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水走廊

导航

统计

过年

  二十六,年办足,二十七,年办毕,二十八,穿花啦,二十九,样样有,三十夜,桃花谢。年关将至,腌的腌腊肉,晒的晒干鱼。家家户户忙着磨豆腐,那门前的豆腐坊,日夜不停的吱呀吱呀磨豆腐的声音。豆腐做好了,炸成圆子或豆泡,用线串起来,挂在外面晒一阵子,放到房梁的竹竿子上凉着。小孩子们扳着手指头数着过年的日子。到了二十九,什么都办齐了。可是,三十夜,桃花谢,是什么意思呢。三十的大清早,从凌晨到天亮,外面的鞭炮声不断,本村的,邻村的,还有滚子河那边的,炸得噼噼啪啪响。幺爷和母亲起得很早,准备大清早的年饭。我在睡梦中听着灶屋里滋滋的声响,一切准备妥当了,母亲悄悄把我们从床上喊起来,准备吃年饭。桌子转个方向放在堂屋中央,摆上碗和酒盅,在碗上架几双筷子,神台上也用小酒盅盛满饭放在上面,开始“敬供”祖宗。敬供的活自然是由幺爷主持,他给祖宗们敬酒,跪在地上磕头,烧纸钱。幺爷磕头是那么虔诚,三个头一磕完,起身作一个揖,还要说几句祈求祖宗保佑的话。敬供完毕,炸最响的鞭炮。这个时候一家子围上桌子开始吃年饭。满满一大盆子的鱼,鲤鱼,草鱼,银鱼,放在桌子正中央,是年年有余。可是母亲总是要我们在动筷子前吃藕,她说读书的人吃藕聪明。我记得幺爷做的羊肉胡萝汤最好吃了,可也只有过年的团圆饭才吃上一回。

  吃完年饭,通常天还未亮。

  三十这一天,要在大门贴上春联,在墙上贴上年画,大家都穿上新衣裳。到了晚上守岁,等着幺爷给大家发压岁钱,一角,两角,都是那种很新的票子。在我的记忆中,幺爷在年三十通常被村里人叫去抹牌去了,大哥二哥也出去玩牌九去了,母亲有时也会出去抹牌,找不到角就躺到被窝里去了,姐姐和妹妹也不知在做什么。我一个人在除夕之夜闷闷的。看着墙上的年画发呆,神台上的香烧了一柱又一柱。幺爷要是在家里,该多好呀!
  那偶尔几声二五的炮竹,在除夕的深夜里,响得分外寂寥。

  三十夜,桃花谢,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posted on 2006-10-25 22:20  亲水走廊  阅读(113)  评论(0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