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蓄谋已久的突发事件 (一)

题记:
        人经常一不小心便陷入悖论的泥沼,对于没有受过逻辑学训练的普通人来说是可怕的,所以普通人害怕悖论。只有两种人是不惧怕悖论的。一种是哲学家,他们相互设置悖论,同时破解彼此的悖论,乐此不疲;另一种是傻子,他们本能地绕开悖论,在荆棘丛中找到甜美的果子。 ----Cakewalk


        毛毛像往常一样拉我去了僻静处,跟我要了根烟。她一如既往地在我面前袅娜着身姿,不同的是今天多了些什么。片刻之后我脑子里跳出一幅影像:被剥去外皮的水蜜桃。对,多出来的就是这种感觉。说实话,毛毛身材不错,胸和臀部的线条弧度自然,那种健康的弹性无须用手触摸,光靠想象就可以很实在。尽管如此,这两年多来毛毛还是从未挑起我的性欲,就这一点我们探讨过,并得出相同结论,这是后话。
                                  
        “哥们儿,我得手了!”毛毛的突兀在我早已司空见惯,我心里在说:“你把他给办了?” 说出口却变成:“哦,很好!”  切,我怎么能让你看出我有多好奇,多么想知道详情呢? 在我们之间,话题一旦有了开端,就肯定有延续,之后是结果,再之后嘛,就会有精辟的警句式的讨论,妙语连珠,常常是满堂彩。

        毛毛两片红唇袅袅冒出烟雾,飘到我脸上就成了哥罗芳,把我催眠,于是我很自然地顺着她那一口温软的标准北方普通话飘到了毛毛的小屋,我变成了一个合法的窥淫者。南方的深秋之夜,温暖潮湿,我坐在餐台边,倒了一杯毛毛昨天下午花了两百多块钱买的杰克·丹尼,空气中飘散着香水、酒精,还有荷尔蒙的混合气体,我的眼光穿过过道,客厅里毛毛如春花般灿烂。
       

         我始终相信这桩突发事件其实是蓄谋已久的,这种貌似即兴的编排让我想起了Keith Jarrett 的 《Koln concert》。当然,Keith Jarrett的即兴是真实的。请原谅我的突然游离,因为我觉得我必先就即兴做一番阐述,理清思路,逃脱关于突发事件与蓄谋已久的悖论。 Keith Jarrett 的 《Koln concert》是其所有即兴演奏的尝试,也是包括钢琴家本人自身无法超越的经典。这个60多分钟的爵士钢琴演奏会分成了4段,Keith Jarrett 先是以一段随意的旋律开始,随即便以左手定出几个基本和弦,而右手的旋律在慢慢进入一种犹豫或者说是思考的状态,我记得以前跟La May --我女朋友--介绍到这段的时候,用的是调整这个词,我是想让她大致了解Keith当时是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之下,进而了解即兴爵士钢琴演奏的进行方式。现在想来,用动机应该是更加贴切的。随便把一段旋律配以几个和弦,很容易陷入混乱,弹奏的人陷入混乱,听众更是觉得杂乱不堪。Keith Jarrett对于即兴有一种坚定的驾驭能力,在他的音乐里能听出清晰逻辑。几小节的尝试性的旋律为我们展现一个简单的动机,这时候音乐家是在调整状态,这个阶段有几种可能,也许音乐家很犹豫,也许是是陷入暂时的混乱,在等待黎明前的黑暗过去。也许,这根本就是音乐家跟我们卖了个关子,让我们在期待之中憋足劲,使突如其来的华彩乐段更加辉煌。而事实也正是如此,等待犹豫也好,卖关子也罢,我们终于逐渐在期待中发现旋律慢慢地明朗起来,几个快速明亮的琶音之后,我们如愿以偿地被音乐家带入一条旋律大道。此时左手的和弦依然冷静执著,使我们在旋律上的快速行进中不至于失控。
       
        现在我终于逃脱了这个悖论的纠缠,我知道突如其来和蓄谋已久并不矛盾,也就是说动机可以是临时产生的,甚至可以在事件开始进行之中产生,并逐渐明确。Keith Jarrett 先是确定了几个和弦,然后先用右手尝试几小节熟悉的旋律,产生一个动机,揣摩着旋律该如何进行下去,是blue 的,还是 classics;是明快的,还是阴郁晦涩的。更让我惊讶甚至激动不已的是,上面的一番剖析让我发现一个一直以来都隐藏着的事实:Keith Jarrett 的即兴爵士钢琴独奏里包含了试探,挑逗甚至是赤裸裸的勾引。这和毛毛的情色挑逗惊人地相似。

posted on 2006-10-24 18:06 Messiah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导航

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