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略要

南无本师释迦摩尼佛。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最近看到一个新闻,说人类智商在退化,看完之后略略一笑,其实无论这个科学研究是事实与否,其实用佛法来解释太简单,如今人都是用六尘识性来认知世界,根性缺乏,悟性更是没有,修身养性更多是落入狂妄,所以这个其实,是很悲哀的现象。那么就从这里开始,谈一下这十年来的心要。其实这个动机由来已久,但一切源自于去年回家探亲一次所见所闻的,让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么多年来的事情,不算是彻底通达,但是一下子明白了一个方向,那就是真的,诸事无常,诸法无我,还有人间的种种因缘际会,纠纷冲突,各种不同的苦,把活这么久那么多的事情一下子全部贯通了起来,不敢说窥见了正道,但是的确是,无上甚深微妙法解答了一切问题,而且真的是事理无碍,值得投身。
 
对一个老朋友说过这个理论,其实一个人思想也就分三个阶段,大概是三十年,恰好我今年刚好三十岁。释加牟尼成道的年纪是三十五岁,耶稣受难三十三岁。所以我一直认为,如果一般一个人三十五岁之前,或者是四十岁前没有觉悟,这辈子基本上没什么戏了,生死轮回求出无期。
 
怎么三个阶段呢,第一个是出生到十岁,这个时候受家庭熏习,各种染识杂讯开始进入意识,然后到了二十岁前,开始正式认知世界,开始思考自己,这个时候可能堕入世俗,或者是保留一丝清净心,在各种知识的涉猎中寻找护佑一生的道法,可能是宗教可能是某些哲学思想等等。到了三十岁前,开始工作成家等等个人的事情,做生意啊,工作啊,婚嫁生子等等,然后开始学会世俗享受,当然家庭条件好的可能从小就得到熏习。然后会变成的一种状态,好的正道不学,心生厌恶且摒弃,恶的、对自己有益的事情都来劲,无非就是财色名利,赚钱,哪里的小姐哪里约炮带劲,不顾一切的成名,不顾一切的争取利益。然后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正如诗云, 有的人活着,其实已经死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老病死,如此轮回。而且这个模式,不取决于如今是互联网时代,还是古代农耕时代,对于一个人来说,因为这个“业”本质上无变化,模式如此,都一样。人啊,学坏是多么容易的事情。君不见多少亲朋好友,因为贪嗔痴,各种妄想,撕破脸皮,分道扬镳,各自中伤,最后缘分破裂,分道扬镳。这个情况是不是每天每时每刻都在上演,无论国家种群文化系统,这些纷争都在进行。以一个局外人的视角,很容易就看出来这一切。
 
是不是我们的文化中有解决方案呢,其实不客气的说,在这种巨婴文化中,没有解决方案。这个说来简单,我一直认为震旦人民和本土文化,其实是不高明的,和罪孽深重的。不高明可以略微举出一二,比如过于看重这个肉质身体,也就是色身。逢人就问,你吃过了么,跟问饲料味道好么一样。道学的一切,大小周天任督二脉打通,修到头上安头,元神呈现,羽化登仙。其实这个可以归为“即身成仙”,对比佛法“即身成佛”那个概念,但是本质上还是在六道中打转,记住,神通不及业力。当然,修仙之后那个福报当然是不可思议,但是终归还是重入六道,所以你看各种道教故事,其实都是有浓浓的人情味和震旦本土意识形态在其中,谈不上真正的出离。自古佛道争斗,各种鱼龙混杂。不要以为你是震旦人,就贡高我慢,天下我的文化技术最厉害,这个就是真迷信,而不是尊重客观事实。儒教就更别提了,比道教还低一个层次,说到底是希望大家维护一个稳定的结构,三纲五常,至于存天理灭人欲这些更是妄想中的妄想,就是儒教祖师孔子的所谓经纶,说白了也只是意识形态和基本生活经验,都谈不上法的级别,绝对够不着道。
 
还有比如本土的文化中的知识,五行八卦星象命理等等,都是不完备的,但是这些并不是迷信,就是不完备的原始法,正如当今科学,尤其是医学,得了病大夫判了你死刑你就真的准确归西么?当然不是,尊重客观事实叫科学,一味的参照这些有为法,那就是真迷信。当年研究《太乙神数》,不好意思,一个基本的年数时间,其实都是不精确的,那么各色的算法构造于这些不精确的准确,那么究竟多少准确率,只能让人擦汗。《紫微斗数》和《梅花易数》等等要高一个级别,更加精确,但是取决于算师的经验,说白了,人肉大数据决策系统,不能给常人所用,所以各色招摇撞骗横行,不是没有高人,而是高人真的太少,也不屑于那点钱给你算一下,因为对于个人的道业和生死来说,钱财算个球。如今看一下城市建设,看一下普通人的精神面貌,仔细思考一下我们日常接触和产生的信息,就知道震旦人的不足还是非常明显的,这个呢,生活在这个境界中不会有太哎多的差距,一旦深刻的对比反思,就很容易觉察与发现。
 
那么回到对于一个人来说,什么是基本的?当然是各自身家性命。身,身体健康,身体为本,身安则道隆,业障现前在病床上躺着的时候再来拜佛,当然已经晚了;家,作为一个稳定的后方,作为一个普通世间人来说,平日里工作生活还是不可缺少的,尤其是在家众来说;性命可以放一起,这里存在各自的解释和各自的交互作用,古人云,一命二运三分水。那么我在这里可以说,完全可以改变,因为命,是过往,运,是未来,那么我们拥有的只有念念的当下,只要当下开始悔改,那么这个运一定会改,命也会改变。从净宗初祖庐山慧远大师,到明朝云谷禅师对袁了凡所说,佛教提倡的修性改命,是最尊重客观事实,也是最有成效的。我们其实可以直接从这里问,难道这些就是你今生的一切?就为了财色名利子孙满堂?然后老来为了财产鸡飞狗跳,在病床上度过一生,临死的时候惶惶不可终日,对世间的一切念念不忘?不客气的说,太低级。
 
我们每一个人,从出生那一刻,就是一手提着罪业,一手提着福报——这么说容易误以为迷信,其实用现代语言来说,就是你出生那一刻的客观条件,包括,你父母的层次格局,出生的国家地域的时空状态,还有你本人的身体大脑结构,也就是你的身体素质大脑智商等等。那么以此为基础个人在这个境界中的成长,随着这个境界一起推进。那么你能改的是什么,改国籍?得需要有钱,怎么也得父母有钱搞个千万移民吧,更差的一些,有钱买个学区房的吧,对不对。那么如果孩子,什么都没有,比如我这种,小城镇出生,父母下岗,这种人生,是不是就是芸芸众生的起点——不看北上广,北上广核心区人口加起来也没一亿,剩下的十亿难道都是无名氏么?不,这个就是精英的意识形态,仿佛世界就是那么大,那么几个城市,那么几个有限的职业,那么几种生活状态,也就是这个人们的设计,其实是一种共业。那么能改的是什么?改教育?林林总总的补习班倒是算,但是我这么说,开补习班的,一般都不是人群中有根器和修养的人,你的孩子送过去,也就是尽情的接受杂讯,学一样技能,然后人本身其实没啥变化。末法时代,整容算一个,但是也就最多改下肉体,基因没办法改吧,相貌改变,也不会让所有人都喜欢,凡夫俗子的分别心定义了“美丑”,其实都是虚妄。凡人起心动念,无非就是竞争造业,方法莫过如是,各种攀缘,抢占,对于一个人来说,业障太多,纵使再怎么折腾,根本毒草不铲除,福田长不出任何好东西的。《地藏经》云,父子至亲,歧路各别,纵然相逢,无肯代受,不仅仅是罪业,善业也是无可代受,最多分那么一点点,但是就那么一点点,在一个生死凡夫一生总起心动念造业中,也早就消磨光了。有钱是福?有色是福?这两个东西,稍微认知正常一些的,都知道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各自是否有福消受,都是问题。凡夫俗子被这些东西牵引,当然是越多越好,其实这种心境,真的是地狱果报。
 
如今高科技时代,大众一提到“佛”,种种意识形态就起来了,包括但不限于一些概念,比如来自于印度、少林寺、假和尚招摇撞骗、烧头香拜佛,更甚到震旦文化衰败都是佛教的错,林林总总。其实这些念头大约可以归为迷信那一类范畴。比如为什么要有“佛”这个字?为什么是这个字?这个是名相而已,让你知道这个代表觉悟。为什么藏传汉传南传服饰不一样,即使日本和尚穿着也和汉传不一样,那么这里有高下之分么?无有高下,都是世间文化,或者说,妄想而已。长得耳垂大叫法相庄严,长得瘦弱一些,叫没什么道行?这些都是妄想妄念。佛在哪里?举手投足,行住坐卧,起心动念,正如《六祖坛经》云,外不着相为禅,内不动心为定。但是我们生活中呢,会经常碰到一些抖机灵的,说的话一时半会也会很有智慧,但是如果不是念念关照时刻关照,那么其实也只是一时半会清净自性的显现,离出三界还差得太远。如果抖机灵就能成道,那也不需要苦修了不是,直接背公案,用大脑识性去总结归纳这个语言模式,是不是语出惊人之后,就代表自己得道了呢?不能说没有,基本上是自己骗自己,最多算是资粮道,如果不能真正的发心,只是在语言上打转研究,那么其实没啥用,离了脱生死还太远,因为你只有语言堆砌,没有亲身体验,那都是胡咧咧,最多算算佛教文化研究。其实如果真的有人能够从三藏十二部经离,仔细的体会出一点点,以文殊大智,持观音大悲,作普贤愿行,现在也不是这个妖魔横行颠倒妄想的器世间。打开主流媒体网站,所谓头条新闻,不都是杀盗淫妄,贪嗔痴慢疑么,有什么复杂的,只是作者不同,表现形式不同,本质上都一个样。然后我们的下一代生活在这种环境中,遭受这些东西的熏习,从业人员往往也就是这样。所以国内电影电视剧都这个样子,没得办法,意识形态太粗陋,少有人格性健全的人,自然给外界的显现,也是粗鄙的。
 
说这么多,你信就信,信了给你开方便道,不信的话,哪怕从耳根经过,那么百千亿劫因缘成熟之后,自然会走上正道。所以许多时候世间的规则和相许多时候是方便道,如此而已。大家还活在这个五浊恶世,那么就是因为还没了脱生死,还在业海里沉浮。哪怕入人天乘的宗教,也是让人积极向善,当然,突破这个世间意识形态,仔细的时刻关照自己的起心动念,克服妄想与无名,进而通过周遭世界的显现和自己的生命,看到根本的大道。祝各位早日脱离苦海成就无上道,许多东西不需要讨论,唯心自知。 
posted @ 2017-05-20 17:06 Bo Schwarzstein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