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细节》书摘

《民主的细节》 豆瓣链接

  1. 美国的军队不是没有开枪射杀过示威游行的群众(1877年铁路工人大罢工),美国也有过野蛮的“强制拆迁”(1830年代开始实施的“印第安人迁徙法”),美国煤矿工人也遭受过层出不穷的矿难,美国19世纪末也存在普遍的“买官卖官”现象,美国政治的伟大之处并不在于它的历史多么清白无辜,而在于作为一个“制衡机器”,它具有相当的自我纠错能力,从而能够实现点滴改良,而不是限于暴政的死循环。
  2. 美国政治的“制衡机器”有多个路径:国会、政府、法院三权分立是最显然的一个路径。联邦制为制约路径之二。活跃的公民组织是制度制衡的第三个路径。媒体和文化产业是制衡路径之四。最后一个制衡路径是投票选举本身。
  3. “民主把一个人永远的抛回给他自己,最终将他完全禁锢在内心的孤独里”——托克维尔。我的理解则是,民主通过将公共生活的重负压在每一个个体的肩膀上,挑战每一个人的心灵和头脑。
  4. 煽动家和思想家之间的区别,就是煽动家总是特别热衷抢占道德至高点,而思想家总是热衷于指出道德制高点底下的陷阱。所以煽动家总是在话语的盛宴中觥筹交错,而思想家总是在惴惴不安的担心谁来为这场盛宴买单。
  5. 对于历史的伤痛,我们习惯于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何必竭力使的伤疤”;对于哪怕影射这一伤疤的文艺作品,我们涂抹着解构主义、荒诞主义、后现代主义的口红的嘴又说,“这种宏大叙事是多麽的土气”。
  6. 但是,如果对生命和痛苦的漠视可以体现在我们对待历史的态度里,他同样可以体现到我们对现实的态度里。事实上,当我们的文艺作品用五光十色的豁达、诗意、颓废、华丽、放荡、恶搞,以及最重要的,沉默去包裹怯懦时,它正在体现到我们对现实的态度里。
  7. 中国有多少文艺作品在守护我们的集体记忆呢?……中国的“三年自然灾害”死亡成千上百万,我们有几个电影反映出那些苦难?面对十年动乱的“文革”,我们的奥利弗·斯通在哪里?我们的《晚安,好运》、《战争的迷雾》、《弗罗斯特/罗斯福》在哪里?在《上海宝贝》里?在《大话西游》里?在《无极》和《满城尽带黄金甲》里?权利固然封锁了记忆,但是社会本身、公众本身又有多少回忆的冲动、诉说的冲动、用历史的火炬去照亮未来的黑暗的冲动?
  8. 当代美国“左”“右”,第一,外交事务上,一般右翼倾向于扩张性外交,传播美国价值,强化美国地位,支持伊战;第二,经济事务上,右翼一般主张自由贸易,消减福利,消弱工会;第三,在社会文化上,右翼一般是“保守”的代名词,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婚姻,反对非法移民入境。
  9. 左翼主张外交上的收缩,经济上的政府干预,社会文化上的开放。因为文化上的分野,一般右翼也被称为“保守派”,左翼也被称为“自由派”。但是实际上,右翼倾向文化保守的同时主张经济的自由化,左翼主张文化自由的同时又主张经济的控制,还真说不清楚谁比谁更拥护真正的自由
  10. 上大学的时候,有个老师说:检验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其实不是看多数人,而是看少数人,比如残疾人,同性恋,外来移民,他们的权利有没有得到保护。要我说,还有一个更过硬的标准,就是看这个国家的“敌人”落到它手里之后,权力有没有得到保护
  11. 美国政治学家杰克·施耐德承认,正如许多国际关系学者指出的,“成熟的民主国家”之间没有发生过战争,但是,“转型过程中的民主国家”趋势滋生暴力冲突的温床。……为了赢得选票,无数政客不惜煽动本来不存在或者较微弱的种族仇恨。换句话说,民主化“制造”了派系冲突。
  12. 伊拉克这样的例子告诉我们,在一个种族裂痕很深的社会,民主化有一个“社会准备”问题:如果没有强大的公共领域在意识形态上与政治煽动家相抗衡,如果没有一定的民权运动作为民主化的基础,如果没有种族调和甚至同化的政策相配合,民主化很可能被煽动成多数对少数的暴政甚至内战
  13. 真正的民主化,不仅仅是政治体制的变化,而且是政治文化、社会形态的转型。在崇扬民主价值的同时,对民主化进程中的陷阱保持警觉,才是真正的“民主现实主义”。
  14. 筹款本身就是个动员过程,带动普通民众去参与、去思考、去影响这场选举。……花数十亿去挑选一个总统也许太贵,但是用这些钱买来普通民众对民主制度的信心、对自己国家的责任,却又物有所值。
  15. 马克思列宁所预言的“资本主义崩溃”没有发生,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通过民主机制,资本主义体系不断吸收社会主义的营养,努力制度创新,从而实现自我修复。换句话说,社会主义并没有被资本主义消灭,而是被资本主义消化了。
  16. 虽然美国人的福利偏好不想欧洲人那么强烈,但是无论从政府开支的比例来看,还是从美国过去100年的政策变迁史来看,美国都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福利国家了,那种“美国是个低税收低福利国家”的说法不过是个流行神话。
  17. 如果我生病因为交不起钱而被医院拒之门外,如果我的孩子因为交不起学费而上不了学,如果我每天辛辛苦苦工作12个小时还在温饱线上挣扎,如果这些都是普遍而不是个别现象,那么你叫它什么主义都无济于事。
  18. 如果我的孩子不但可以免费上学还可以免费坐校车、吃午饭,如果我收入低可以住政府盖的房子,如果我失业了可以用政府发的食品券买东西吃,如果我退休了可以按月得到体面的养老金,那么我所置身的制度就是福利制度,你爱叫它什么共识就叫它什么共识。
  19. 就在中国忙着“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时候,美国却在忙着“建设世界一流中小学”。……据统计,教育投资的社会回报中,初等教育回报最大,高等教育最小。……如果说建成几个世界一流大学是为中国“锦上添花”,那么填补基础教育的财政漏洞则是“雪中送炭”。
  20. 一个社会有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缺乏一个政治体系去消化问题、改进制度,而制度的纠错能力有决不仅仅来自于某个部门或者领导的“良知”,而来自于“分权”的智慧:不同权利部门的“分家”,从而使若是群体多几个安全阀。
  21. 医疗保险制度,无论是由市场主导,还是政府主导,都有好处和不足。这完全是由于个人、市场、政府三方面勾心斗角造成的:个人要治病;医药研发公司、医生、保险公司要发财;政府要控制赤字;哪一位大爷都得罪不起,让群众在疾病面前坐以待毙,政治家们的选票就没了着落;……
  22. 如果把非理性决策所带来的人力财力和资源浪费、机会成本、民众和政府之间的信任损失计算进来,集权制度还真的是最有效率的制度吗?当然不是所有的当权者都是非理性的,也并不是所有的民众都是理性的,民主的意义恰恰在于:通过不同团体间的观念碰撞,是理性又更多的机会发出声音
  23. 美国社会的政治正确(PC, Politically Correct)文化,完全可以被概括成以下“四项基本原则”:不能冒犯少数族裔;不能冒犯女性;不能冒犯同性恋;不能冒犯不同的信仰或政见持有者。
  24. 美国政治哲学家罗尔斯《正义论》,……庸俗成一句话“只有当你不知道自己可能是谁时,才能想清楚什么是正义”。术语“无知之幕”,也就是一个人在对自己的社会处境暂时失明的情形。
  25. 承认一个一个的人,也承认一群一群的人。承认你矫捷的身手,也承认他人肩上的历史的十字架——因为在“无知之幕”的背后,你可能是一只兔子,也可能是一只乌龟。
  26. 来自火星的你,被扔到大城市、内地、边疆的可能性各三分之一,你会如何设计高考分数线方案?三个地方分数线一样,公平竞争,这是“程序性正义原则”;边区分数线低一点,那些地区贫穷,教育条件有限,叫做“补偿性正义原则”;北京上海分数低一点,称为“夏天总是很热原则”
  27. “为人民服务”和“多管闲事”甚至“极权主义”的边界何在?自由主义思想家密尔当初划定了一个边界:伤害原则。一个人的道德完善和身体健康,与政府无关,只有一个人的行为构成对他人的伤害,才应该受到法律的规范。
  28. 当一个人的“自由”可能伤害他人的时候“自由”时,他就必须征得对方的同意,而且是“信息充分前提下的同意”(informedconsent)。自由的真谛,恰恰是在这种“同意精神”,而不是为所欲为。……所以,自由的悖论恰恰在于,自由的保障,来自于对自由的限制。
  29. 人们习惯于说,“政治让女人走开”。如果把政治仅仅理解一些权力精英之间的勾心斗角的话,也许政治的确不需要女性。但是,如果我们看到并且承认政治框架是历史的河床,是社会关系运转的基础设施,那么政治不能让女人走开,不仅仅是因为女性需要通过政治去主宰她们自己的命运
  30. 新保守主义,如果说有一个核心主张,那就是“以强硬意志来推行自由民主”,用一个时评家的话来说,就是“军事主义和道德主义的联姻”。“新保守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主张的都是自由的拓展,只不过“新保守主义”更侧重政治、外交、文化领域,而“新自由主义”更注重经济领域
  31. 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终究是要装进国家这个“容器”里,所以国家的整合是民主的前提。这种“国家的整合”,既包括民众对这个国家基本的认同和忠诚,也包括政府有基本的能力维持秩序和实施政令。没有这两个要素,就不可能形成有效地政治制度,更谈不上在好坏之间进行选择。
  32. 学者亨廷顿曾经在1960年代提出,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统治的程度”比“统治的方式”更重要。
  33. 列奥·施特劳斯说过:“如果道德是相对的,那么食人只是口味问题。”今天的世界,仍然面对这个“道德相对主义”的危险,各种专制政府仍然在用“文化相对主义”的旗帜为其专制辩护。“新保守主义”外交政策的教训使用武力改造世界的得不偿失性,而不是扬善避恶的不可能性。
  34. 保守主义者今天必须接受的是,与武力相比,经济发展、文化交流或哪怕政治遏制都是更为有效地“输出民主”方式。更重要的是,“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民主国家如果自己能够发展的蒸蒸日上,那么就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它的光芒。政治是有限度的,但政治不是无用的。
  35. “民主是最差的一种政治制度,除了所有那些其他被实验过的政治制度之外。”——丘吉尔
  36. 民主——即使是美国的没拿住——也有种种问题,它鼓励政治的利益集团化,它培育民粹主义的话语,在经济衰退时它显露出反自由的面目,但作为政治制衡的一种方式,它在降低当权者的专断性、促进社会公正和福利、塑造人的公共责任和意识方面仍然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37. 美国政治的特色从来不是民主的最大化,而恰恰是民主与自由、平民主义和精英主义之间的博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民主之于政治,就像眼至于烹饪,太多了并不好,但少了也不行。

副标题: 美国当代政治观察随笔
作者: 刘瑜
出版社: 上海三联书店
出版年: 2009-6
页数: 293
定价: 25.00
装帧: 平装
丛书: 刘瑜作品系列
ISBN: 9787542629586

posted on 2013-01-28 23:51 zhaorui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公告

导航

统计

  • 随笔 - 321
  • 文章 - 7
  • 评论 - 156
  • 引用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