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异地高考引发的又一次舆论攻势

很简单。不是应该放弃户籍制度,而是应该让大学们搬走十之七八。这才是真正的教育资源的平等。不但大学应该搬走,政府部门也应该争取在未来20年搬走至少一半;这样企业也会跟着走人。

我个人认为“精英”们不会成功:物理条件目前还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比如我们不得不考虑沉降中的华北平原和大城市基本告罄的各种资源。假设他们成功了,无论是一大步还是一小步,中国社会离他们嘴里的平等就更远了一步;假设他们成功了,他们自己也就离理智更远了一步:因为这成功是掠夺来的、也必将被掠夺走。

若种种限入门槛真的因为某些群体营造的舆论压力而取消了,只能遗憾的说,这是一个短视的决策。而未来为了儿孙福而高举各种正义大旗试图去恢复户籍制度的必然又是现在正嚷嚷着的这些只顾自己的人;区别只是屁股的位置变了。

其实从合法性的角度来看(即便认为没有原住民),难道自己去大城市打拼的人其儿孙过的比留在老家的同辈的儿孙好,不是老移民的权利?大家都明白当年老爹去大城市服务的隐性合同里包含着儿子的福利;老爹死了、老了、没用了,于是合同作废?只有我们承认已有契约,我们才能在未来同样的保护自己的权益。

另外“分低倒上好学校”的说辞真TM恶心人,一副人家的孩子智商低、不学习的样子。难道承受了大城市的精神污染而不可能一天读12个小时书的孩子就活该被高考淘汰?你高考能考XXX,那你得还给那些不能考XXX的同学和你同样的环境;无论是自然的还是人文的、物理的还是精神的。

只因为他们的受害是隐性的,就不应该得到应有的照顾?当然现在这种补贴是一种不公平行为,因为既然只用课堂学习知识、考试作为衡量标准,那么除了补贴的太多,另一种可能性是补贴的根本不够!你从小就泡在大染缸里成长的么?你想过这对人的一生发展有多大影响么?

“既得利益者”的叫法也一样恶劣。某些人已经比大城市和农村同辈获得的多的太多,而他们却还在高声讨要;也许这个群体中一部分人还不好意思否认“得到是用减法求出的”这一基本常识,就玩起了挂羊头卖狗肉或者指东打西的勾当。

比如他们所谓“用事实说话”的一个现象,“大学里农家子弟越来越少”,其根本原因是大多数农民不重视教育;这些农民兄弟忙着挣哪怕一点小钱哪有兴趣出来说话?恰恰是一些人在眼前享受了农民工带来的城市进步之后,因为担心这些红利不能持久,之后又把手伸向无能的城里人。

优胜劣汰是他们的潜台词,可他们却忘记了真正公平的竞争从来不是兔子高喊取消乌龟先跑的特权;人家乌龟还没要求比游泳呢好吗。这正是后继乏力、对自己缺乏信心的表现:看哪些还可以直接拿来而不是接着用双手创造。

任何涉及分配的问题必须讲规矩:对于有限的物理资源比如公厕,从来都是先来后到排队。不能说你比你爹能干就非得马上翻身、比同辈掌握更多话语权就鹊巢鸠占;这是文明的倒退。反而就现状来讲大家都有得有失,没有根本性的不公平存在(只是这现状让包括外地人本地人在内所有人都特别不满意)。

我们不应该牺牲一批人去成全另外一批人。“人人生而平等”是指别人和我们具有一样的权利;而不是说因为我自觉的挨欺负了、或者我自认为胜人一筹,好位置就应该换我占了,别人不配活在这里可以滚蛋。普世价值难道就是狭隘评价标准得出的“强者”逻辑?

且长期看来谁属于优势群体也是在家族间轮转的,唯一的解决办法只有逐步分散社会资源而不是一部分人从另一部分人手里掠夺。如果本地衰退导致我孩子将来考不上大学在本地找不着工作,总体看是好事。其实特别不想说这个,公开说发表这种意见可能伤害感情甚至耽误前途,为此我忍了非常久。

可当前舆论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法西斯。跟同胞争夺生存空间的同时还想占据道德制高点?这也太贪了点。老规划不适应新形势的错误不应该由任何群体单独承担,这难道不是最基本的道理吗?

-----

就异地高考问题本身,如果我没理解错它指的是在北京读书回去考试所带来的种种问题。别说什么不得以,我的朋友和同学中就有父母纯赤贫在老家把孩子送进大学的。我个人倾向于认为,这些考生的父母已经在孩子的前途和自己的眼前的生活之间做出了再明确的不过的选择。

posted on 2011-10-31 09:36 怪怪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导航

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