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公正——该如何做是好

以下黑色字迹都是书中内容的摘抄,个人感想以蓝色字迹给出。

 

三种公正:福利、自由和德性

  • 贪婪是一种恶,是一种不道德的存在方式,尤其是当它是人们觉察不到别人的痛苦时。它不仅仅是一种个人的恶,它还与公民德性相冲突。
  • 在当代政治语境中,公正意味着尊重自由和个体权利这一观念至少与功利主义是幸福最大化的观念,同样为人们所知。
  • 一种毫不接触墙上的影子的哲学,只能形成一种贫瘠的乌托邦。(这句话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1. 功利主义:

公正意味着是功利或者幸福最大化——为了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

这是以前最常见的观点,“脏了我一个,幸福千万家”什么的

代表人物:Jeremy Betham(1748~1832),John Stuart Mill(1806~1873)

主要观点:

  • 我们都喜欢快乐而厌恶痛苦。功利主义哲学使之成为道德和政治生活的基础
  • 功利主义将我们在给人类生命设定货币价格时所表现的退缩倾向,看作是一种我们应当克服的冲动,是一种妨碍清醒思考和理性社会选择的禁忌。

2. 自由主义和平等主义:

公正意味着尊重人们选择的自由——人们在自由市场中所作出的实际选择(自由至上主义者的观点),或者是人们在平等的原初状态中,所可能做出的假想的选择(如平等主义者的观点)。

自由至上主义

任何企图带来更大的经济平等的尝试,都注定具有压迫性,并且对一个自由的社会是有害的。—— Friedrich A. Hayek(1889~1992)

如果一个人有意选择为今天而活,为了当下的享乐而使用他的资产,故意选择一种穷困潦倒的老年生活,那么我们又有什么权利阻止他这么做呢?——Milton Friedman(1912~2006)

只有一个仅限于执行合同、保护人们不受压迫、偷盗和欺骗的最小政府才是正当的。任何一个更加宽泛的政府都侵犯了人么不被强迫去做某些事情的权利,因此都是不正当的——Robert Nozick

  • 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一种根本性的自由权——用自己所拥有的事物去做任何事情的权利,假设我们尊重他人也有这样做的权利。
  • 如果我们真的拥有自己的身体和生命,那就应当有我们来决定是否出售我们的身体器官,是否为了某种目的甘愿冒什么样的风险。
  • 如果自由至上主义的主张是对的,那么禁止达成经同意后吃人的法律就是不正当的,是对自由权利的一种侵犯。

我们在自由市场中所做的选择到底有多自由?是否有一些特定的德性和更高的善是市场所不尊重的,并且是金钱所不能购买的?

重要的是动机 Immanual Kant

我觉得从历史的角度来说,更应该看重结果。不能说,好心办坏事就没有错。当然这个有点跑题

  • 当理性掌管我们的意志时,我们就不是手欲望的驱动去追求快乐、避免痛苦。
  • 系上作为安全带和控制我们的胆固醇等,都是一些慎重的行为,而并非道德行为。
  • “为了利益而允许被他人用来满足其性欲、将自己作为一种需求的对象,就是将自己当作一个物体,以使得另一个人可以用它来满足其肉体欲望,就像他用牛排来充饥一样”

平等的理由 John Rawls (1921~2002)

  • 思考公正的方式就是要询问,在一种平等的原初状态中,我们会认可什么样的原则。
  • 反对功利主义,同意一种保证所有公民的基本平等自由的原则。
  • 差异原则:只有当社会和经济的不平等能够有利于社会最不利者的利益时,它们才是可被允许的。
  • 事物所是的方式,并不决定它们应当所是的方式。
  • 同意“与他人分享命运”,并且“只有当利用那些自然和社会环境的偶然性能够有利于整体时,我们才能这么做。”

将教育当作一种消费品似的加以出售,就是一种腐败。

我们这里出售的不止教育

  • 三个将民族和种族纳入录取考虑因素的原因:纠正标准化考试中的偏见、补偿以往之错和存进多样性。 (我们也有各种各样的加分项目,不过最后似乎都比较畸形)
  • 没有人应得更好的自然能力,在社会中也不应得一个更好的起点——John Rawls
  • "大学入学名额分配中所体现出的公正,与大学所适当追求的善有关"

谁应得什么?Aristotle(384 BC~322 BC)

  • 公正是目的论的。对于权利的界定要求我们弄明白所讨论的社会行为的目的。
  • 公正是荣誉性的。为了推理一种行为的目的——或讨论之,就至少要部分的推理或讨论它应当尊敬或奖励什么样的德性。
  • 公正意味着给予人们所应得的东西,给予每个人所应得的东西。 (这里似乎不仅仅是按劳分配那么简单,前面讨论过天赋与努力的关系)
  • 政治的目的并不是在于建立一套中立与各种目的的权利框架,而是要塑造好公民,培育好品质。 (这样的政治还真是理想化)
  • 只有生活在一个城邦之中并参与政治,我们才能完全的实现我们作为人类的本性。
  • 假设我们在分配长笛,那么谁应该得到最好的长笛?亚里士多德的回答是:那些最好的长笛吹奏者。
  • 将公共认可赋予那些展示了公民成就的人,就满足了这个良好城市所起的教育性的作用。
  • 对亚里士多德而言,奴隶制要成为公正的,就必须满足两个条件:它必须是必要的;同时,它必须是自然的。

过一种生活就是制定一种叙述性的探求,他追求某种功利或者连贯性。

爱国主义是一种备受争议的道德情感。有些人将爱国看作一种不容置疑的美德,而另一种人则将它看作无知服从、沙文主义和战争的源头。

为了尊重一些人们的记忆,他们曾遭受过那种来自于政治共同体(或以政治共同体的名义所作)的不公正;为了认识到不公正对受害者及其后代的持续性影响;为了偿还那些行不义之事的、或者没有阻止不义之事的人们所犯下的错误。

书中提到了德国为二战中所犯下的历史错误道歉,也提到“日本一直不太情愿为其在战争时期所犯下的暴行道歉”(P239)。而我们伟大的祖国从来没有错……

官方道歉作为一种政治姿态,能够有助于愈合以往的伤口,并为道德上和政治上的和解提供一个基础。

很少见官方的道歉,也不能说没有,但是给人感觉隔靴搔痒。

一个道歉是否正当,取决于具体的情境。

“公正应当中立于各种良善的生活观念。”

3. 公正涉及培养德性和推理共同善。

功利主义的缺陷:

  • 使公正和权利成为一种算计,而非原则
  • 将所有的人类善都纳入一个单一的、整齐划一的价值衡量标准,没有考虑其间质的区别

基于自由的理论:

  • 认真看待权利,认为公正不仅仅是一种算计,将一些权利划分为值得尊重的滞后,接受人们现有的各种偏好
  • 不可能仅仅通过使功利最大化,或保障选择的自由,就形成一个公正的社会……不可避免的要产生各种噢乖你分歧……争论不可避免。

共同善的政治:

这个在我看来实在是太理想主义了

  • 公民身份、牺牲与服务:一个公正的社会需要一种较强的共同体感,必须找到一种方式,来培育公民关心全局以及为共同善做奉献。
  • 市场的道德局限:市场是组织生产活动的有用工具,然而,……我们需要公开讨论市场的道德限制。
  • 不平等、团结与公民德性:将公民社会基础设施的重建,作为首要目标之一。
  • 一种道德参与的政治:多元社会中的公民对于道德和宗教问题确实存在分歧。……即使政府不可能中立与这些分歧,我们也有可能基于相互尊重而引导政治

知道这本书是因为那个流行很广的哈佛大学公开课,看过前面的两三集,很有趣的课程。不过这本书似乎比课堂上的内容要更深入一些。刚看完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后来整理笔记的时候看出点门道。如果后面有时间,打算把公开课再看一遍。

我们这里更多的应该还是“功利主义”的考量,“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为人民服务”什么的,至少表面上是。

而我自己之前更多的认同“自由至上主义”,弗里德曼的观点曾经深入我心;看了这本书之后,感觉可以再仔细的考虑一下。

从康德到罗尔斯,再到亚里士多德,给我的感觉西方的政治哲学一脉相传。又想起来葛优在《大腕》里面关于境界的解释——你在这儿,我在上面一点,佛在很高的远处。

posted on 2012-06-04 18:49 zhaorui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公告

导航

统计

  • 随笔 - 321
  • 文章 - 7
  • 评论 - 156
  • 引用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