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2014英特尔杯嵌入式邀请赛

   2014年Intel杯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嵌入式邀请赛已经圆满结束了,我很高兴能够捧得最高奖Intel杯。自从捧杯的这几天来,各路媒体的采访,学校的祝贺,同学好友的祝贺应接不暇,对此我也表示非常感谢。作为一名大学生,我很明白这个“光环”所带来的也就是这几天的关注而已,而最终也将被请下神坛,继续做我的一位平凡大学生。收获也不能说没有,但收获并不是别人给的,是需要自己去寻找,自己去总结的。

获得英特尔杯作品--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基于视觉体感双平衡的防晕动系统”

   回想六个月的项目经历,可以说是曲折坎坷,又有点神奇美妙,仿佛上帝安排。项目的第一阶段是构思创意,真正的想创意时间是从14年1月到14年5月份,这整整四个月是最痛苦的,也收获了最重要的东西——创新性思维。然而思维方式的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好好回想四个月的过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 第一阶段:以技术为导向

   作为一个工科电子信息学科人(其实搞信息电子都是如此),想东西有一个通病,概括的说就是以技术为导向。3D打印技术,可穿戴技术,四轴飞行器,3D显示技术,体感交互技术,脑电波技术,增强现实技术,车载技术等都是这几年炙手可热的技术和概念,而可悲的是我们学校四组12人在四个月却逃脱不出这些框框。我们当时应该有两三百个作品创意,我发现其实包括了最后比赛中的大部分创意,这只能说明一个现象,我们大学生都被这些框框困住了。比如说,我们之前想过脑电波人机交互,老人或盲人智能拐杖,天文观测眼镜,智能电视看护系统,可穿戴中医检测系统,自动行李包,沙画机器人等都曾经被我们想过,而这些作品都在比赛中出现了。其实这种方式也不能叫做以技术为导向,应该叫做以零件为导向。我们所做的只是拿着已有的零件去拼凑应用而已,借王越院士的话就是“有这种思想的是蓝领”。那什么才是真正的技术呢,以我现在的理解是就是要将自己所学过的理论知识结合实际情况应用于实际中才叫做技术。而我们现在所做的仅仅是将别人的技术产品拿来凭凑而已,缺少了产品的灵魂。

  • 第二阶段:无病呻吟

   当老师们审核了我们第一阶段的创意后,觉得我们的创意都是可有可无的,不解决实际问题,于是要求我们去寻找生活中需要帮助的人。那么第二阶段开始了,我们开始想象生活中各种遭受苦难,生活艰辛的人有哪些痛苦,看看能不能够用我们所拥有的知识和技术去拯救他们。于是老师的第二次评价是,我们不接地气,无病呻吟,颇有一副“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滋味。确实如此,我们并不关心身边的人,连身边的人的痛苦都不清楚。我们太麻木,看不到身边处处都存在的哭喊,我们太盲目,看不到随处可见的求助需求。

  • 第三阶段:走出去

   是的,麻木的我们看不到身边的痛苦,那么只好出去寻找被我们忽略的需求。在坐了不知多少次公交车后,就突然想起来,为什么就不能够解决晕车的问题呢?然而这确实已经很讽刺的事情,晕车这件小事每天都在发生,不知多少人深受其害,但又有多少人想过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呢,我想没有,或是想到后一笑置之,至于为何一笑置之,大概就是想这么多人都解决不了,我怎么可能解决的了呢。关于解决问题时的思维方法,是我在这次竞赛中学到的第二点,会在下一篇讲。

   正如上面所讲,我在这次竞赛中对于创新的理解有了很大的改变,当然几个月的训练并不能带来太多,思维方式在未来肯定会有更大的改变,我相信以后来看这篇文章应该也会嘲笑现在的自己吧,因此希望看完此文的人可以给我提出意见和批评,接受指教,谢谢!

posted @ 2014-07-25 21:42 视觉探寻者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