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笔记-2016/1/25

今天上午处理用户遇到的问题是比较多的。而遇到的问题大部分都是已知的问题,有些算不上BUG,有些则是我推不动的,也就是暂时无法解决的。

对于这种无法推动去解决的事情其实我内心是比较愤怒的。因为我觉着用户用的我们现在的产品来看,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只有想不想解决的,当然也有一些是解决成本较高,而出现机率很低,那么这种也就可以忍受的。

但是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有些时候,同事的态度让我觉着很烦。我做事情是比较认真的,会以对用户负责的态度去解决,去推进。既然在一家公司工作,那么这家公司的好坏就会与你的工作环境包括福利的好坏有非常强的关联关系。你产品本身不算非常独一份,那么用户也就意味着可以有选择,你不是甩同类产品十条街,你就只能用更好的态度和响应速度去解决用户遇到的问题。我也希望我的同事能够用这种态度去对待这种事情,然而并不如意。

今天和领导聊了下这个问题,领导无非就是说,人与人之前的想法的差异是需要理解的。同时还有就是因为我做了将近8个月的用户问题跟踪,那么对于一个热衷于技术的程(ban)序(zhuan)员(de)来说其实是一种折磨,这个事情我也跟领导讨论了下,这个是直接领导,也就是所谓的BOSS,BOSS的观点非常帮:你了解产品里绝大多数的程序,你知道整体架构,你知道整体流程,你明白驱动和应用程序怎么交互的,你知道产品里的大多数流程,所以别人做不来这个工作。我当时内心是崩溃的,感情是因为我实在是太能干了,结果就让我做这个事情?可是我开发也很棒啊,为毛不让我多写写代码,写写优秀的代码呢?我只能说这个逻辑实在是让我觉着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今天和领导聊了下这个问题,这次领导(这个是BOSS的BOSS)给的意见比较棒:“首先你要知道所有的领导都是傻逼,领导有他自己一套理由去说服你,所以你跟领导讲道理的时候就没优势了,那么你该怎么做呢?当你觉着跟踪的问题太多的时候,你需要跟领导说我现在有什么样的困难,需要什么样的支持,而不是说哎呀这个东西太烦了,我不干了,这种情绪的事情不要做。”总之就是摆事实,讲困难,不讲情绪。

然后我觉着领导讲的很好,但是我下午找他主要是想确定下16年到底要做些什么。毕竟15年总结起来像是在打杂救火,当然跟领导聊下来,也没说清楚到底想让我继续做些什么。说是要让我往全栈工程师方向发展。说到全栈工程师这个东东,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它为职位还是工种,总之全栈工程师这个东西在我看来是有一些困难的,这些困难还是比较难搞的。首先就是全栈工程师需要付出的努力比别的种类工程师要比较多,而且带来的收获未必成正比,但是对于一个产品或者项目来说,有些情况他往往能够弥补一些需要润滑或者推动的事情。还有就是全栈工程师对广度要求较高,而深度就未必,这点好处就是他的视野比较广,但是当外部环境往往需要一个专才的时候,全栈工程师比较郁闷了。在一个团队中,如果团队内大家都可以变身为全栈工程师,那是非常棒的一件事情,但是如果团队内只有你一个的时候,你就是一个注定苦逼的角色。

跟这位领导聊完之后,虽然没弄清楚他16年到底想做些啥,我又能在其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但是我隐约明白一些,就是我原来做的不够好。今天看到知乎上一个问题《哪些实用的小方法、小技巧、好习惯能让人每天进步?》,有个答案里提到一点,是说让工作自动化。我觉着这点貌似可以学习学习,让我能够自动的把要处理的问题处理掉,然后可以比较开心抽出精力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下午又和我的前领导聊了聊(不要纳闷为毛我要找那么多领导聊天,要知道作为一个有点小小技术能力,但是又得不到发挥的人来说,未来可以做什么真的是一个非常令我头疼郁闷的事情)。他上来就跟我说:“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两年来做的事情,大部分都是在前期看到你,但是后期就看不到你人影了。不是说你做的不好,总之就是我们这些启用你的,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我们这些领导也搞不清楚。”,然后又说我的性格,我擅长做的事情,但是说到底也没给我一个非常好的解决办法,但是有一些建议:“趁这个时间,可以空下心来,不考虑其他事情,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好,多思考,多学习。”

嗯,今天还做了些什么?跟踪手上的项目,问问项目组中的成员现在进展如何,遇到了哪些问题,需要哪些支持。嗯,我还是个项目经理,虽然比较LOW的那种。

这就是今天的一天工作,我觉着有必要每天写一写,每天能够进步一点,看看自己工作上是不是有可以改进的。

posted @ 2016-01-25 22:10 011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