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程序员的自白(三十而立)

今天是他的三十岁生日,首先想到的不是去哪里庆祝,怎么庆祝以及跟谁庆祝,而是对“而立”的思考,古语“立”即“成就”,“成就”更多只是一种外界视角,有一种“点到为止”之错觉。内在角度看,他更愿意理解为“主动性思考”的转折点,是一个持续向上永无止境过程的起点……

作为丈夫

一个“耐人寻味”的称谓,之所以“耐人”,因为这个角色伴随着自己的大部分人生,“寻味”是因为我俩总是在柴米油盐的平淡之中去挖掘不一样的味蕾刺激,但真正的味蕾享受不是“不一样”,而是隐藏在普遍的平凡当中,需要我俩的共同努力才能享受。就像他和她总是在不断相互安慰、鼓励以及发现一样。遇到挫折,他最需要的是她的体谅和安慰;遇到困难,她最想得到的是他的支持和鼓励;突破成长,让他和她最惊喜的是相互之间优点的发现……

作为父亲

 他会想,如果自己有还童的机会,他需要一个怎样的父亲。孩子并不是另一个他,基因上的传承并不是社会传承的一个借口,所以不能有任何去“打造”孩子的幻想。我们大人都渴望自己的命运自己做主,何况孩子,这是孩子的权利。所以他希望以孩子的第二位老师身份去让孩子一步步发现他的的首位老师,也就是孩子自己。让孩子具备正确三观的主动性思考能力,是孩子日后最重要的“资本”,“三岁而立”和“三十而立”就是一个父亲(包括母亲)能力的差别。
 

作为儿子

他不能“三岁而立”,但作为儿子的他并不会责怪他的父母,他读书时候曾经很信誓旦旦地跟他妈妈说,他不会成为他“爸爸”。他当时并不知道要成为怎么样人,但他至少懂得选择是自己的权利。所以他也懂得他的父母自身就是他们自己选择自己的一种结果,他不会去干涉,“成年人”之间要懂得相互尊重,如果用所谓的“道德”包装“绝对”,那就是所谓的“道德绑架”。就像他不会强求父母一定要帮他照顾孩子或一起居住,他也不会强制阻止他们的各种生活习惯。他在他们之间更愿意用“协商”,所有的行动必须建立在共同的意愿下,这种最基本的尊重存在任何人与人之间的“组织”下,包括家庭。

作为程序员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一个社会角色,也延续了他读书时候的那个主动性思考,因为他爸爸不是一个程序员。工作了7+年,他还是感觉自身距离程序员还有一段距离,顶多可能算是一个普通码农,在“基层”搬了几年砖到现在才开始有点宏观和逻辑去学习程序员的基本知识。任何一句代码都是一棵“知识树”的根节点,想要连根拔起,没有个10W小时也得至少20W小时。又或者当他有能力把树拔起的时候才发现“任何节点都是另一个树的起始根节点”的事实,这行代码仅只是他个人的起点而已。但无论如何,这些文字都是给他“三十”这又一个起始节点上的祝福!!!

posted @ 2018-09-09 22:37 wc的一些事一些情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