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水走廊

导航

统计

2006年11月5日 #

老屋的记忆碎片

正文内容加载中...

posted @ 2006-11-05 21:00 亲水走廊 阅读 (148) 评论 (0) 编辑

2006年11月4日 #

性鸡

摘要:“性鸡哦,性鸡哦!”总是能听见这样的吆喝声,从村东头到村西头,一个挑着担子的人儿,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在村子里吆喝着性鸡。这时候槐花开过了,满地的小鸡已经长大了,它们身上涂的红颜色,绿颜色也都褪了。“性鸡的请等一等。”母亲出来招呼着性鸡的人。性鸡的人将挑子挑过来,在门前大榆树的树阴下坐下。性鸡的人是围着长长的蓝围裙,五十多岁的样子,他坐在自己带的矮板...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1-04 17:45 亲水走廊 阅读 (204) 评论 (0) 编辑

秋雨落花(5)

摘要:5.天晴了。秋蝉在树上戚戚叫着,仿佛最后的哀鸣。白白的太阳照着湿润的大地,院子里寂寞得很,空气中没有一丝尘埃。凤姨一连几天不爱说话,九九艳阳天早在她心里死了。除了洗衣服,做农活,吃饭也恹恹的。晚上也不在院子里坐,一个人闷闷的呆在她自己的房间里,仿佛是生了病。祖母在屋子里升着炊烟,忽然有人慌慌张张来报:“快去看看,凤儿落水了!”祖母丢下灶上的活计,连忙从后门出去了。̶...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1-04 13:21 亲水走廊 阅读 (121) 评论 (0) 编辑

秋雨落花(4)

摘要:4.太阳出来了。凤姨仍然是早上起来洗衣服,然后扛着锄头出去了。到了晚上,院子里依然热闹,年轻的人依然喜欢聚在凤姨的旁边,可是凤姨的歌声不见了。大家在院里说着笑话。一个人在那里用手比划着说:“张飞回来跟刘备说:我跟敌营的头说,文斗还是武斗?他说先来文的。他就拿两只手比划着,两臂一展,做出几尺长的样子。张飞以为他显示他那东西如何如何长。只是不服气,两只圆眼瞪得像兔儿卵子,用手指了指脚下,又...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1-04 13:20 亲水走廊 阅读 (98) 评论 (0) 编辑

秋雨落花(3)

摘要:3.早晨,阳光照样穿进来。我坐起来,听见院子里有个女人在叫骂:“哪个××日的,把水泼在门口。天本来下涩,都不能踏脚。”祖母迎了出去说:“左不过是小孩子不懂事,将洗脚的水泼了。左邻右舍的,就骂成那样了。”我听了是前面三婶的声音:“小孩子不懂事,难道大人也是不懂事的么?”祖母说:“大人还兴许比不上小...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1-04 13:17 亲水走廊 阅读 (77) 评论 (0) 编辑

2006年10月30日 #

秋雨落花(2)

摘要:2.凤姨清早上起来,在床头打扮。她上面穿的是白色的确良衬衣,下面是蓝灰的哔叽卡裤子。凤姨端了一盆子衣服,在门前的楝树下洗着。麻雀在枝头啁啾,太阳的白光照着门前的榆树、楝树。凤姨把衣服凉在榆树和楝树之间的棕绳上,屋顶上升起了炊烟。到了吃早饭。妈妈给爸爸盛来了米饭。我坐在桌子旁边,拿筷子敲着碗,皱着眉头说:“妈妈,上顿豆豉,下顿臭豆腐,总是些咸菜。我到祖母那里吃,凤姨买了鱼。”...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30 21:54 亲水走廊 阅读 (119) 评论 (0) 编辑

秋雨落花(1)

摘要:1.凤姨那年十九岁。妈妈的记忆好,知道凤姨是哪一年哪一天出生的,而我恰恰相反,除了自己的,谁的生日都不知道。那些究竟和我有什么相干呢,我只记得凤姨很漂亮,很喜欢唱歌,嗓音特别美。除开冬天的时光,那些温暖晴和的夜晚,院子里总是有一大群人坐在那里。夏夜的印象最是深刻,竹床搬到了院子中间,家里所有的凳子也搬出来了,年长的坐在那里抽烟聊天,小伙子姑娘们在那听收音机,说笑话,唱歌。我和小伙伴们在院子周围到处...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30 21:52 亲水走廊 阅读 (169) 评论 (0) 编辑

2006年10月29日 #

栀子花开了

摘要:小梭鱼,金龟子飞走了,我也玩累了。正坐在竹床上翻《大战长坂坡》的小人书连环画册,四妈提着一只小竹篮子,从后门进来了。四妈拍我脑袋一下说:“娃儿们,来看看,新鲜玩意儿。”  我说;“是什么呢?”朝篮子里一看,呀,栀子花!满满一篮子栀子花,有开着的,半开的,还有打着骨朵的。  母亲担了一担水,倒进大水缸里,放下桶和扁担,过来和四妈说着话,吩咐我拿凳子给四...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9 20:00 亲水走廊 阅读 (229) 评论 (1) 编辑

2006年10月28日 #

金龟子与铁牯牛

摘要:初夏里,幺爷在屋后的椿树底下,用竹梭子一样的针,一针一针地在织鱼网。我从屋后玩到屋前,那些花不知在什么时候就一茬接一茬地开了。槐花开了,接着栀子花也开了,榆钱树也开花了,昆虫在头顶上嗡嗡嗡闹个不休。我想起了榆树上的金龟子。  高大的榆树上有松脂一样的琥珀色的汁液,黏黏的像麦芽糖,几只金龟子贴在榆树的肚皮上睡觉,兴许做着梦呢。我拿了绑好的网兜,小心地将竹竿子探上去,快要靠近到金龟子背的时候,将网兜用...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8 22:33 亲水走廊 阅读 (827) 评论 (1) 编辑

给二哥的书

摘要:二哥:  前些时候给你打电话,说起了老家的一些事。母亲在贞儿妹妹那里帮着带孩子,身体还好,叫我不要挂念。大哥盖房子的事,就在今年十一月份动工。等房子盖好,你回去看一趟,你那里离家也近些,不过三四小时的车程,我是回不去了。原想给老屋子拍一张照片的,可是原来几次回家,都没想起来。现在知道大哥要拆了原来的老屋,在上面盖新房,心里就着急了。  我想你也一定和我一样,对老屋都怀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记忆。几次回家...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6-10-28 19:48 亲水走廊 阅读 (202) 评论 (1)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