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一 从很小很小她就懂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眼如秋水,唇似丹砂。菱镜里是张极美丽的、人类的脸,细细腰肢款摆成风中一棵翠柳。只是,宽大裙幅之下,掩藏着一条属于狐的,毛茸茸的长尾。 清江县,街头巷尾,妇孺老幼,没谁不知道纤纤有个做知县的父亲,母亲却是一只狐狸。 消息是自谁走露的呢?丫鬟,小厮,还是接生的稳婆?十八年里已经无从追究,毕竟死水般无波的生活里并不经常出现拍案的惊奇,也因此她的名字被整个清江县... 阅读全文
posted @ 2009-03-09 22:08 明明大喵神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0)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