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肖申克的救赎》

        2015年6月26日,因为大学布置的作业,写下了电影《肖申克的救赎》的观后感。时光匆匆,时隔 5 年,由 QQ 空间的 “那年今日” 提醒再次看到,不得不说,真的是为了有感而有感,华而不实。我希望我能够重新认真地感受一遍,希望我能真的从中获得什么。

        这一次,经过至今曾经看过的别人评论的引导,我决定再次观看过程中,将思考的重点放在 “体制化” 这个问题上。

        什么是体制化,电影中的 Red 解释道,体制化这东西,就像一堵高墙,深陷其中,一开始你很恨它,渐渐地你习惯了它,到后来,你甚至开始依赖它。在肖申克里待了几乎一生的 Brooks, 早已习惯了监狱里的生活,而且一直以来都担任监狱图书馆的管理员,在这里的他,尽管生活单调,说不上监狱外世界的有滋有味,但是这里几乎人人都认识他,在这里,他是 “重要” 的,他作为这里的一员在体制内被 “需要” 着,或许这在不知不觉中,已然成为他存在的意义,以至于在年老被假释到外面之后,产生了极大的不适应感,在一次又一次的失眠之后,选择了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监狱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一个产生体制化的地方,这正是人们希望存在的,用它可以来囚禁那各种有罪的人。那是不是说,监狱就不应该存在?实际上,只要有人类群体的地方,就有体制化,高墙无处不在。失去高墙,监狱不再是监狱,我们的世界也就不再是我们的世界。我想一个事实是,我们确实是离不开体制化的,问题是,这体制化带来的是保护,还是迫害。

        在 2009 年村上春树耶路撒冷文学奖获奖演讲时,这样提到 —— “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我总是站在鸡蛋一边。是的,无论高墙多么正确和鸡蛋多么错误,我也还是站在鸡蛋一边。正确不正确是由别人决定的,或是由时间和历史决定的。...... 体制本应是保护我们的,而它有时候却自行其是地杀害我们和让我们杀人,冷酷地、高效地、而且系统性地。“ 村上春树明白体制与高墙可怕的地方,他希望能在强硬的体制与墙内每个脆弱的鸡蛋之间,通过自己的站队,取得一种平衡。“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可以拿在手中的活的灵魂,体制则没有。不能让体制利用我们,不能让体制自行其是。不是体制创造了我们,而是我们创造了体制。”

        不是体制创造了我们,而是我们创造了体制。创造出现在的体制,并且能影响体制的,正是我们每一个人。当我们拥有一个认为美好,且确实是美好的体制时,我们应该庆幸,应该感恩,这一切定是来之不易的;当有一天,或者已然处在一个违背人性的体制下时,我们或许也应该,像肖申克中的 Andy 一样,带着希望,带着对抗体制内典狱长和警卫队长恶的智慧和勇气,去创造,去改变,努力使这人间,更美好,更值得走这么一遭。

        Get busy living , or get busy dying. 当被美好围绕,何不努力去感受美好;当被邪恶包围,何惧赴死想争。

posted @ 2020-06-26 18:04  BensonLaur  阅读(59)  评论(0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