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不惑

看到有人说过 四十不惑,主要是说到了这个年纪,人能看到自己能力的边界,做得了的可以选择继续做或不做,做不了的就不要做了;能想通的已经想通了,想不通的还是想不通、也就别想了。

最近自己好像隐约在思考职业化方面的问题。对于职业化,我的理解是有两种选择:一是最大化自己的价值;一是最大化自己在团队中的价值。前者是指只选择对自己有利的环境,环境能给自己带来价值大于自己能为团队带来的价值;后者则反之。当然,这两者也没有绝对的标准,得失之间,谁算得清楚呢。

我可能一向选择的是后者。单身的时候,是无所谓的。但非单身状态,就惹出了很多严重的问题。工作上心思投入太多,下了班脑袋里都是空的,断片了的感觉,还如何能做到所谓的“平衡工作和生活”。我这种状态肯定是不好的。但这难道是本能的选择?不想说什么工作比家庭更能带给安全感还是家庭比工作更有安全感的论调,事实是它们是福祸相依的,没有哪个家庭是甘于“贫穷”和“无助”的,有无数的理由让我通过追求事业去改善家庭的状态,这个过程只能祈求家庭的理解和支持;而追求事业的手段 - All In,所谓全身心投入,我适不适合呢。

没有家 - 自己的房子,很多时候我更习惯在周末把办公室当书房,这真的不是我想去那工作,而是想有个自己可以放松的小天地,看点自己感兴趣的书、文章、电影。

自己乱写几句,所以思路也很混乱。

posted @ 2017-09-11 23:15 x3d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