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农民说这辈子再也不种菜了,有大龄码农这辈子还能继续写代码么?

    我的博客已经快一年没没有更新过了,因为我准备“弃码从农”了,一方面自己本身还是农业户口,算是标准意义上的农民,另一方面觉得农民跟“码农”都有一个“农”字,所以觉得这算是一个“缘分”,不写代码了回去当农民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于是一年前就开始筹划成立一个公司做农业相关项目,最后定位做一个农产品电商平台,准备采用C2C的模式,结果踩坑了,至今没有什么进展,正在踌躇之际,昨天正巧遇到到一件事情,结合最近跑政府遇到的问题,让我感叹创业之不易,民生之多艰!

    事情是这样,我正在楼上写项目有关啊的方案,突然听到楼下小餐馆一阵喧哗:"XXXXX(此处省略5字),这辈子再也不种菜了,宁愿去城里卖一个月秋二(方言,打苦工的意思),也比种一年菜强..."因为我正在做的项目就是准备解决农民卖菜难的问题,所以听到“卖菜”这两个字,立刻下意识的要去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我下楼才看见这是一位50出头的农民老哥,他正在一个小饭馆门口遇到吃饭的老乡,估计是招呼过来一起吃饭,于是这个农民老哥跟他的老乡抱怨了起来说了刚才的话。我问了问这位老哥具体咋回事,他说昨晚就去市场(批发市场,不是正规的,自发形成的哪种)卖菜,现在正值寒露季节,加之晚上又在下毛毛雨,又冷又累,结果一车菜一斤都没有卖掉,菜贩子嫌弃他的价格高,于是这天早上只好去路边摆摊,但是现在城市管理严格,没有卖上两斤看见带大檐帽的人来了就得跑,正规菜市场又进不去都是菜贩子占完的。老哥一气之下只好把一车菜又推了回来,估计他这个时候是想问问小饭馆老板能不能买点,显然小饭馆老板买不了这么多的,还不知道剩下的这一车菜怎么处理,换做以前菜卖不掉还能喂猪,现在猪圈都没有了。我本来想上前给这位老哥说说以后来我们平台卖菜,你就不必这么幸苦了,但我又停住了,因为我觉得不能给一个失望的人去画一个“不着边际”的大饼,这位老哥卖菜是很难,我创业也是一样的难!

    这两天我去找了当地市里面的农业局、经信局、税务局、商务局,咨询有关为了电商平台收付款的问题,商务局说得去找市场监督管理局,市场监督管理局又介绍我去找人行地方支行支付结算科,找到最后是人找不到电话打不通,估计就算找到了也解决不了,因为电商平台收取买家支付的订单钱款再付给平台的卖家,有可能涉嫌“二清”监管红线,目前的解决方案是电商平台要么有支付牌照,要么委托第三方支付清算系统。对于小平台,显然第一种方式行不通,只能走第三方支付清算系统,但是它们要求接入的收款方必须是企业或者个体工商户,有营业执照的机构用户,这对于普通的农民来说肯定很难说服他们为了上平台而去注册个体工商户,如果注册了还要交税,就算可以免税也要申报纳税,这么麻烦的流程农民肯定不愿意上平台。但是,2019年的电商法规定,允许农民开网店销售自产农产品不工商登记也不用交税,然而支付平台却要求工商登记,不过有个例外,就是淘宝允许农民在淘宝上开店使用支付宝收款,然而支付宝并没有开放别的平台可以用这种方式,要接入支付宝在线收款商户必须工商登记。至此,我深感无奈,要创业对于我们这种小微企业有太多的政策门槛,看来我之前花了很多时间设计的创业模式要重头再来了,甚至放弃这个创业项目。


    然而,作为一个大龄码农,如果不创业还能有机会再写代码么?就在前两天,网传阿里巴巴公司要求程序员35岁之前都要达到P8级别否则清退,尽管阿里很快出来澄清这是谣言,但是根据以前华为的35岁事件,以及1024程序员节前一天网传某公司程序员猝死事件,阿里这个35P8事件,在码农圈子还是引起了轩然大波。那么,大龄码农还有机会继续写代码么?如果创业行不通,大龄码农还能做什么呢?去做少儿编程培训老师?好像老师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况且我实在不愿意像某些少儿培训机构那样去忽悠少儿C++游戏编程,不想他们以后如果也来当码农,不知道他们的家长有没有考虑过码农的35岁问题,当然很可能是不知道的,所以我想这是我写这篇文章的一点意义吧!

    最后,祝愿大家写代码都能够写到60岁!

posted on 2019-10-29 22:46  深蓝医生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