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进入大学时就能知道的一些事儿

又读到一篇很好的文章,忍不住就翻译了过来。每个月我可能会读一百来篇来自英语世界的文章,其中可能有些好文会让我忍不住想翻译过来分享下,这也算是百里挑一吧。

下面是原文,最后我会写写我的感想。


这是一份我给 Berklee College of Music(伯克利音乐学院,当代最大的音乐学院,位于波士顿)一年级新生的演讲。于 2008 年 9 月 5 日。

1. 专注、离线、切勿分心

我最喜欢电影中关于训练的部分,年轻的布鲁斯·韦恩(蝙蝠侠),尼奥(黑客帝国)或功夫熊猫去到一个遥远的地方接受持续的训练,不断地突破超越极限,直到他们成长为大师。

接下来的几年将会是你的训练之旅,假如你保持专注的话。不幸的是,你不是身处西伯利亚,而是被各种干扰诱惑所围绕。你被一些酷酷的很有吸引力的人所围绕,告诉你放松一下,去悠哉的玩个尽兴。但是这些悠哉的家伙,最终只能成为平庸的人,过着庸常的生活。

再回头看时,我唯一个取得成就的伯克利同学,就是一个极度专注、内心坚定和从未分心的人。

当你在这里读书时,总统会换届,世界会改变,而媒体尝试让你相信所有这些对你很重要。但实际不是的,这些事情对你都不重要。你是在接受考验。你的敌人是分心。保持离线,关掉你的电脑,呆在你的练习棚里。

当你数年后再出来时,你可以问问其他人你错过了什么没有,然后你会发现你错过的事情只需要分分钟就能归纳总结出来。而其余的不过是噪音,你会为你避开它们而感到骄傲的。

保持专注、离线、切勿分心,这是第一点最重要的挑战。假如你掌握了专注,你将控制自己的世界,否则,世界将控制你。

2. 不要接受他们的速度限制

没有极端的行动,你就不会得到极端的结果。

伯克利的课程设置节奏,是让普通的大多数学生都能跟上。如果你想位于平均水准之上,你必须驱动自己做得比要求得更多。

有个关于功夫的说法:“当你不练习时,有人在练习。当你碰到他时,他就会击败你。”

假如你写歌,你不仅需要一周写一首歌,而且还需要花两倍的时间来边写边改进。灵感是一个好的开始,但勤奋才能让每个音符和歌词达到完美,这才能让你真正出类拔萃。

幸运的是,当我 17 岁时,在进入伯克利前几个月,我遇见了一个曾在伯克利教过书的名叫基默·威廉姆斯(Kimo Williams)的人,他使我相信伯克利的标准学习节奏是为傻瓜准备的。

在三节强化课上,他教了我伯克利和声课程三学期的内容,所以到开学时我进入伯克利直接从第四期和声课开始学习。在另一节强化课上,他教了我关于编曲第一学期的全部内容。

此后我明白了我可以自己买书学习一些我没有报名的课程,并且完成所有的练习范例,完全不需要去上课。我还可以和系主任接洽并参加期末考试取得学分。我曾经就是这样完成了我的编曲二期和传统的复调课程的。

两年半之后,我从伯克利毕业了。不要接受学校的速度限制。

超越他们的期望。

3. 没人会教你任何东西,你得自学

当我刚到伯克利时,我很失望。老师们没有教我什么,我几乎退学。我回到了芝加哥的家里,接受了东北大学的录取。之后我发现他们(东北大学)的音乐课程更多是让你记住巴赫的许多子孙们的名字。

所以我又兴致勃勃的回到了伯克利。我决定压榨出这个地方每一点一滴的知识,没人会为我做这件事。别期待老师会教你。他们将在你面前展示一些信息,但这百分百取决于你要么充分利用它,要么在这儿浪费时间,然后回家找一个平庸且乏味的工作。

伯克利就像一个图书馆。你需要知道的一切都在这里,任你获取。这是你精通音乐最具可能性的环境,但没人会教你任何东西,你得自学。

4. 向你的偶像学习,而不仅限于向老师学

当我在伯克利时,期间我的目标之一是成为一名伟大的歌曲作者。伯克利的作曲课程让人惊叹。我从中学会很多关于打磨歌曲的技巧,这让我去看我最喜欢的音乐时有了全新的洞察,并永久的提升了我的写歌能力。

但是我记得一个词作老师说过,一首好歌词需要运用到五感。他曾说:“不要仅是提及你的奶奶,而要去描述她手背的血管。不要仅是提及一间卧室,而要去描述窗帘上灰尘的味道和脆生生的椅子的嘎吱声。”。

所以多年来,我认为我写的每一首歌词若非描述了五感,那就是垃圾。然而最终我注意到我最爱的来自涅槃乐队(Nirvana,一支美国的摇滚乐队)和传声头像(Talking Heads,一支美国新浪潮乐团)的歌词,都是一些抽象的让人怀旧的废话拼接。

我最爱的来自比约克(Björk,一位冰岛创作歌手、乐器多面手,同时也是一位音乐制作人)的有些毛刺声的电子乐,是他们永远不会在《摇滚现场编曲 I》的课上教的。所以,最终我意识到了一个在这里我错过了的重要的点,我希望你们不要忘记:老师是拿他们最喜欢的音乐来教你相应的技术。

学习并欣赏这些技术,它们棒极了。但是如果你仅仅学习了他们教你的这些技术,那你仅是学会了他们最喜欢的音乐类型。不要认为老师们的偶像会比你的更好。你会听许多杰出的作品,但无论你喜欢的是什么,它们对你而言都是最棒的。

他们将以同样的方式分解仙妮亚·唐恩(Shania Twain,加拿大女歌手和作曲家,在乡村音乐和流行音乐方面非常成功)的主打歌或者一首查理·帕克(Charlie Parker)的经典独奏,以此来教你埋藏其中的技艺。你必须学会如何分解你最爱的音乐并分析它的技巧。

最终,我分析了我最爱的涅槃乐队和传声头像的歌词,以及比约克音乐中的毛刺与低吼声。提炼了它们之中的元素用在了我自己的音乐中。

向你的偶像学习,而不仅限于向老师学。

5. 不要停留在过去

还在伯克利时,我感觉得学习 Donna Lee(一种旧式博普爵士乐标准)以成为一名好的音乐家。有一次我获得了一场很棒的演出机会,将和低音贝斯手维克托·贝利(Victor Bailey)去日本一个月。

他当时是世界上最好的贝斯手之一,曾和韦恩·肖特(Wayne Shorter,萨克斯管吹奏家),乔·查威努(Joe Zawinul,键盘手),桑尼·罗林斯(Sonny Rollins,爵士音乐家),斯汀(Sting,歌手)等等著名音乐人一起演出。

他听说我会演奏一点 Donna Lee,然后说到:“哥们,爵士就是要发明新的东西。对于一个 50 年后的音乐家却被困在 1950 年代,这就像一个 1950 年代的音乐家被困在了 1900 年代。这没什么酷的。”

几周后,我坐在钢琴前安静的创作我自己的歌,然后第一次他对我说:“嗨 —— 哇 —— 这是什么?这太棒了,哥们,能给我看看么?”

创新不仅仅是模仿,不要停留在过去。

6. 毕业了,当有价值

当你还在这里时,把自己锁在练习棚里吧。享受这美妙的隔离期,没有其他任何责任,仅仅需要提升自己。但当你离开这里后,冲向书店的商业区,开始一周读一本关于企业经营的书,比如市场营销。

永远不要低估赚钱对制作音乐的重要性。丢弃那些你曾拥有的奇怪的禁忌。金钱仅仅是你对其他人的生活创造了价值的中立证明。确保你在赚钱是确保你在做一些对其他人有价值的事

记住,这通常来自于做大多数人不做的事情。例如:这个世界支付给玩电子游戏的人多少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几乎每个人都在玩。那么这个世界又支付给制作电子游戏的人多少钱?数以吨计,因为很少有人能做这件事,而很多人却想要玩。

所以:

做少数足够聪明能赚到钱来制作音乐的人之一,而非假装这不重要。

做少数有勇气做一些令人震惊的事情的人之一。

做少数把这里的课程作为起点,并驱动自己做得比学到的更多的人之一。

做少数知道如何帮助自己,而非期待别人来帮你的人之一。

做少数做的远远多于要求的人之一。

最重要的是,当其他人在网上冲浪,在 Facebook 上调情和追剧时,做少数呆在练习棚里练习的人之一。


翻译后记:
我为什么会翻译一篇关于音乐的文章?读下来这篇文章的 6 个建议应该适用于任何专业。另外,关于本文作者 Derek Sivers,以前还写过一篇关于他的博文的点评文章 《快乐、聪明和有用,你会如何选择?》

作者开始本是学音乐的,后来,于上世纪 90 年代初,在互联网大潮下开始了创业,在线销售音乐,算是比亚马逊还早点的电子商务形式了。那时,为了运营企业,自学 Web 编程,所以作者也说自己是一名程序员,并且用自己的经历,践行了本文的 6 条建议。


作者:Derek Sivers
日期:2008-09-05
原文:6 things I wish I knew the day I started Berklee

声明:
本译文已获得原作者授权翻译。


写点文字,画点画儿,记录成长瞬间。
微信公众号「瞬息之间」,既然遇见,不如一起成长。

posted @ 2017-03-06 21:15 mindwind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