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可读可不读,可能读了也是白读,也许读了会中毒

{ZHUAXIA7fcdc2d352afce7dad6e5ca04256f071Union} 

          


          开篇谨为cnblogs.com之半夜不明原因Service Unavailable祈祷三分钟。诗半首:传播诚可贵,河蟹价更高。
 是地,秋风起,蟹膏肥。
   
         以下将以短句式为续,有速读习惯者请相应调整阅读速度及节奏,并,因此而导致之生理心理损伤本人    概不负责。
   
    --  passion,热情。据说近期英国文化协会征求了46个国家7000多名英语学习者对英语中最优美单词的意       见,而该词仅次于mother排名第二。 看到这则报道着实狠狠唏嘘了一番,因为美丽的东西通常都是很脆弱的,正如玫瑰花总比牵牛花早凋谢,因为玫瑰花比牵牛花美丽(此比喻为黛玉式,较酸)。热情很容易遭受打击,一打就颓了。所以热情这个美人需要坚韧这个强人庇护。

    --  萨特对于通常人们理解的爱情的“占有”概念是这样重新思考的:恋爱者不想像人们占有一个物件那样  占有被爱者;他祈求一种特殊 类型的化归己有。他想占有一个作为自由的自由。最后一句就麻烦了,真的很麻烦。回归上一段,基本上就是这样理解,当坚韧想把热情化归己有,他想占有作为热情的热情。

    --  现实中关于热情的影像影响了我生命中各个阶段,从童年,及至现在;由道德感,乃至价值观。最初的记忆是由母亲的慧诘开始,母亲经常跟我说,儿子啊,你为人真是热情,总把洗澡的机会让给大家。--我小时候不讲卫生,即使大热天也常常躲避洗澡。其实此处的热情就不是英文的 passion 了,应该是 so kind of...  词汇的多义必然导致歧义,此为题外。 
  
    --  关于恋爱中的热情,我认为非常真实可信,无奈,信誓者旦旦兮,总被雨打风吹去。正如前者所言,热情是很脆弱的,经不起打击。更何况,热情遭受他人的打击,也受热情者自身之打击。最经典的他人的打击当属梁祝的故事,在他人的打击之下,他们化蝶了,冰冷的蝶。别跟我扯什么化蝶很美之类的,没了就是没了,你见过蝴蝶做~~爱到达高潮享受那种热情吗?自身的打击这种不是很明确,难以分辨。可能因近代全球升温,人心比较浮躁,这几年常有失恋或失而复恋再或失而复恋复失恋者再三向我倾诉:他们彼爱着,却总难免争吵,也许是欲求不满,也许是嫉妒猜疑,莫衷一是。结果当然是分手,复合,再分手,再复合。基本上经历过这些反复拉锯的恋人们都在这场声势浩大且旷日持久的恋爱战役中学会了利弊权衡,得失计算。但是,当事人永远算不到,作为爱和被爱的基本,热情已经消耗饴尽,人,也渐渐失去爱的能力,无力再爱别人,包括兄弟姐妹,包括父母.....

        到了这里,我渐渐觉得自己的热情也消耗了不少,不过只是因为累,会恢复的。都5:09了,cnblogs.com依然Service Unavailable。说说上面的几辐画吧。
        挪威表现主义画家和版画复制匠--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1863年12月12日-1944年1月23日)
 在18、19世纪之交,画家创作的名为“生命的饰带”(The Frieze of Life)系列中的几幅。该系列的创作包含了生命、爱情、恐惧、死亡和忧郁等主题。    Edvard Munch从绘画技法风格上被归于表现主   义 画家,其精神上是存在主义哲学。  前面被我拉来作陪的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rtre,1905年6月21日-1980年4月15日),为法国思想家、作家,存在主义哲学的大力宣传者。Hey,那些对存在主义哲学了解深入的就不要在这里抓我小辫子说我卖弄了,我这无非是给不知道又有兴趣知道的人提供一个google的线索。至于存在主义哲学,XY比我了解更多,萨特的书是她让我读的,我没怎么读。

posted on 2007-09-12 06:02 Messiah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导航

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