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有之有】洛森十三圣人

  这里的圣人不是洛森的人们给道德高尚、对后世影响深远的人的尊称。

  这里的圣人,就是无偿替“影”管理世界,被剥夺了种族权和死亡权的,为洛森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貌似有些没有)的人。

  圣人在圣人出生之前就成为圣人。也就是说,圣人是被洛森的世界属性预订的、受世人敬畏的十三个存在的象征,并且当圣人被通知“从此以后你就要当个圣人了哦”的时候,他就没有权利再说“我是xxx种族的一份子”“我是xxx国家公民”了。同时,圣人也是不被允许死亡的。

  所以,有些人觉得圣人炫酷想当圣人没当成,有些人觉得圣人累到半死不想当圣人……也不行。

  当然。前者可以选择成为洛森住民心中的圣人,后者可以成为洛森住民心中的臭虫,不牵扯到世界本质的东西……就跟个人的言行举止有密切联系了。

  十三圣人以第一圣人为首领,而当第一圣人暂时不打算管事的时候,第二圣人又是其余十一个的首领。剩下的十一个圣人平级,于是在圣人集团中最特殊的也就是这两位,而圣人集团推进世界进程的日常,也有至少一半是这两位干的。

  那么就把这十三个人的设定……简单概括一下。

  ……

  第一圣人,“命运从者”筮安。

  筮安是一个精灵,六千七百年前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中。在那个时代,筮安这样的精灵……基本算是一个残疾人。

  并不是说几千年后筮安这样的精灵就不是残疾人了,而是几千年后精灵们早就学会平等对待老弱病残了。

  牵扯到种族设定和种族天资对比的地方在此不详述,反正当筮安出生的时候,没有引起体周元素律动。

  对于人类来说,如果一个婴儿刚出生的时候就能引起周围空间中的元素律动,那这就是个几十万分之一概率出现的天才。就凭这么高的元素亲和天赋,这个婴儿日后至少也是一个贤者级别的人物。

  而精灵是怎么算的呢?你要是出生的时候引不起元素律动,那就是跟你作为人类少长一条胳膊同样严重的问题。

  更不要提筮安的眼睛还是看不见东西的。

  所以当这样一个女孩出生的时候,父母的忧虑还要大过家中新添成员的快乐。

  不过筮安的眼睛并不是看不见的。她只是不能看到“现在”。

  当她的其余感官还在接受“现在”的信息时,她所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来自于几秒后、几小时后、几天几月几年后的未来。

  ……

  筮安小时候不仅被当做残废,还被当成弱智。

  原因很简单,就是她看到的东西和现在的东西不一样。比如说她妈妈明天要把一根木头从屋后拖到屋前去,她看到木头在屋前,她想在上面坐一坐,于是她跑到屋前朝着她看到的木头的位置坐下去——显而易见今天那里是没有木头的,于是她跌倒了。

  事实上筮安花了很长时间去理解她眼中的那些像到底是什么含义。在她弄明白那是未来的“场景”之前,她一直把自己看到的东西当作垃圾信息来处理。之后她又花了很长时间去适应在听到今天的声音的同时,看到明天的“场景”。

  我们做过这样一个实验,给刚出生的婴儿一个物体的影像,婴儿会试图去触碰这个影像,表明婴儿在刚出生的时候已经期望自己的视觉感知得到实证。如果婴儿摸不到实体,它就会开始哭叫。进一步的实验表明感知的互相验证跟人格形成有密切联系。

  但是筮安在运用思维抽象理解(有极大程度上的“某个外力”的协助)之前,她所看到的东西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其他感知的验证。正相反,其他感知做的事实上是证伪工作。这对筮安的认知和人格形成造成了极大的阻碍,导致筮安……事实上没有常人的认知和人格。筮安拥有的格没有一个确切的名字,但显然不是人格,因为她从思维活动来看和人截然不同。

  由此可以初步估计筮安在人的社会中生活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由于筮安的行为冒的并不是傻气而是诡异的一种气氛,她的父母不止一次想要送走她,丢下她,甚至有一次她的父亲试图杀死她——就是那一次她的父亲认识到了筮安的不死特性。他发现窒息二十分钟没有给他的女儿带来影响,于是以后他再也没有做过除了照顾她以外的任何事情,也不让他的妻子做。

  ……

  筮安的父母死于对第六圣人的讨伐战争。

  第六圣人在那个时候还不是圣人——没有正式成为圣人,而是时刻威胁着洛森智慧生物生存的一个强大存在。第六圣人为了建造一个可以协助研究符文体系的建筑,抽取大量活人作为劳力,因此第六圣人和活人之间有着完全无法调和的矛盾。活人要活着,第六圣人要死的活人。

  在持续两千五百年的战争中,智慧种族那边其实早就撑不住了。但谈和和投降对第六圣人一点意义都没有,所以洛森的智慧种族没有投降的能力和机会。这场战争能撑到筮安出生的唯一原因,就是第六圣人除了征调劳力之外心思都在研究符文上。哪天它发现一个符文可以让被镌刻的物体在向前运动时上浮(这个符文在地球也有应用,把钢铁做成这个符文就是机翼),说不定就把打仗这回事给忘了。

  也正是因为此,三大陆的智慧种族们自我感觉把握住了一个战机想要做一番大事,强行征出了一支队伍向朽域进军。这支军队的核心战力是万余精灵,筮安父母即在其中。关于精灵的战力只举几个例子,比如说同等肌肉力量情况下精灵在两小时内连续射出六百支箭和地球上英格兰长弓手一小时内射出一百二十支箭之后体力耗尽就可以做一个横向对比,以及精灵可以使用理论上可以拉开弓弦的任何姿势和身体部位射击的本领可以了解一下,之后写洛森的精灵历史的时候有一小段关于精灵在森林内以三千人屠杀二十万人类军队而死亡是个位数的事迹也可以了解一下。第六圣人被智慧种族的执着精神感动了,于是它在军队经过某个沼泽的时候顺手引爆了整个沼泽。

  至于之后第六圣人把自己突然拥有的一万多个优秀射手安排到哪里去了不是我们该关心的问题。可能有那么一部分用作符文塔承重墙材料了吧,毕竟以符文塔的那个复杂建筑结构,工匠们在干活的时候很容易把自己砌进墙里。

  也就是那个时候筮安开始停止自己的生命活动,并且在她父母死后不久停止完毕。她坐在自己的屋子里,不动,不呼吸,不心跳(我说的是精灵负责血液循环的器官的搏动)。她坐在那个地方,看着许多人的死相,认识的,不认识的。那时候她十四岁。

  她看了六年之后意识到有一个她最熟悉的人的死相她始终没有看见。为了看见这个人的死相筮安跳了河。由于她全身的关节已经长到了一起,因此她在站起来去跳河之前掰断了自己的肘、腕、膝和颈。她在摇摇晃晃走向河边的时候,身上落满了灰尘。

  只是筮安在跳河之前就看到了要发生什么。她发现她仍然看不到她的死。

  ……

  接下来八十五年筮安在遗迹海域度过。

  遗迹海域是海妖群体的栖居地,与外界几乎完全隔绝,绝不是顺着哪条河流就可以找到的。

  筮安就被家门口那条河冲到了海域,并在那里度过了八十五年。

  在八十五年期间筮安表现出了令人无法理解的学习能力,这种学习能力已经超越了客观条件所能允许的上限。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海妖们跟筮安开玩笑,决定教给她一个以水来重塑躯体的技能。之所以说这是开玩笑,因为这个技能海妖天生就能掌握,并且不可能教授给其他种族的人,因为只有躯体本来就是纯水的人才能只用水来重塑躯体,这根本就不是技能,这是本能。

  反正筮安就是一遍学会了。

  筮安学会了她在命运里看到她会学会的所有东西。八十五年之后,她带着被灌满海水的两片肺离开了遗迹海域。在此期间“影”跟她聊了几次,这种不在命运里的对话让她很不适应……但"影"从没敢跟她聊起过法则的具体原理。

  “影”跟古神灵做的保证,滥用法则已是死罪,更不要提不小心教会了别人使用法则。

  ……

  上岸之后筮安很快就被尊为圣人——洛森的第一个圣人。

  她可以随意给大陆势力洗牌,改变一个文明的科技树形状,推进或减缓世界进程。萨提拉大陆有个广为人知的故事,筮安跟一个原始小国首领聊天,整个过程她就说了一句话,之后这个小国的科技进步了五百年。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筮安熟知洛森的一切,这跟后来第二圣人的熟知还不一样。第二圣人的熟知是博知,跟他交流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他在用他浩如烟海的知识储备在回答你的问题,而第一圣人的熟知几于全知。你请教她任何一个问题,假如她看见命运让她回答,她同样能在瞬间回答你的问题,但她表现起来是漫不经心,甚至像是答案没过脑子。

  第一圣人的气质是冷漠得似乎不关心洛森的一切的一种感觉,但她的实际行动却是推动洛森世界进程的根本原因之一。

  对,根本原因之一。

  打完第六圣人之后三大陆种族联盟会破裂,如果放到地球来看这破裂的根本原因是无法调和的利益矛盾,但在洛森这顶多是引导世界格局发展方向的力量,联盟分裂的根本原因之一在于第一圣人存在于世界上。

  如果没有圣人集团、“影”和古神灵,联盟会由于利益矛盾而无限接近破裂,战争会无限接近爆发——但是永远不会爆发,因为没有那些存在,洛森就没有了在时间线上滑动的动力。

  最近在梳理世界设定的一些想法,把世界看作多方外力作用下的矛盾平衡,这个设定大概算是一个应用。

  讲回来,第一圣人的行动是推动洛森世界进程的根本原因之一。

  她做的影响最大的一个行动就是领导了对第六圣人的战争。战争爆发大约一千年后筮安出生,之后她领导了大约一千五百年的战争,把智慧种族的全面劣势硬打成了全面优势,胁迫第六圣人无条件加入圣人集团。当然,第二第四圣人对第六圣人的压制是取胜的原因之一,否则让一个圣人级别的人亲自参战怕不是会在一个月内灭绝洛森所有活人。

  之后她一直呆在普通生物(即非圣人的生物)注意不到的地方控制着世界的发展。在之后的几千年中,“影”与她保持着比与其他所有生物加起来都要密切的联系。她与“影”管理世界的方式有些微的不同,她使用简单直接的办法与洛森各大势力交涉,而“影”更像是一个在远处拉动丝线的操纵者,精细地调着木偶的姿势。“影”不亲自参与洛森的任意一个大事件,但若对洛森的任意一个大事件进行分析,在幕后操纵者的背后,总有一个极为模糊的影子。

  ……

  第二圣人,“红弋之天灾”束昏仪。

  起名废花了很大时间试图起出一个完全不受束缚的优雅而强大的存在的名字,最后起的名字实在很难听,放弃了。

  然后才意识到这个人不需要一个好听的名字。该托食客是一盘散沙,没有社会,缺乏共同文化。这种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个社会的种族起出什么样的名字都不该奇怪,因此把这个名字保留了下来。

  然而这并不是偷懒的借口。名字只是摆在这里,随时可能替换。

  ……

  第二圣人的设定很短,在对他进行描述之前,先来一波该托食客繁殖方式的介绍。

  该托食客是普通生物中强度最高的一种,而根据洛森的基本原则,强度越高的生物繁殖能力就越差。

  这种规则在该托人身上达到了一个极端,即:该托人的繁殖会造成人口有效数量减少。

  该托人的繁殖方式有两种。

  1,该托人分出一部分自己的力量同化异种生物,使得该生物分类上属于该托。此种繁殖方式分出去的力量大于被同化对象接收的力量,且无法用任何方式弥补。

  2,两个该托人进行融合,以消除这两个人的存在的代价得到一个后代。该后代的力量强于双亲中的任意一个,弱于双亲力量的总和。该托人出生之后力量永远不会增加,只有可能减少。

  对应的,该托人的自然寿命是无限长。

  因此,但凡不得抑郁症这类精神疾病的该托人都不会选择繁殖,但凡不得懒癌的该托人不会选择同化来增加自己的仆人。

  回到第二圣人,他是一个特例,因为他是圣人,代表“极限”的圣人。

  第二圣人出生后很短时间内,他的力量和学识增长到足以代表“极限”的程度。具体来讲,该托人的平均最高速度是五倍音速,再高容易伤身体,而第二圣人的最高速度是七分之一光速。为什么大约七分之一光速呢?最初的设定是他可以在一息之间横穿洛森,算了算大概就是这个数。

  至于破坏能力,第二圣人可以进行两天的蓄力之后发出五次攻击,每次攻击的强度足以把半个洛森化为高温蒸汽。洛森的魔法讲究对空间中的元素的亲和力以及引导元素律动,任何试图在体内储存能量的行为都带有相当的危险性,然而第二圣人在体内储存了非常多的能量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以他的身体强度也受不到什么影响。

        放任这样的一个存在行动是及其危险的行为,所以“影”对他下了一个限制:只有三次破坏地形的机会,如果破坏太多或者第四次改变地形,抹杀。其实这限制下了如同没下,“影”拥有修改洛森法则和随意时间跳跃的能力,如果有什么生物做了不符合它想法的事情,它会来到过去,然后对这个生物进行操作。

  怎么操作呢?操作思想、行为还是存在性?呵……那这可得看它怎么想了。

  事实上我赋予“影”的权柄就是太多了。最开始它只是个神话纪元遗留下来的喽啰罢了,本来待在角落里根本引不起我的注意,莫名其妙就变成魔王,再后来能从与我同权柄的古神灵手下逃脱,到现在成为洛森的实际管理者,除了它蛊惑我下意识提升它的级别之外,我想不到解释。

  ……

  第二圣人没做过什么大事,目前为止就做过一件:炸平栖月岭。

  栖月岭是第一大陆该哈图最高的山峰,也是朽域两个重要的基地之一。第六圣人在这座山上安置了大量的兵力并把这座山刻满了符文,把它布置成了一个恐怖的防御要塞。依赖当时普通生物的力量,不可能攻下这座山。

  对于这个防御要塞,第二圣人使用了一个办法。

  无视它的坚固符文穿进山的内部,无视它的耐火符文使用温度远高于恒星中心的热团对它加热,使这座山在极短时间内变为岩石蒸汽吹到大气中。

  简单讲,升华这座山。以地球做类比,相当于当别人拿的打火机威力能烤熟鸡蛋的时候,你拿着打火机把一座置于液氮制冷装置中的山升华了。

  对第二圣人来说这是举手之劳。第一圣人让他摧毁栖月岭,半个大陆的路程他十分钟就回来了,其中九分五十九秒在和人聊天,以及给第六圣人写劝降书。

  剩下一秒用来升华栖月岭,赶路的时间由于在十的负五次方秒以内所以忽略不计。

  这就是极限。当普通生物们在仰卧起坐以锻炼身体的时候,当他们像我们人类一样一把大剑都拿不起来的时候,当他们还在问天地为什么不坠不陷的时候,当他们被体壮者围殴而无法还手的时候,当他们还在摸索耕地技巧的时候。

  这就是极限。

  第三圣人,“虚像”荧。

  人心圣人是个智力障碍者。

posted @ 2018-09-30 23:29 Konoset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