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人到中年:前端老程序员无法忘怀的一次百度电话面试(二)

一切都不那么真实

当一面结束时,一切都显得不那么真实。几分钟前还在着急忙慌地接招,随着电话的挂断,周遭又安静了下来,安静到感觉连脑袋都变得有些迟钝。

这种感觉很熟悉。多年前高考结束的那个夜晚,暴雨,回到家,一个人,对着堆成小山的习题集和试卷,说不出话来。一切都结束了,却没有意料中的狂喜。平静,甚至略带一丝压抑。

等待,再次整装前行

但眼前的面试还没有结束,真正的挑战也许才刚刚到来,后面还有二面、三面、N面在等着我。开场的这一仗打得有点过于顺利,接下来可能就是硬仗了。

也许,抛开侥幸,心怀谦逊地准备,才能得到幸运之神的垂青。

节后,收到了来自百度的电话,简单明了,商定了电话面试的时间。

经历了第一次的电话面试后,这次的等待从容了很多。也许是因为,第一次电话面试,那个年轻面试官对我的评价,让我稍微有了一些自信。

上课,看书,逛逛技术博客,生活的旋律依旧单调。

转眼间,约定之日到来。

触不及防的硬仗

同样的,几句话确认身份后,面试官直奔主题,这倒是不令人意外。

从声音上听来,这次的面试官年龄稍微大些,语调也显得比之前更沉稳和严肃,让人不免心生敬畏。

“为什么HTML跟CSS要分离,用内联样式不行吗?”

“什么是CSS的盒模型?大概介绍一下。”

“IE6的盒模型跟标准的盒模型有什么区别?”

“怎么样实现两栏自适应,有哪些方法?”

“什么是CSS Spirit?有什么作用?”

“CSS有哪些常见的兼容性问题?一般怎么解决?”

。。。

果然是场硬仗,全程问的几乎都是CSS的问题,JS几乎很少提到。

在当时的我看来,“前端工程师”主攻JS,“重构工程师”主攻CSS,因此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在了JS问题的准备上。

可能是因为,一面问的都是JS,而二面的侧重点是CSS的考察?

没有太多时间去想这个问题。这次面试的节奏明显更快,当有问题卡壳时,面试官并没有给太多思考的时间,有些实在回答不出来的问题,也就只好乖乖跳过。

第2次一面?

一路面下来,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从容,紧张,平静,内心经历了这么三个阶段的过渡。

面试官:“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我:“目前没有,谢谢。”

当最后一个问题问完,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内心莫名的烦躁,想要早点结束这通电话。

感觉手紧张地在发抖。电话那头同样安静了一小会,应该是在记录着什么。

明明只要十来秒,但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电话听筒再次传来面试官声音,语调还是那么的严肃。我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面试官:“这次面试差不多就到这里,面了挺长时间,相应的知识点差不多也都问到了。”

短暂的停顿,感觉电话那头还没讲完。我已经快站不稳了。

面试官:“这次一面算是过了吧,你大概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二面?”

你还是学生?

“一面算是过了吧”,这句话瞬间在我脑海里不断地盘旋。

这次面试过了。一面。

一面???

我:“您好,有个事情确认一下,今天的面试是一面还是二面?我上周已经通过过一轮电话面试了。”

面试官愣了一下:“啊?已经面过了?”

我:“是的,中秋那天。”

面试官:“稍等,我查一下。”

带着谜团过关

面试官:“抱歉久等了。我查了下面试记录,的确之前已经面过了。这样吧,这次算二面。第三面是经理面,请问你什么时候方便过来公司当面面一下。”

我:“能不能下下周的周末?这两周学校还要上课。”

面试官:“上课?。。。你还是学生?今年大几?”

我:“是啊,还没毕业,今年大四。”

面试官:“这样啊。。。我明白了,我来安排一下,到时会有邮件和短信通知,注意查收一下。”

我:“明白,非常感谢。”

后记

当天就收到了上海百度的邮件,确认了三面的的时间,还有差旅报销注意事项。

长这么大,没坐过火车,没出过广东省。想到要只身一人去到人生地不熟的上海面试,内心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

然而最终还是没能成行。

听说上海最近下雪了,银装素裹的外滩应该很美吧。

不知道飘落的雪花中,有没有谜底的答案。

posted @ 2018-01-31 08:42 程序猿小卡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