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水走廊

导航

2006年9月3日 #

至爱的人

摘要:他是我的父亲。我从没叫他一声爸爸。因为他排行老幺,他的侄儿都叫他幺爷,以至于后来他的孩子们也跟着叫他幺爷。只有一个例外,我的妹妹却叫他爸爸。 幺爷五岁的时候就没了父亲,听说是让日本人给打死的。因为祖父和大伯没借给日本人木船,就被日本人枪毙了。五岁的幺爷跟着二伯在船上。风里来,雨里去。从滚子河到府河,再到***汊湖,从八百里汉江到长江。幺爷的童年是在水上度过的。 幺爷经常和我讲起他年轻时...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03 18:36 亲水走廊 阅读(130) 评论(1) 推荐(0) 编辑

最后一场雪

摘要:在快要进入夏天的时候,正是满眼滴翠,我却忽然想到了雪。这真是奇怪的事情。 我记不清了,那到底是不是最后一场雪。这么多年,我念书,工作,成家,一切都匆匆而平淡,一晃之间居然过了三十个年头。离开家乡后,再很少和家乡人联络,竟有些疏远。偶而会想到他们,那些人和事,虽然有些模糊,却也能拣起一些片段或者剪影,一个人的时候,拿出来咀嚼。 可能是我散漫惯了,做什么都丢三拉四的,找回那些零星的记...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03 18:33 亲水走廊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0) 编辑

对面阳台的鸽子

摘要:我总是能看见对面阳台的鸽子。我住在顶楼,是因为顶楼便宜,又没人要,这正好,到楼顶的平台看风景似乎方便了很多。每天下班回来,我习惯地走到楼顶的平台。这时候,对面楼顶的平台总是会有一群鸽子,围在一个小女孩的旁边。鸽子上下翻飞着,盘旋着,一会儿落在少女的肩上,一会儿落在她不远的水泥地上。女孩弯下身,蹲在那儿,细心地喂着鸽食。鸽子扑楞楞拍着翅膀,咕噜咕噜啄着地上的苞谷。傍晚的霞光染红了天空,染红了少女...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03 18:27 亲水走廊 阅读(235) 评论(1) 推荐(0) 编辑

故乡的棘莲苞

摘要:故乡的棘莲苞 棘莲苞,一种长在水上的植物。我不知道它的学名应该叫什么。也不知道它的地理分布。小的时候在家乡,湖里塘里到处都有这种东西。人们都叫它棘莲苞。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形象很有趣。它的叶象莲,心形,大的叶两尺见方,贴着水面而生。叶的下面是棘莲梗,如拇指般粗细,外面布满刺,里面却是青青的绿或白,象女人手上的玉镯,可以生吃,亦可以用来做菜。果实亦生在水下,也长满了刺,如同刺猬一般。剥开那...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03 18:15 亲水走廊 阅读(407) 评论(1) 推荐(0) 编辑

民谣·女儿的歌

摘要:民谣·女儿的歌 一、民谣 幺姑出嫁 雁,雁,抬扁担 接幺姑,吃红蛋 红蛋没煮熟 把幺姑气得眼泪流 跳手舞 金大脚,银大脚 洋蒜葫芦水不落 不落南,不落北 北上种的好荞麦 荞麦开花一片白 茄子开花紫红血 金簸箕,银簸箕 哪个的小脚拿过去 月亮哥哥 月亮哥哥,挑摇窠 挑到路上,遇到舅妈 舅妈打个屁 叫你滚回去 外婆的摇篮 我从家家*门前过 梦见家家睡摇窠 (*家家:方言,外婆的意思) ...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03 18:08 亲水走廊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0) 编辑

读书之害

摘要:张关镇老君旧时读过私塾,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憨厚老实,娶张村女为妻;老二读书甚多,博学多才,妻也颇爱钻弄学问;老三中途辍学,成天在街上无所事事,交一女友,也念过一些书。 有一次过中秋,一家子吃饭,没有外人。大媳妇平素***蛮泼辣,席间出口不逊,怨老人薄大而厚小,老大欲止之,其妻逾怒,忿而摔筷离席。老君指着大儿子说:此皆不读书之害也。 后不久老二跟媳妇闹分居。两人各忙各,回家也互不搭理...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09-03 17:46 亲水走廊 阅读(195) 评论(1) 推荐(0)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