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和侯捷在一起,转载一篇以前他对程序人生的看法,以示支持

 

--------------------------------------------------------------------------------

● 「程序人生」演讲内容摘要。

如果你不曾听过侯捷的名字,不曾知道侯捷做的事情,你不可能有兴趣走入会场。因此,各位远道而来,我窃以为,无非想看看侯捷本人,听听他说话。如果你期盼在这种场合听到某某技术的剖析,某某趋势的发展,肯定你会失望。我不是趋势专家,对此也毫无兴趣。台上说话和台下聊天不同,我不能也不敢讲我没有心得没有研究的话题。「程序人生」这个话题旨在让大家对一个你感兴趣的人(侯捷我)的学习历程有些了解,或许从中给你一些灵感或激励。

我在一个被昵称为「少林寺」的地方,磨练三年。後半期因为发现了自己浓烈的兴趣与不错的天赋,决定转向技术写作与教育这条路。30岁之後的我,行事常思「贡献度」,我知道自己在技术写作与教育这条路上能够走得比程式开发更好,所以决定把自己摆在最适当的位置。一口食物,放在嘴里是佳肴,吐出来就成了秽物。天生我材必有用,每个人都应该仔细思考,自己真正的兴趣和才能在哪里。很多人都问,30岁之後做不动程序员了怎麽办。30年正是英年,体力和智力和成熟度都正达到巅峰,怎麽会做不动程序?想往管理阶层走当然很好,那就努力充实自己,并且扪心自问,你做管理快乐吗?要知道,人事绝对比机器让你更焦头烂额。如果你决定争取一个粥少僧多的职位,就不要再问「怎麽办」。还能怎麽办呢?就努力以赴呀!比赛还没开始就问「输了怎麽办」,这不像话,你注定要输。

技术养成阶段,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是,我自动请缨做一套公用程式库,目标给全部门乃至全所使用。这使我学习到技术的整理、文件(documents)的撰写、人际的沟通。重要的不在具体实作,而在多方培养了正确观念。如果你问我,对於程式,我最重视什麽?我最重视可读性(含说明文件)、维护性、复用性,完整性。这些其实是一体多面。

转向技术写作後,我的生活和待在业界没有什麽改变,只不过业界的产出是软体,我的产出是书籍和文章。写一本书和规划一个专案(project)没什麽两样。但是,专心於技术写作之後,从此我有绝对的自由钻研我最感兴趣的「技术本质」与「技术核心」。

我周遭的朋友,但凡表现不凡者,都有非凡的资料整理功夫。如今网络发达,资讯爆炸,硬碟又便宜,资料整理功夫更显重要。没有经过自己整理的资料,形同垃圾。许多人喜欢上网「收集」一大堆电子书、电子文档。你得想个办法把这些庞大的资料化为你的图书馆,而不是搁在硬碟角落里做为安慰或炫耀。书籍也一样,买来要看,安慰自己或炫耀他人都没有任何意义。当然,一旦你到达某种层次,以及某种经济能力,你买书不见得马上看,不见得整本看。我有个私人小图书馆,其中的书有许多还没看,当初购买是准备随时叁考用的,也有些是当做学习的目标,摆着准备有空时看。

今年是我写作的第10个年头。我认为自己确实走上了一条最适合我的路,尤其今天这麽热烈的场面,实在令我情绪激昂。我不会忸怩作态地不愿承认我的作品给别人带来帮助,然而我要说,作者和读者是相互激励相互影响的,我们彼此进入了一个善性循环。没有优秀的读者,就没有优秀的作者。艺术家可能不是这样,但电脑技术写作,或更缩小范围地说,我,是这样。因此,我要衷心感谢那些给我鼓舞、给我勘误、给我赞美、给我批评的热情读者。

下面回答几个常被提出来的问题。

1. 如何学习  

大哉问。学习需要明师。但明师可遇不可求,所以退而求其次你需要好书,并尽早建立自修的基础。迷时师渡,悟了自渡,寻好书看好书,就是你的自渡法门。切记,徒学不足以自行,计算机是实作性很强的一门科技,你一定要动手做,最忌讳眼高手低。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一定要思考、沉淀、整理。整理的功夫我要特别强调。许多人一味勇往直前,追求最新技术发展,却忽略了整理沉淀的功夫。如果知识不能深刻内化为你的思想,那麽这份知识很快会离你而去。

2. 科班与非科班, 名校与非名校

各位身为名校学生,身为科班生,从来不必在乎这个问题,那是饱人不知饿人饥。这个题目上我是 50-50,我出身名校,但非科班。虽然我从来没有被这个问题所惑,但的确有许多年轻学子为此辗转反侧,苦恼不已。

学历和背景只是一个证明,证明你曾经经历过某种考验,证明你曾经经历过某种训练。但并不保证考验後或训练後的质量。你所处的环境如果极重视出身,这是你无能为力的 ─ 毛主席要废除封建,千百年来的人心却难以废除。但是不要气馁,你总有机会证明你的能力。上天不会不给任何人至少一个机会,关键在於机会来时你准备好了没有。

3. 升学(考研)与就业

先升学好还是先就业好?未曾对发问者的个人背景做一番深刻了解与分析,就遽然给答案,是不负责任的骗子。我只能说,以我的经验和我的观察,如果你能够先就业再继续深造,就业所得的各种经验会对你的治学方式带来很大的帮助。就连你的人生历练,都会对你和你的指导教授的相处带来帮助 ─ 这可是件大事,影响你3~6年的生活。(注:台湾硕士生两年,博士生四年,大陆硕士生三年,博士生三年)。

4. 培养自信心

嘴巴无法培养自信心,手才能够。只要切切实实地动手做点东西,你的自信心就会逐渐建立起来。随着自信心的建立,你就再也不会问「C++ 还有前途吗」「Java 还有前途吗」「VB 还有前途吗」这种问题。


下面是我给同学的七个勉励

1. 乐趣

Linux 作业系统的创造者 Linus 最近出了一本自传:《Just for Fun》,简体版译名为《乐者为王》。如果我来译,我就译为《一切只为乐趣》。是的,兴趣才能使你乐在其中,乐在其中你才会产生热情,热情才能使你卓越。要忠於自己的兴趣。有人问,怎样才能找到自己的兴趣,如果我有答案,我就可以开一个「卡内基兴趣开发中心」,成为全球首富。这种问题不会有明确答案的,你的兴趣要别人来帮你开发,咄咄怪事。你可以多方尝试,但是首先要有起码的坚持。练琴很辛苦,音阶训练枯燥无比,但如果稍加坚持,也许你得到了赞美,也就发掘了兴趣。很多人说兴趣不能当饭吃,错,兴趣可以当饭吃。出问题的不在「兴趣何方」,而在「能否坚持」。

2. 坚持 

我在今年四月份给新竹交通大学资讯系一个演讲,题目是:唯坚持得成功。我自己才能平庸,但我很能坚持。我的这种个性在朋友之间是被称道的。坚持并不代表一定成功,不过坚持本身就是一种美好的情操。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坚持,我们总可以心安理得地说:那美好的战我打过了。人生最後要的不就是心安理得吗?

3. 格调 

做事不但要坚持,而且要坚持高格调。格调使人高贵。俗世成功不保证格调,格调也不保证俗世成功,但是格调使人拥有尊严,使人获得尊敬。我在台湾,观察计算机书籍的写作与出版,对於格调特别有所感触。有些作者与出版社,并不在乎格调,也不在乎贡献,只在乎生意,只在乎利润。生意是要做,利润是要赚,传道还需道粮嘛,但是金钱绝不能摆在第一位,否则生意和利润都不会长远。因金钱而结合的,终将因金钱而分手而结束。关於这个,台湾有许多活生生的例子,可为大陆出版社借鉴。大陆所有出版社都是公营,还不知道什麽叫倒闭关门,入世(WTO)之後很快会知道。

4. 谦虚与教养  

再怎麽开明的师长前辈,也许可以接纳年轻人的飞扬跋扈,也许可以接受年轻人的无理取闹,但当他真正需要帮手或真正要培养人才时,他一定特别考虑谦虚有教养的年轻人。没有什麽是不能挑战的,但是做为挑战者,你要言之有物、言之有理,并且最好言之有「礼」。毛主席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话说的真好。毛主席又说「造反有理」,言下之意是所有的造反都有理,这话就很没有道理。

5. 气势

气势和先前说到的谦虚,两间之间不好拿捏,拿捏尺寸属於艺术范畴。圆熟的人生历练,才能把两者调理得恰到好处。我的想法是:做人要谦虚,做事要有气势。这次来内地演讲,接触读者,网上很多的评语是:他很谦虚。为什麽这麽说?难道侯捷曾经给人不谦虚的印象吗?是因为我文章中的气势吗?谦虚和气势,并不是两条平行线。

6. 勤奋

爱迪生说,「成功是百分之一的天才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道理非常清楚,我没有什麽引申。你问任何一位你认为成功的人他是否勤奋,看看他怎麽说。我有一位大学同学,跳舞打牌爱吃爱玩,但是每次微积分考试都比我好。我比他勤奋,他比我聪明。天赋使然,别在上面钻牛角尖(我曾经钻得很痛苦)。要知道,人生的成绩单和学校的成绩单没有必然关联。人生很长,要看长远,要计久长。

7. 超越自己的「局限」

清华一位同学问我,最佩服哪些程序员,我一时答不上来。经过同学的引导,我说了几个名字。同学又问我,我佩服的都是些外国人吗?我略略想了一下说是。同学(似乎)失望地坐了下来。

事实上,在那个突然的问题中,我的思考迷了路。我的回答并不真正代表我的心意。我从来没有想过谁是我最佩服的程序员。在我的生活中那是一个不存在的话题。技术不是真理,我没有崇拜过哪一位程序员或技术大师。我知道大陆有着地位极为崇高(近乎民族英雄)的程序员,他们的事迹对来自台湾的我而言,有着一层陌生。当然,传奇令人神往,我也爱听他们的传奇。至於台湾,从来没有知名的程序员,台湾不曾走过这样一个个人英雄时代。

现在,我要修正我在清华的回答。我真正佩服的,是那些超越自己局限的人 ─ 任何人,不只是程序员。「局限」是你的家庭你的环境加在你身上的先天桎梏,谁能摆脱先天桎梏,谁便是人生勇者,值得最大的尊敬与佩服。

如果我的读者之中有人佩服我,我希望那是因为我对技术写作的执着以及对年轻学子的关怀,不是因为我的技术。再且,我的技术也只普通而已。

●任重而道远

我为什麽有机会在华中科技大学和同学们有这麽热烈的一次接触?原因是我的书在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而他们追求品质的态度,对作者的尊重,令我感动。当我拿到《Essential C++》简体版,我大吃一惊,制作品质完全不逊於繁体版。我告诉我的编辑,侯捷所有後续书籍秉此办理。这几天,仔细了解《深入浅出MFC》一波三折的出版过程後,真正体会到,没有优秀的後援,好书终究到不了读者手上,那麽,作者再多的品质、坚持、格调,终是一场空。

身为一个自由作家,没有任何理由我需要在乎计算机技术书籍的整体发展。我把自己的书写好,已经很对得起我的社会责任。然而我诚恳告诉各位,计算机技术书籍的整体发展和侯捷个人的发展,两者在我心中有相同的比重。前者说小了,影响大家的求知,说大了,影响国家的IT产业。读者对於这方面的殷切期待,在侯捷网站上的读者来函中一再出现。昨天我从周老师手上又获得几封读者来信,其中一封言词诚恳,不卑不亢,特别令我感动,我把它念出来与大家分享。信中对我个人的谬赞,不敢当。


● 煮酒论年少英雄

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日子里,我有一股忧郁。我的忧郁是:看不到台湾技术写作的後起之秀。当别人把我视为台湾技术写作的代表人物之一时,我在我的肩膀上给自己添了这麽一份担子。尽管我并没有实际为此做出什麽具体动作,但每念及此,我是忧郁的。

最近突然感觉,在这个议题上我好像轻松多了。仔细检讨,原来是 ─ 我这麽认为 ─ 我已经看到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发展态势,看到了几支相当好的苗子,往我希望看到的方向发展。

计算机技术书籍出版品中,以市场较大的编程技术领域而言,台湾在 VB, Delphi, C++, VC, BCB 等各个编程语言或开发工具上,各有代表人物,各领风骚,各具贡献。这无疑是非常令人快慰的。这些人物的辈份高,地位高,我没有批评或赞美的资格。本来,月旦人物也非一个稳重的人该做的事。然而,现今,我看到三位年少英雄,其中有我的学生,有我的後辈,本诸爱护之心,我想谈谈对他们的期许。

⊙ 叶秉哲

秉哲在网络上大大有名,是《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和《Design Patterns》的译者。他确实博学多闻,涉猎广泛,不负网络大菩萨之名号。虽然我不知道他对写译志业有多大的兴趣,也不知道写译志业在他未来生涯规划的比重如何,但他译出上述两本书,究竟也已经给出了相当贡献。

当然,我们希望看到更多。

我和秉哲结缘於《无责任书评》,他是首先(好像也是唯一)接下擂台的人。秉哲目前正在攻读博士。就我的观察,一个人获得的学位愈高,愈可能因为自己的认知或社会一般认知的影响,把不算学术活动不带学术价值的这类写译工作视为小技。然则一个人一定要思考自己在哪个位置上能有最大的作为和贡献。书籍教育的影响是非常非常深远的,传播知识甚至着书立论,更非小技。我期待看到秉哲更多的作品,更大的思考突破。

⊙蔡学镛

1996年我在元智大学开了一门 Windows programming课程,有一位学生的期末作业令我惊艳,我给了他99分。他是学镛。

学镛有一个个人主页,其中有许多书评和短文。看到那些漂亮的短文,那些即时反应时事又总能拉回计算机相关主题的短文,我想到当年写《无责任书评》的我。现在的学镛,技术功力、文字功力和时事反应,都相当成熟敏锐,正在迈向巅峰。而这一切的背後,我知道他有多麽努力。

写译志业这条路上,学镛是块美玉。在元智,在清华,在工研院,当年并肩交谈的时候,我就已经感受到他对写作的热情、对技术的执着。热情与执着使他卓越,成一家之言。

⊙王森

我和王森结识最晚,却很快感受他对写译志业的热情,尤其是(好像)最近的一些变化。他说一部份是受了我的影响。如果这是真的,那麽我就是为大家做了件好事。

第一次知道王森,是在《程序员》杂志和CSDN网站上看到他的文章,相当扎实。今年八月份的Sun Java2研讨会前,我们在新竹见了第一面。Java2研讨会上实际听了他的课。王森在台上有大将之风。他的研究主题比较偏冷,换句话说他并不把商业价值摆第一位。这个难能可贵。当然,价值不在眼前,上天总不会亏待努力执着的人。


三位年少英雄都治学严谨,各有执着。博学多闻当以秉哲第一,文采学镛为最,课堂气势与掌握则首推王森。我对他们的认识,非仅来自我和他们的交往 ─ 呵呵,我虽不擅交际,人面还是广的。

人各有志,最终的发展,有许许多多可能。然而我在这里以这段文字表示我对三人的赞美和鼓励。如果这真的对他们的未来发展带来一点点牵引作用,我也可说为读者做了件好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年来,我对大陆的计算机图书出版生态与技术写作生态也有了相当认识。我也时而在大陆的技术论坛上走走瞧瞧。

确实有很多人才。

我心目中锁定了一些好苗子,准备加以培养。只要他们够努力,有足够的业界磨练,并有足够的热情,他们都有潜力成为大陆第一流技术作家或译者。我为什麽要培养他们、帮助他们?因为我对大陆有感情。很多技术交流,台湾这边关起门来都说要留一手,免得被追上。站在竞争的立场,不能说错(换位思考,你也一样),毕竟人生面对许许多多的残酷竞争,个人与个人的竞争,公司与公司的竞争,城市与城市的竞争,国家与国家的竞争。但我的职志在教育,我没有留一手的想法,也没有养虎遗患的考量。

大陆这麽多人才,出不了几个上得台面、被大众信赖的明星技术作家,实在说不过去。不怕大陆朋友看了难过,我要说,计算机店头书籍过去以来的大体表现太烂了,因此现在正是有心人的绝佳机会。就贡献度而言,一本好书10万个人阅读,影响10万个人的思维,贡献度你说如何?就个人前途而言,大陆市场那麽大,写本好书,收入不比程序员差(注)。当然,「得到大家的信赖」是一条非常长远的路,你得以实力和毅力证明你自己。

注:去年我对大陆计算机技术书籍的市场了解是:10000本是不错的成绩。这样的情况没有改变。但是今年侯捷四本书籍(着译皆含),每一本都在极短的时间内突破15000本。因此,只要书好,市场是很大的。

人的理想,脱离不了现实的束缚。目前我所知道的大陆计算机图书出版界,都还平头平等地对待所有作者和译者(偶有差距,无足道也)。这实在犯了最大的商业错误。平头平等的待遇,吸引不了头角峥嵘的人才。让我们仔细看着,当中国入世,出版开放,优越的出版人和技术作家将怎样淘汰掉那些颟顸的老大社。广大读者亦将因为开放竞争而获得最大利益:各位的受教权终於获得了保障 ─ 保障至少有好书可选。很多人戏称今年为 C++ 年,都说怎麽今年出了这麽多 C++ 好书,钱包都瘦了。任何一位严肃的学习者都宁愿钱包瘦,也不愿竞争力薄。

 

posted on 2007-05-25 16:22 Ray Zhang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导航

公告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