,不让外外们饿肚子就是了。他舅舅若是在家,还要给招场合呢。一会儿让他们来过中。”

  四妈拍着手说:“哎呀,你这既弄好了,我就喊他们到这里过中。那中午他们就在我那里吃午饭算了。”

  一会儿三个表哥就过来了。“幺舅母,要您破费做么事。幺舅爷呢,出去热闹去了?”

  母亲说:“哪里破费呢,这大过年的,你们过来压个饿餐。你幺舅爷带着你二表弟走人家去了。不走人家,小玩意儿热闹还少得了他。”

  二表哥看着墙上贴的奖状,啧啧称赞:“我这几个老表都用功呢,贴一屋子的奖状,将来一定有出息。”

  母亲盛了几碗鸡肉粉条端上来,说:“墙上都是你二表弟的。哪里指望什么出息,一个个消钱罐。你们快坐上来,趁热用呢。”

  墙上的奖状都是二哥的!分明也有我的。母亲看我站在门口,就朝我招手说:“灶上还有一小碗鸡汤,快去端了喝。”

  我走紧灶屋,看那一碗油油的鸡汤水,里面什么也没有,就生气地说:“清汤寡水的,我不吃了。”

  “小——”母亲扬起声音走进来,把那“砍头的”几个字收了回去,压低声音说:“大过年的不好咒得你。你要吃什么,要吃滑鱼滑肉?”

  太阳在外面照得暖暖的,光突突的树枝在阳光中伸着懒腰。我跑到村子里,找小伙伴们打镖砸钱墩去了。

posted on 2006-10-26 17:47  亲水走廊  阅读(147)  评论(0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