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蓄谋已久的突发事件 (二)

        仓促而就的性,对于绝大多数的女性来说是无快感可言的,而这种快感对于男性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我跟毛毛这么说的时候,毛毛是很赞同的。
       
        毛毛换了个位置,紧挨着简,调整到可以清晰听见最轻微鼻息的距离。简手里捧着一本女性杂志,傻瓜都知道他如观天书。简从一进门就不敢正眼看毛毛,像个孩子似的,一个忐忑着不知是否会因为自己的过错遭受惩罚的孩子,尖削的鼻梁上不争气地冒着汗珠。人的镇定和紧张都是可以伪装的,只要稍加练习,简就是此中高手。然而生理症状出卖了这种聪明人,流汗可由不得自己。简的紧张表现确实出乎毛毛的意料,对我来说更是不可思议的。
         
         十年前我认识简的时候,我24岁,他比我小一岁。我们都很年轻,却不失老辣。富裕的家庭和自己的高收入,加上纯粹的享乐主义,简时常留连于灯红酒绿的夜场,追逐着一切可能的艳遇。
         对于一个尚未失去真诚的人来说,性是纯粹的,任何伪装都很可笑,我们不屑于冠冕堂皇。当爱情这面旗帜插遍春情勃发的床第,我们选择了酒精来淡化那种追逐过程中的腼腆或者尴尬。时至今日,对于爱这个字的滥用,我依然极度反感,这种情况下如果“爱”还被赋予了时间属性,诸如一生一世,天长地久,爱便污秽了,足以玷污人类任何真实纯粹的情感。一个被强烈欲望所操纵却仍然珍视尊严的人,是会在对异性说出爱字的时候扪心自问的,用“情感”是否更加恰当。是的,对于“情感”二字,我们通常可以更加宽容对待。十年前我和简常有这样的对话,“天啊,那双眼睛能杀人啊!”“在哪儿?”“就在你的10点钟方向。”“哦,是啊,我喜欢那件低V领,还是真空的呢,里面什么都没有!”我承认那种气氛底下的对话之后我是会勃起的,一种热切的对于异性的倾慕悠然而生,对这种倾慕冠以“情感”二字是恰当的。
        
      

posted on 2006-11-01 16:53 Messiah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导航

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