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水走廊

导航

统计

秋天里

  等到把晚稻插完,“双抢”的季节一过,幺爷一遍一遍的念着那些节气的名字,立秋处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仿佛是一首哀婉动听的歌,那墙上的日历一页页撕下来,被丢在秋风里,随落叶飘走。小梭鱼啊,秋天就这样来临!让人不知所措。梦中的霜花,就这样粘在了清晨的草叶上!

  唉,小梭鱼,菜园里的瓜果都下架了,真叫人伤心。幺爷拔去了那些枯枝败叶,种上了萝卜和白菜。稻田里的庄稼被收割一空,路边的青草渐渐枯萎,野长河里的莲叶也败了,一根根残荷垂在冰凉的湖水里。滚子河上空的雁阵,飞过头顶,它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在这苍凉的秋天来到这里?春天里,草紫花开,我曾为那些低飞的、散步的雨燕而欢心鼓舞。它们曾在我家的房梁上筑巢,把燕泥滴在我的课本上。我一天天瞅着燕巢里那些探出脑袋,叽叽喳喳叫个不休的小燕子们长大。不知那群燕子何时飞离的家园,它们去了哪里?如今,在苍茫的天际,这些雁也飞来,像往常一样,它们落到野长河安家。等到了开春,谁知道它们又飞到了哪里?

  啊,谁又能想明白呢,正如我想不明白幺爷是谁生的一样。也许不用想,有一天长大了忽然就明白了。那么多的日子!小梭鱼,我开始感到了寂寞。这寂寥是在秋天里,透明的晴日,趴在牛背上,让温暖的太阳烘着,听云雀清脆的唳叫声,看雁从头顶飞过。湛蓝的天空,辽阔的旷野,也不用担心牛偷吃身边的庄稼了。放心地闭上眼睛,只听见牛在啃食那些半黄半青的草叶,发出嚓嚓的声响。小梭鱼,旷野无人,真是寂寥啊!

  唯一真诚的伙伴,是善良老实的水牛,它背着我自由自在的在旷野里漫步、吃草,穿过野长河高高的芦苇。哎,小梭鱼,我趴在牛背上睡着了。白白的芦花伸到我脸上,仿佛是贞儿妹妹的手指,将我挠醒了。黄昏的时候,母亲站在村口叫我的名字。我从野长河回来,远处的夕阳正落在野长河的芦花中间。

posted on 2006-10-23 17:16  亲水走廊  阅读(135)  评论(0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