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卖菜难之“又多收了三五斗”

    今天要说的故事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本来我是作为给某市的12345热线写的有关我创业项目信,介绍下目前农民卖菜难的问题,以及由此我们项目的解决方案。可惜洋洋洒洒的万字长文基本上没什么用,政府做事讲究流程,讲究分工,对于涉及多个部门、多个主管地的复杂但是一般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在不同主管地和主管部门之间转来转去,最后也就没啥有用的结果了。其实我写信之前也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市长根本看不到,下面也解决不了,但觉得跟我创业的合伙人是一个贫困户青年,现在政府扶贫攻坚力度这么大,以为贫困户创业能够有啥支持的,还是想试一试看能否获得什么帮助。结果我想错了,创业还是要靠自己,不能有事就找政府。下面我附上我信的第一段,和信附录的故事。

------------分界线---------------------------

    在动笔之前,我心里面反复回想着一位地方领导的话:“老百姓自己能解决的一点很小的问题,要自己想办法解决,而不是有事就找政府“。领导说这句话很无奈,作为我个人也表示很理解,从小就学习了要有”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传统美德,不能动不动就找政府。所以今天我写这封信心里面很矛盾,也许这件事情在领导看来就是一件小事,应该靠个人想办法客服困难去解决的,但是我作为一个小老百姓实在是很难解决当前遇到的困难,所以冒昧的写信求助市长、各位市领导,看看能否给我们一点批评或建议。

-------------邓大哥卖菜的故事--------------


    D市J区XX村的邓大哥,他是村卫生站的医生,更是种菜能手。乡村医生挣不了几个钱,现在交通方便大家有个病大都往城里面跑,这几年全靠种菜赚几个钱,供儿子读完大学,还修了新房。村里面搞土地流转,在开村民小组会议的时候,很多人都愿意把土地流转给外面老板,每年拿1000多块的土地流转费,但邓大哥不同意,他说土地是金子,好好经营一年地里面刨个一两万是没有问题的,虽然辛苦点,但种地赚的钱绝对比拿这点土地流转费要划算得多。事实上也是如此,别的村民把土地荒废了或者流转了去城里面打工,每个月挣一两千的工资,也不见得一年的收入就比邓大哥挣得多。不过邓大哥种地的确辛苦,我们来看看他在蔬菜大量上市的季节,是怎么卖菜的。


    邓大哥所在之地是辣椒之乡,种植的辣椒主要供应D市和C市这些地方,每年到了7、8月份是辣椒大量上市的季节。这个季节天气很热,加上成熟的辣椒又多,每天天刚亮就出门下地摘辣椒,摘到9点钟就很热了,然后回家吃早饭。有时候如果辣椒实在太多,吃完早饭出去继续摘到12点过天热得很了再回家休息吃午饭,由于人手不够,邓大哥的儿子在外地读书工作,只好让70多岁的老母亲下地帮忙摘辣椒。这样的天气和劳动量,别说老年人,就是年轻人也累的直不起腰来,但是为了多卖点钱,只好多种点,多辛苦点。中午吃完饭2-3点钟,趁外面天气很炎热又犯困的时间,把上午摘的辣椒根据不同的成色质量进行简单的分拣分堆,这样便于质量最好的辣椒能够多卖点钱。下午5-6点钟,看天不那么热了,上午没有摘完的继续摘,这样差不多能在天黑之前全部摘完。


    等下午刚摘完,邓大哥就必须去一趟市区里面的“批发市场”,说是批发市场其实不是正规的那种大型蔬菜批发市场,是政府有关部门临时规划的一块空地用来给农民批发蔬菜使用的,所以要在市场上找一小块遮风避雨的地方都很难,为了找到最佳的售卖点,菜农们必须提前去“占位”,就是放块砖头啥的,表示这个地方有人了,新来的继续靠着附近占位子,这都是大家的“潜规则”,心知肚明,否则,你有可能根本没有位置晚上来卖菜。


    去市场占完位置,回家吃了晚饭,把中午没有分拣完的辣椒和下新摘的辣椒,再继续分拣分堆,全部装好框,然后放到摩托车上,准备差不多晚上10点-11点就往批发市场运。现在条件好了有摩托车,以前还是自行车驮着一车菜往批发市场运并且运得少。不过,现在仍然还有部分菜农使用自行车来运菜到批发市场的。大晚上的去卖菜,如果天气好还没事,如果遇到天气不好突然下雨,只要雨不是特别大,风吹雨淋也得去批发市场,要不然菜放一晚上第二天晚上再去卖有部分菜就烂了,损失不少钱。由于这种方式卖菜太累,疲劳驾驶又遇到路况不好,每年周边乡镇都有听说晚上卖菜路上出车祸的,让人嘘唏不已,也无可奈何,再苦再累都必须坚持下去。


    过了半夜12点,卖菜的农户差不多都到批发市场了,邓大哥与左右两边熟识的菜农朋友打过招呼后,便比较起自家种的菜来,看看成色质量,要比“邻居同行”们的都要好,心里面想着能够每斤怎么也得多卖几毛钱。旁边的菜农们也过来向邓大哥讨论怎么种好菜的经验,或者吹吹牛摆摆龙门阵,如果菜贩子来了赶紧好好招呼。不过一开始菜贩子大都是来询价的,他们会货比三家,用尽方法与菜农讨价还价。半夜不知几点钟,有部分菜农觉得菜贩子给的价格差不多了,自己也想早点回家,就打破了刚才跟左邻右舍的农户兄弟的“攻守同盟”,开始甩货了。市场上突然就这样活跃了起来,成交量很快就达到了高峰,但邓大哥觉得自己种的辣椒品相好,想多卖几毛钱,哪怕多卖一毛钱也行,这样200多斤也能多赚个20块啊。可是,看到旁边的菜农纷纷都卖了,前来询价的菜贩子越来越少,给的价钱越来越低,邓大哥有点慌了,主动吆喝起来,虽然过来了几个菜贩子,但始终给不起价。结果天都快亮了还没有卖掉,心里面充满了矛盾和不安,因为邓大哥知道按照行情,天亮会有几个菜贩子来“扫货”,就是以最低的价格把市面上剩下的菜买走。果然来了两个菜贩子,其中一个菜贩子在半夜来光顾了很多次邓大哥的菜摊摊,他现在一脸不屑的说就那个价你爱卖不卖。邓大哥装着没有听见,等菜贩子往前走去了赶紧又招呼回来,说在加一毛钱行不?结果经过一番讨价还价,邓大哥无奈的忍痛割爱,为了多卖一毛钱,结果最终的卖价比半夜高峰期少卖了几毛钱,差不多100多块又没了,只能怨自己运气不好。当然卖到现在还在卖的,也有不少像邓大哥这样熬价失败的,另外就是那些的确菜的品相比较差所以没有卖完。差不多到了早上7点钟到8点之前,批发市场就要清场了,最终少数没有卖完的菜农只好冒着风险去城里面某些地方“打游击”摆地边摊贱卖了,所以有的菜农头天晚上去夜市批发,卖到第二天下午才回家并不是稀奇的事情。


    邓大哥在第二天早上9点钟左右卖菜回来了,吃了早饭得赶紧抓时间咪一会儿,然后趁天不那么热的时候给地里面浇点水,要不然这么热的天又好长时间没有下雨了,想再卖个200斤就很难了。中午吃了饭把自己头天卖的菜账目记下来,盘算下今年种的菜一共能够卖多少钱,算了算觉得距离目标差的不太多,于是趁着炎热的下午和憧憬美美的再睡两个钟头,等太阳小了点有个5、6点左右继续下地种其它菜去。有时候辣椒产出太多,头天摘了晚上去卖了第二天下午还得继续摘,那么第二天晚上得继续去批发市场卖。这样算起来,最近一段时间邓大哥每天只睡了3-4个小时的整觉,中间实在是困了就抓紧时间打个盹。这样的日子连轴转虽然很辛苦,但邓大哥觉得很充实,因为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


    今年,邓大哥觉得这样熬夜卖菜身体有点吃不消了,毕竟前几年已经上了50岁,精力大不如从前了。邓大哥说明年准备少种点菜,现在儿子已经结婚,等再过几年就不再种菜卖钱,种点够自己吃就行了,将来也好有时间抱抱孙子。相比其他菜农,邓大哥已经算是成功人士,种菜赚了钱,家庭和睦,儿子有出息还孝顺,早早退出菜农行业没有问题。但是市场上的其他菜农,清一色的60后70后中老年人,几乎没有多少80后,90后基本不可能有了。也就是说,现在种菜的菜农主力军都是四五十岁的人,再过10年也就是他们六十多岁的时候他们最多只能种种自己吃的菜,而不再是城市农副产品生产的主力军。所以,现在城市人吃菜比较便宜是因为有像邓大哥他们这样广泛的农民大哥们在,等他们老了后有可能农村土地荒芜情况更严重,种菜的农民更少,到时候市民买菜难买菜贵的问题可能会凸现,如果不采取措施来应对这个问题,这个担忧就可能像2019年的“水果自由”问题一样成为一个现实的问题,吃水果成为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posted on 2019-11-05 15:43  深蓝医生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