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迷随想冷饭集 之 漫游大理国之随想

        大理的扬名,金庸实在是功不可没。伍迷早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在想学段誉那样去寻找山谷中的神仙姐姐。今年初,一个朋友的盛情邀请,伍迷有幸踏上了这块拥有“风花雪月”的国中之国。(风花雪月是大理的四大景观,指的是 “下关的风、大理的花、苍山的雪、洱海的月”)。
        时光倒流至大理国游玩的第二天下午。在胡乱砍价依然未果之后,伍迷和朋友一道乘上了洱海的游船。一个很小的船上却拥有着许多浪漫的气息,走到船头可以感受Jack和Rose在泰坦尼克上的深情,走在船尾,可以和船夫闲聊他去年的生意如何的不错。伍迷选择了另外一种,在甲板上,和朋友一起仰在太师椅上嗅着洱海独有的气息。那天的天气的确很照顾一向倒霉的伍迷,海天一色的纯净,白雪苍山的深远,以及船儿的破烂不堪和船夫的唯利是图,伍迷再次(第三次)想到那首绝妙的歌曲:笑傲江湖中的“沧海一声笑”。“苍海笑 淘淘两岸潮 浮沉随浪几今朝,啦………,啦………,啦…………”,哈哈,人生之惬意莫过于此,实在是妙不可言,伍迷仰天长笑——哎哟,得意忘形,伍迷连同整个椅子向后倒在了地上,幸好,幸好,没有下到洱海中去喂没吃过龙肉(应该是属龙的人的肉)的洱海龙王。有道是:“悲伤”的妈妈是“乐极”,要想快乐多多,让“乐极”实行计划生育是多么的重要。伍迷,你可记住了,乐极会生悲的哦。
        时光再倒流半天——非常非常之早的清晨,伍迷和朋友出了屋门,向着那座拥有终年积雪的苍山爬去。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那么有龙上山,则不仅是名,而且是灵了。爬山应该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我和朋友在上的时候已做好了长途跋涉的准备,路上不时能看到,一些可怜的游人雇了当地村民的马匹上路,伍迷总是笑谈曰:“只总人杂革纳摸差欠呵(云南话),格宗宁忒么用、忒蹩脚(上海话),这种人太没用(普通话)”。可惜,山并非是那么的高,却一点也没有照顾给了它灵气的伍迷一群。当大家走了一个又一个的盘山弯道,总以为下一个就该到那个仰慕的”七龙女池”,可每次都发现或许应该是再下一个。在几经道路坎坷之后,伍迷一帮终于到达——不容易呀。(有名的地方,它的景色已不需我多言,反正其中良景也不是伍迷的文字所能表达得清楚,您最好去想像,因此,此外删去237字)。从景点出来,又将再次面临刚才上山时那十几公里的羊肠盘山道,选择骑马,是令伍迷尴尬的一举,但朋友实话实说:“都已累成了唐僧,你还想做悟空,你行吗你?”嗨,面子的确是不价值几个小钱了,上吧。马背上,伍迷又找回了信心,对着马儿指手画脚,“你,给我慢点;你,给我快;你,嫁,快嫁;你,愚、愚,听到了吗,叫你愚…”(其实马儿有一个大理小伙在旁牵手,伍迷当然狐假虎威),那大理小伙看我如此开心,于是索性放开缰绳,拍了一记马屁,伍迷的坐骑顿时如收到情书的初恋小伙一样开心向前进。此时伍迷大呼“救命”,因为道边是万丈深谷,实在是开不得这种宇宙玩笑,伍迷丢了命是小,吓着此处的游玩的大妹小姐们,可是伍迷绝不忍心。更何况选修课中的“凌波微步”伍迷还未参加统考,没有抱过佛脚的技术怎能马上应付此时的马背险情。小伙及时赶来,言道:“马儿也爱惜生命,上有老马,下有小驹,尚未扬名,怎能轻生。”伍迷反驳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还是您老掌舵,小可才放心。” “啊,这诗是你写的吗?真好!” “啊,非也,非也,你今年几岁,上几年级?” “我下月满18,小学念完就没读了。”“哦,原来如此。”伍迷一时感想颇多,不觉又唱起了昨晚的那首”沧海一声笑”。” “…… 苍天笑,烟雨摇,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淘浪淘尽红尘俗事知多少。……”
        时光再倒流半天,在大理国游玩的第一天晚上,伍迷和朋友进了大理古城,一座有着古朴典雅的现代城市。古城有一条非常有名的街道——洋人街,伍迷和朋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古典与洋气相结合的鬼子街。哈,老外当真是出奇的多,有白色皮肤的、黑色皮肤的、黄色皮肤的、棕色皮肤的、还有花色皮肤的(呵,不要搞错,我是指街边的那只鬼子犬)。一个大肚将军迎面走来,我朝他一笑,他来了一句“Hello!” 我连忙应声答曰:“好大的油肚,好大的油肚(How do you do!)” 洋人街有着不同于其它街道的特色,世界各地风格的吧排在一起,各种肤色语言混在一起,像是在开联合国大会。天色已晚,伍迷和朋友走进一有着电脑上网的小酒吧,上网免费,伍迷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能碰上这等好事,看来洋人街是有独道之处(当我们打开菜单时,才知独道之处的秘密)。离开家那么多天,好想念网上的那些mm,可惜只有三台电脑,有两台是身强体壮的洋小伙独占,伍迷不敢有所奢望,还有一台是一长发小姐,哈,或许有戏。我站在小姐背后,由于眼睛不好,我凑了过去,才从满屏的日文得知漂亮的她不是老乡,而是东洋鬼子。我站在后面好一会儿,小姐显然不好意思了,望着我指了指电脑,比出一个“请”的手势,我大感受宠若惊,忙蹦出自己唯一能说的一句日语:“呵里饿多克腮一马死搭!(谢谢)”小姐瞪大眼睛惊讶之极,连问了好几句日本普通话(好好听,不会是日语方言吧),我不知所措,“是、是、是……听不懂吗?……yes、yes、yes……还是不懂吗?对,你是日本人……害!害! 害!” 急中生智,我想起一句:“塞油那辣!塞油娜娜!”小姐好生失望,嗨,伍迷我也是大觉遗憾,你又怎知呢?晚上走出洋人街,在回旅社的途中,和朋友谈起适才的尴尬,朋友总结说:“没有邂逅的旅行是不算成功的出游,你已走运了。”我虽不以为然,但细细一想,那日本妹妹要是明天也爬苍山,游洱海该多好。于是在街头和朋友高歌“……轻风笑 静如寂寥 豪情万丈 衣锦晚照 苍生笑 不再寂寥 仍在痴痴笑笑……”
        伍迷在大理国的三笑,虽难抵秋香的动人,可也满怀激情,三笑各有不同心境,事如今想起,不觉又生感慨,古城、苍山、洱海、沧海一声笑……

伍迷自评:在2001年春节期间,伍迷和朋友到了云南大理游玩。长时间在工作和生活压力的情绪中生活,所以来到那个较为纯净的地方,实在是心灵的最好释放。正如歌声中唱道,“……轻风笑 静如寂寥 豪情万丈 衣锦晚照 苍生笑 不再寂寥 ……”。现今回忆那段时光依然感觉无尽的快乐,只可惜这样的时光来得太少太少。

 
音乐简介:看过许冠杰版的《笑傲江湖》或李连杰版的《东方不败》,相信一定能体会《沧海一声笑》的壮志豪情。

posted on 2007-04-01 08:39  伍迷  阅读(2986)  评论(3编辑  收藏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